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小子修行記 正文 第四十六章 暗魔
    接下來的一個月裡,陳衛等人都是在等待中渡過的。眾修真者組成了上百萬個搜索隊去尋找大魔王的消息,但宇宙實在是太大了,即使是有各個當地的門派的幫助,還是不能在如此短的時間裡找到大魔王的蹤跡。於是陳衛他們一批三十萬個頂尖的高手只能待在凌源星等消息。

    在等待的同時,眾修真者也沒有閒著,畢竟多一份努力,以後就能多一份勝算。眾修真者先是在最擅長陣法的「幻門」的指導下練成了一個專門對付大魔王的「困魔陣」,這個陣法的作用就是製造一個對大魔王及其不利的空間屏障,讓陷入陣中的大魔王實力大減,並且還能阻止大魔王自此逃脫。因為這個陣法太過於龐大,已經很久沒有用過了,於是眾人嚴格的按照典籍上的記載選出了三十萬頂級的高手來佈置此陣。其實人選多了也沒用,我前面就說過了,普通的修真者和大魔王相比,完全不是一個層面的,那是絕對質量上的差距,不是數量可以彌補的。

    而陳衛在這期間除了照樣和聞析形影不離外,也沒有閒著。他帶著一群精於製器的修真者不分黑天白夜的給所有要參加這次「滅魔行動」的修真者們或是改造,或是索性重造了無數的法寶。雖然有人幫忙,尤其是有巧手門這個專門的練器門派的頃力協助,但面對如此大的工程,也讓陳衛累了個半死。看著陳衛每天因全力用功而顫抖不已的身體,著實讓聞析心痛了一把,於是也讓陳衛在勞累之餘享盡了溫柔。其實原本大家都不同意陳衛整天這麼勞累的,畢竟陳衛是這次行動的主力,更需要養精蓄銳,但陳衛的修煉方式他們怎麼能明白:陳衛現在雖然不再算是一個純正的修神者了,但他的本質畢竟還是靠「創神決」來修練的,所以創造的東西越多,功力消耗的越大就越能提高他的修為這個基本的屬性還是沒有變的。平時他為了不讓人看出異樣來,不敢幹的太誇張,但現在有這麼一個好的機會他那裡肯放過,於是就接口說神器的力量需要進一步開發,硬是攙和進來不說,最後還成了主力。不過如此一來的好處也是顯而易見的,不僅陳衛自身的功力再次有了提升,那些經陳衛之手的法寶也變得更加有威力了,雖然那些法寶對陳衛來說只能算些邊角料。

    「衛哥,時候不早了,今天就到這吧!」聞析拿出一個手絹給陳衛擦了擦額頭上的漢,心痛的說道。

    陳衛看了看手裡剛完成的法寶,點了點頭,順手把它仍在了旁邊的一個箱子裡,笑了笑說道:「好的,老婆大人發話,小子自然要遵從了。」陳衛也知道什麼都要有個度,過了就不好了,現在他就覺得已經到極限了,功力也耗的差不多了,於是就藉著聞析的話結束了一天的工作,但還不忘了調侃一下聞析。

    「誰是你老婆了,臭美吧你就。」聞析小臉一紅,掐了陳衛一把說道。

    「哈,,,,唉,,,,,這麼快就不承認了啊!」陳衛故意苦著一張臉說道。「我明明記得你……」就當陳衛還想繼續得時候,格丹卻旋風一般跑了進來,見到陳衛就說:「找到了。」

    「什麼找到了?大魔王嗎?」陳衛一把拉主格丹急聲問道。就連一邊得聞析也緊張起來。畢竟一旦找到他,就以為著要大戰一場了,而自己的心上人也就要去面對危險了,她怎麼能不緊張?

    「對,就是他」格丹喘了一口氣接著說道:「你先把手放開啊,我可沒有你那麼大的勁,疼著呢。」格丹怎麼也弄不明白,為什麼隨著修為的提升,陳衛的肉體也越來越強悍了。要知道在修真界,眾修真不論修煉的有多厲害,也只是修煉自己的元嬰,也就是內在的力量,就連那些以武入道的傢伙,也沒聽說過有人能把肉體也修煉的強悍無比的。而此時的陳衛不僅身高足足有一米九,身上的肌肉也完全可以和希臘神話裡的大力神媲美了。弄的格丹在羨慕之餘也只好以「那個是怪物」來安慰自己。

    「嗯,行了,別廢話了,快講。」陳衛放開拉著格丹的手催促道。

    「嗯,事情是這樣的……」格丹揉了揉自己已經變得有些紅紫相間的手腕,沖聞析哭笑了一下後說道。

    原來,據剛剛傳來的消息說,一個搜索隊在經過一個被稱為「混亂星系」的地方時,無意間找到了大魔王的蹤跡。本來這個搜索隊是不準備在這個星系停留的,這個星系也和地球一樣是一個被機械文明佔據的地方,環境已經被破壞的完全不適合修真了,所以修真者也很少會到那裡去。但這次說來也巧了,這個搜索隊中有一個修真者正好是從這個星系出來的,因為對這裡比較熟悉,所以他在經過這裡的時候還是敏銳的發現有些不對頭----按照正常情況下,這個機械文明還是很發達的了,各個星球之間的來往非常的繁忙,但這次一路經過這麼多星球居然一個人也沒看到。這不由得讓他起了疑心,於是眾人就選了一個星球下去查探了一番,結果發現這個星球已經完完全全的成了一個「死星」,連一個活著的細菌都沒剩下,空氣中還漂浮著一些非常低等的魔煞什麼的。於是結果也不用細說了,那個大魔王一定就在這個星系藏著了。於是眾修真者也敢再仔細查探,畢竟大魔王的名頭可是放在那裡的,而是選了一個隱秘的地點停了下來,然後讓隊伍中速度最快的光族修真者趕回來報信。

    「那個報信的呢?我要見見他。」陳衛聽完格丹的敘述後,眉頭一皺,說道:「讓他快點來見我。」

    「好的,他就在前面,我這就去叫他。」格丹想陳衛應該是想親自問些問題,知道這是大事,於是趕忙答應道。

    「算了,還是我過去吧。」陳衛好像非常的急,說完就伸手拉著聞析瞬移而去。留下格丹在那裡大罵陳衛重色輕友。

    先不說陳衛沒有聽見格丹罵他,就是聽見了,他現在恐怕也沒功夫管了。站在他身邊的聞析清晰的感覺到陳衛在給自己不停的加持著防護禁制,並且拉著自己的手也開始冒汗,聰明伶俐的她已經意識到不對了,在往大魔王那裡聯想一下,她的臉色也漸漸的不好看起來。

    陳衛一間到那個光族人就知道自己的猜測沒錯,再想想要是自己大意一點,那後果……想到著就不由得流下了冷汗,下一刻就開始不停的給聞析加防護了,不過他表面上還是一臉的平靜,就像什麼都沒發生似的。

    光族人顧名思義,他們表面看起來就是一團光,構成也是由光構成的,和人相比完全是另一種生命。光族人即使不修真,他們的生命也近乎無限,並且隨著年齡的增長,他們本身就會具有很多神通,是天生的「優質兒」啊!

    「陳小哥,剛還要去著你呢,沒想到你自己來了,快過來吧,你知道的多,你來問問吧。」一個地位較高的修真者見陳衛來了,趕忙說道。因為光族人太過於奇特,他們表達信息完全靠自己身上光線的閃動,交流起來特別費勁,精神力不行的,一會就能給折騰暈了,所以這個修真者一看陳衛來了,趕忙把這個燙手山芋踢給了陳衛。

    「痛苦嗎?」陳衛上來就說了一句誰也不明白的話,讓圍觀的修真者全都一愣。而那個光族人聽了之後,卻像是非常的震驚,全身光芒都一陣亂晃,但是沒有說話,應該說自從陳衛出來,他就沒有再說話了。

    「一個魔頭,一個黑暗屬性的存在,躲在一個光族人的身體裡,呵呵,你可真會選地方啊!」陳衛卻自顧自的繼續說道:「那麼多修真者,你為什麼非要選一個光族人呢?是不是覺得這個樣子能更好的掩飾自己?不過你的選擇也的確不錯,雖然很痛苦,但的確瞞過了這裡所有的人,但可惜的是你碰上了我啊」說到這裡,陳衛突然一改和氣,用近乎喉的聲大喝道:「還不給我滾出來!」

    「嘿嘿,嘿嘿」一陣猶如掛鐵蚽諈瑭n音,突然從那個光族人的身體裡傳了出來,「沒想到這個樣子都被你看出來了,能告訴我你是怎麼知道的嗎?」

    「這個好說,你先從他的身體裡面出來,要知道你們兩個的屬性正好相剋,待在一起時間長了,對你們誰都不好。」陳衛指著光族人的身體說道。

    「好吧,反正我這次來就沒想過要回去,還能怕了你,出來就出來。」隨著又一陣難聽的讓人牙根癢癢的聲音,一團黑霧從那個光族人的身體裡面透了出來,然後漸漸大的幻化成一個獸人的形象。而那個光族人卻是全身光芒都暗了一下,看樣子是受了不小的傷害。

    「呵呵,你還挺牛氣的啊」陳衛伸手給光族人傳了一道能量,讓他恢復了創傷,然後才衝著剛剛出現的這個傢伙問道:「你又是哪位呢?這麼牛氣,總改有個名號吧!」陳衛此時已經知道這不是那個大魔王了,並且也感覺到對方的力量要比大魔王差多了,不由得也放下心來。

    「哼哼,想知道我是誰,那也得看看你又沒有這個資格」魔界眾人只相信實力,從來看不起弱者,所以要想讓他老實,那你一定就要比他厲害才行。不過他這話一出口就得罪了在場所有的人,幾個脾氣暴躁的傢伙,這就想動手好好教訓他了。

    而陳衛一聽這話就樂了,心道我還正想扁你一頓呢,把我嚇唬了半天,然後也不再說話,甚至連個招呼也不打,抖手就是一擊大威力的靈決。這是一個禁錮靈決,打出後,只見這個魔人像是突然掉進漿糊裡的蒼蠅似的掙扎了一番就不動了。但這個禁制並沒有制住他的嘴巴,「你卑鄙,我還沒準備好呢。你怎麼就動手了?」

    「我卑鄙,不會啊,你們魔界中人什麼時候也講究這個了?我怎麼沒得到消息啊?」陳衛本來就是一個野修的傢伙,從來不管修真界的那些破規矩,在他看來要是一旦和誰打上了,那上來就應該用絕招,務求一下子放倒對方,傻子才和對方一招招的慢慢來呢。

    「好,算你狠,有種的你報上明來,我們魔尊一定會為我報仇的」其實這個魔人也不傻,從他被陳衛認出來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自己近此是絕對跑不了了,外面可是有數不清的修真者圍著呢。不過他來也就是探一下這個「滅魔聯盟」的底的,本來就是送死來的,所以也沒怕什麼。只不過現在還沒達到目的,心裡覺得狠遺憾而已。

    「哦,想知道我是誰啊?簡單,我問你,你們魔尊是不是已經恢復了?」陳衛拐彎抹角的套起話來,這也是他當商人那會學會的,想到這裡,他不由得覺得當個商人還真不錯。

    「那當然,我們魔尊神功蓋世,那點小傷還不是小菜一碟。」

    「哦,那既然他都好了,那他幹嗎還不敢出來,反而派你出來探聽消息呢?」

    「還不是那個陳衛,要不是他……呃……等等,你不會就是那個陳衛吧?」這個魔人已經有點傻眼了,要知道大魔王的功力在屠殺了幾個星球上所有的的生命後,就已經恢復了,但他就是怕被陳衛找到,所以一直都不敢出來。

    「呵呵,聰明,正是區區在下」陳衛奸笑著回答道。

    「啊」這個時候這個魔人只覺的心裡這個怨啊,簡直比竇蛾還怨那,心想自己好不容易從魔界那個鬼地方跑到這個花花世界裡,怎麼就這麼倒霉啊!還沒能好好的爽一下,就碰上了這個煞星。原來這些能憑自己的力量來到修真界的魔人在修真界就是不死之身了,最壞也就是被封印罷了,這也就是為什麼他到了這個地步還敢這麼囂張的原因,但碰上陳衛可就不一樣了,他從大魔王那裡知道陳衛的手段非常的厲害,就連大魔王也打不過他,尤其是他還有魔界眾人的剋星---神火。碰上了絕對是煙消雲散的下場啊。

    「唉,,,先別和死了老娘似的,我們來打個商量怎麼樣?」陳衛此時看起來絕對是一個標準的商人嘴臉。

    「有什麼好商量的,要殺要刮,你看著辦吧,我要是皺一下眉頭,就不叫暗魔。」這個時候到是顯示出魔界人物的彪捍來。

    陳衛聽到這句話,只是覺得這個暗魔挺有骨氣的,別的到沒覺得有什麼。而那些修真者可就不一樣了,無不驚呼一聲,往後退了一大步。原來雖然仙人封印了修真界和魔界的通道,但是眾修真者對魔界的一些消息還是知道的,這個暗魔在魔界可是獨霸一方的大魔頭啊。是魔界「千魔眾」中排行絕對考前的人物。

    話說道這裡,就有必要講一下魔界的人物排行了:在魔界一共有八位魔皇級人物,在他們下面有五十為大魔王,再往下有五百名魔將,再往下就是千魔眾了,一共有一千個魔頭,再往下就是百萬左右的魔神侍衛,再往下就是數不清的魔兵了,再往下就是數目更多,能力最差的魔頭了。不過就是魔頭也有好多的等級,這個我們後文將會提到,這裡就不多說了。

    陳衛一看那些修真者的反應,就知道這個暗魔絕對不一般,於是就更加有信心了,說道:「看你也是條漢子,恐怕在魔界也是一個大大有名的人物吧?想想在魔界那種地方要想獲得一個高位,恐怕非常的不容易了吧?」陳衛一連說了兩個恐怕後,停頓了一下,看了看暗魔的臉色後才又說道:「你看,你要是就這麼死在這裡,你就甘心嗎?怎麼樣?不想死吧?那我們就可以商量商量了。」

    「你到底想幹什麼?」暗魔問道。

    「你看,我是這麼想的」陳衛說道:「反正你和那個大魔王也沒什麼感情,你把他的所在告訴我,我就不殺你,然後由我們派人『護送』你回魔界,順便也把你來時的通道告訴我們。」

    「那可不行,我出賣了大魔王,回去照樣是個死。那樣子還不如在這裡你們給我給痛快的呢!」暗魔一想到魔界懲罰人的手段,就不由得從心底發寒。

    「哦,這個你可以放心,我保證他回不去了。」陳衛見暗魔鬆口了,於是趕忙加碼道。

    「嗯,你真的能保證。」

    「當然,我可以發誓。」

    話說到這裡,暗魔知道這也是自己唯一的機會了,於是一咬牙說道:「好,我就賭這一把了……」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