鬼股 第四部 一雙筷子 19 虎狼何必師狡兔
    風君子這幾天心裡很亂他家中奇怪的東西越來越多了。先是桃木鈴帶來的一雙筷子後是自己在林真真那裡「騙」來的一塊玉珮現在蕭老先生又莫名其妙送他一柄古劍這幾件東西都大有來歷而且互相之間都有些說不清楚的關係。

    桃木鈴看出來他心裡很亂所以風君子捧著一把寶劍回家的時候什麼話也沒說。而風君子總想找一個人聊聊晚飯的時候終於忍不住問桃木鈴:「你為什麼不問我這把劍是哪裡來的看得出來你的眼神中也很好奇。」

    桃木鈴:「這把劍應該是那位蕭老先生給你的這似乎還涉及到某些人的隱私你不說我也不好問你。」

    風君子:「我差點忘了你有一種看透人心的力量什麼事情我不說你也能知道。」

    桃木鈴:「你把我想像的太神奇了其實沒那麼誇張我只能感覺到你現在心裡很亂。我想給你一個建議有些事情不需要總是想它過後自然會明白的。有時候我們想找一件東西的總是想不起放在哪裡過一段時間莫名其妙現這件東西就在手邊你明白這是什麼道理嗎?」

    風君子:「心理學你是專家我聽你的。」他這半個月來的遭遇確實很複雜剛開始的時候只是出於一時義氣或者是好奇去幫助桃木鈴這個陌生女子但是到後來卻現很多事情和自己的關係越來越密切是需要靜下心來好好的想一想了。

    ……

    一連幾天風君子總是覺得腰有點緊似乎腰帶和褲子都顯得瘦了他心中暗想:「這幾天是不是胖了看來家裡有個桃木鈴管吃管喝一不小心福了。」

    這一天上班時間風君子坐在電腦前看股指走勢旁邊大戶室的李二胖等幾個人坐在他的辦公室裡聊天。股市走的很不好大家也需要牢騷說著說著不知道怎麼就說到各行各業的收入上了就聽有人說:「以前都說街道居委會不是好單位可是現在有的街道居委會也很吃香我們那一片的街道幹部每月收入都上萬年終分紅也不少。」

    另一人接道:「街道也要分肥的跟瘦的管片內的企業多油水就多現在有不少街道自己也有很多企業。」

    李二胖又說:「我有一個朋友的小孩去年剛剛畢業找工作托關係到了人防辦我心想現在人防辦能算什麼單位啊結果剛上班一個月就拿六七千比其它考公務員的同學收入都高多了。」

    風君子聽到這裡也感興趣了抬頭問道:「人防辦現在好像沒有多少經費下撥我還以為這個單位早就撤並了他們哪來的錢?」

    李二胖:「風老師這你就不知道了濱海這個地方遍地都是防空洞這些防空洞除了及少數仍然是軍方設施其它的全都移交給人防辦了。防空洞可以出租做倉庫有的大一點的甚至可以做地下娛樂場所人防辦收租金就夠了。」

    風君子:「濱海的防空洞有這麼多嗎?」

    李二胖:「這你就沒有趕上當初深挖洞的年代了濱海的防空洞在全國可以算規格最高分佈最廣的了因為這個地方戰略地位非常重要。不要說市區就算周邊的郊區山上都有大型防空洞。據說從濱海到平游港的地下通道可以直接開卡車拉著迫擊炮過去。」

    風君子突然想到了什麼接著問:「市區的防空洞可以用來做倉庫那麼農村的呢?尤其是背山靠海的地方。」

    李二胖:「那些大多都廢棄了軍隊認為沒有軍事價值的、人防辦認為沒有經濟價值的基本都交給當地了。濱海有很多海灘山地也有不少防空洞基本上都是封存了有漁民也在這些防空洞裡放一些海產品有些海產品還最適合放在防空洞裡保存一段時間。」

    風君子聽到這裡拿起電話打給了蕭正容不知道蕭正容在基地裡幹什麼過了一陣才跑過來接電話風君子直接就問:「蕭正容我聽說從濱海的地下防空洞可以直接開著卡車到平游港的海軍基地是這樣嗎?」

    蕭正容:「你這是聽誰說的?是不是我也不能告訴你這是軍事機密。」

    風君子:「軍事機密我就不問了省得你犯錯誤那你知不知道龍王塘一帶有廢棄的防空洞嗎?」

    蕭正容:「那是肯定有的而且可能有規模比較大的但是現在不歸軍隊管我也不太清楚你應該問當地的人。你這人真奇怪莫名其妙打電話過來就是問這個?」

    風君子:「其實我想問的是你們為什麼要挖這麼多防空洞然後又不用了呢?」

    蕭正容:「又不是我挖的那時候還沒有我呢。跟你說也說不清。」

    風君子:「蕭少校好歹你是個軍官就簡單跟我講講也算讓我長長知識。」

    蕭正容:「這也說不清楚想當初的軍事指導想思是全民皆兵與人民戰爭所以全國上下備戰備荒防空洞大部分是地方單位挖的。後來根據前蘇聯經驗軍事思想又傾向於大軍團機動縱深作戰像龍王塘那個地方既不適合大規模登6也不適合縱深防禦而且居民不多所以防空洞就廢棄了因為確實沒什麼用。」

    風君子:「那現在的指導思想是什麼?」

    蕭正容:「你不讀書看報啊打贏高科技條件下的局部戰爭!你還有什麼事嗎沒事我可要忙去了。」

    風君子:「沒事了謝謝你。」

    蕭正容掛斷電話後風君子緊接著又打了一個電話找常武常武不在坐位上是對面桌上的袁曉霞接的一聽是風君子的聲音袁曉霞似乎很高興:「風君子嗎常隊現在不在有什麼事情讓我轉告他嗎?或者你直接打他手機好了對了我還想謝謝你呢改天找機會請你吃飯。」

    風君子:「警花同志要請我吃飯?我真是受寵若驚什麼事呀?」

    袁曉霞:「你忘了上次跟我說的股票的事情我上個星期全部清倉了幸虧你的提醒。」

    風君子:「原來是這件事情哪一天找個機會叫上常武一起聚聚吧……常武不在找你更好我想問你知不知道龍王塘一帶有沒有大型的防空洞?」

    袁曉霞:「有啊上次我們去的金沙村南面不遠的地方有個八一牙鲆漁場漁場裡的山腳下就有一個很大的防空洞入口但是那個防空洞已經廢棄很多年了。我小時候就在那附近玩過很大的鐵門用一把生蛌漱j鎖鎖著。」

    風君子:「那個防空洞是哪個單位的?」

    袁曉霞:「當然是漁場的漁場向村委會買下了那片海灘的地皮和地皮上所有的附屬建築當然也包括那個防空洞。」

    風君子:「哦我知道了謝謝你回頭再聯繫。」

    袁曉霞好像猜到了風君子是什麼意思趕緊勸道:「你是懷疑那個防空洞與我們上次看到的水泥柱有關嗎?你可千萬不要一個人去你要知道看漁場的都是些什麼人你惹不起的。」

    ……

    龍王塘八一牙鲆漁場風君子聽說過這個地方因為它是屬於一家上市公司的產業。這家上市場公司原來叫金沙集團是金沙村的村辦企業董事長也就是金沙村的村委會主任。八一牙鲆漁場是金沙集團96年上市時募集資金的投入項目之一但是這個漁場自從成立那天起就一直沒給金沙集團創造什麼效益在公司年報中一直掛在對外投資一欄。

    風君子研究過金沙集團的報表那是2oo1年的事情當時金沙集團重組為南大科技。重組的方式很簡單就是金沙集團買下了南方一個叫洪雲升的人名下一家所謂的高科技公司舉資一億兩千萬然後洪雲升又用這一億兩千萬從金沙村村委會手中買下了金沙集團的法人股股權。這是一種典型空手套白狼的操作南方來的商人洪雲升用上市公司自己的錢買下了金沙集團這個上市公司並且將所謂的高科技資產注入到這個公司中。

    金沙集團重組為南大科技之後也經歷過假造業績、操縱股價、騙取貸款等一系列操作。有戲劇意味的是洪雲升並沒有因為在證券市場的欺詐行為而受到懲處反而最終栽到了稅務機關的手裡。洪雲升最終因為虛開巨額增值稅票被稅務機關查出獲刑入獄。在市場中炒作一時的南大科技後來成了sT股票再後來暫停上市現在是一家退市的三板企業。

    袁曉霞勸風君子不要一個人去八一漁場但是風君子還是一個人去了就是在這一天的下午。他說不清楚自己為什麼要這樣做也許是太想在一團亂麻中找到一個比較清晰的線頭風君子已經等不及了。風行之的事情聽上去遙遠而模糊而現實中出螢光的水泥柱總要先找到答案。

    防空洞的入口雖然很隱蔽但是並不難找。如果你像風君子那樣懂一點風水又懂一點地質就應該從山勢走向中判斷出這種工程的入口位置。風君子賊頭賊腦的從山坡上溜下來之後就走到了防空洞生蛌漱j鐵門前面。這是山腳下一個向內凹陷的位置前面不遠處就是海灘和漁場但是海灘那邊的視線被山腳擋住了。

    這個防空洞顯然已經廢棄了四周雜草叢生沒人有跡袑騑陷釭漱j鐵門有三米多寬看來規模不小。但是風君子卻現最近一段時間肯定有人在這裡經常進出因為雜草間有車輪壓過的痕跡而且這些痕跡新舊不一。

    風君子走到大鐵門前的時候太陽也正好浮在海平面上。風君子的手剛觸摸到門閂上的鐵鎖落日也正好在海平面下隱去了最後一絲掙扎的金黃色光芒周圍的景物似乎在這一剎那變的暗談他的眼睛一下子還很不適應。門上的鎖看上去是新的!當風君子正在這麼想的時候耳邊突然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這聲音很近似乎還能感覺到有人對著耳朵在吹氣:「風爺你不能進去裡面危險。」

    風君子被嚇了一跳急轉身在原地轉了一圈然而連個人影都沒看見。他的心砰砰亂跳起來用不安的聲音對著空氣問道:「誰?誰在說話?」

    「風爺是我我是雅子。」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