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之戀雪 第35卷 第1章:出嫁
    簡兒自下山有點無所適從感,做這也不是,做那也不是,在屋子裡跑上跑下,園子裡亂轉,像沒魂似的。把香君她們看得笑得絕倒。當她再從園子回來,香君一把拉住她按她坐下笑:「你別這樣激動,出嫁而已,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不是叫你生離死別,你想回來隨時可回來,門是不會關的,傻丫頭,那時姑媽會更痛你。」

    癒u是啊,你這個傻丫頭,把我們眼都轉花了,再這樣看我們饒你。」黛娜擰她的臉蛋。

    瞼j嘉蕙笑:「不如我們再幫她試試衣,時間不就很快過去,費事她不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麼,在這瞎轉。」

    癒u這個主意好。」

    穢颽O幾個年輕媳婦拉著荷兒上化裝室。這一進去就是大半天,時間不知不覺像流水,一流流到晚上七點,漢楚來催她們幾遍該下樓用餐,但她們還磨磨蹭蹭蹭了半個多小時才下樓,香君叮囑荷兒晚上睡覺別把髮型搞亂了。荷兒笑她瘋了,說她頂著這樣盛裝如何睡,不是要累死她,她不幹。

    簡兒餐室入坐,一家人都是叮著她看。她的外公親切地微笑:「誰說我的丫頭丑,我說可少有女孩可比,就像枝絕世出塵的梅,小時是邀春童子,如今該是邀春仙女,飄逸,沒有驚鴻一瞥之美也差不多。」

    癒u二叔公您真會讚她,您讚她不就是讚您自己?」香君笑。

    癒u是啊,是啊,荷兒外婆年輕時可更是個美人,才淑兼備,所以我就愛上她了,一愛愛了六十多年,盧楓也會這樣愛我丫頭的。」

    癒u外公。」荷兒臊,嬌嗔她的外公:「你小心我用豆腐塞住你的嘴。」

    繙~楚他們並沒有因為荷兒臊而停止說她,他們拿荷兒取樂,取笑了一個痛快。

    繒L了子夜一家人才相繼安睡。這時天澤卻來了,他直接上荷兒房,敲她臥室,荷兒正卸裝。她打開門,白他一眼:「這會來做什麼,我累了不想跟你說話。」

    癒u我只是看看。我心有點痛。」

    癒u你不要總是把自己搞得那麼辛苦,和不凡、小維聊聊天,打打牌,也放鬆一下。」

    癒u我一下午都是和他們玩這個。」

    礎o不由地輕笑聲:「那我彈一曲你就睡覺。」

    瞼L點點頭。

    簡兒往琴台旁坐下,連彈幾首梅曲。天澤在梅曲中漸漸安睡。荷兒輕佻弦絲,嘎然罷音,看他睡態,想是睡著了,幫他蓋好被長久地凝視,他夢裡不時的挑動眉,一手按著心口,她如何能不知道這是為什麼,只是……她倦倦地笑下,無聲地息歎,接著流下一行清淚:「你卻是不明白我的心,你的心當真是愛麗緹了嗎?愛吧,我不會再干涉你,麗緹的確是個非常優秀的女孩,不僅天生麗質而且有才情、溫情。你不用再想著我了,盧楓會照顧好我,他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到我,他不比你差,你也是這樣認為的,甚至強過你,對不對?」她這樣自言自語似嘲諷地笑:「你是什麼天才?軍事天才?推理天才?武學天才?……什麼天才都好,你自己愛惜好自己,凡是不要強出頭,但能放下還是放下,我從來也沒見你活兩天太平日子,希望麗緹可以讓你享受到家庭的溫暖。」她說到這淚水更是潸然,流了很長段時間,幽幽起身回內室。她累了,真的很累了,沐浴,躺上床,不再想天澤只想盧楓,想盧楓對她十餘年的情愛,想他為她吟詠的首首情詩溫馨地露出笑意,在這溫柔地笑中漫漫熟睡。

    聶c楓,他的興奮是不言而喻的,幾乎一整晚都未睡,合上眼就是荷兒穿著白紗裙向他款款地笑,叫他笨驢快來呀!他幾次這樣笑醒便乾脆不睡起身畫荷兒寫詩。待天剛朦朧亮就把九隆和不凡叫醒陪他,九隆和不凡當然懂他這份心,當然也就樂意遂他的心。

    穡H府一家人也是早早起了床,天澤倒是意外地睡了一個懶覺。漢楚叫他四五遍才把他喚醒問他送不送荷兒的嫁。

    癒u當然,我也是她哥,最親的哥。」他坐起身。

    簡兒再次由五美幫助梳理打扮。上午九時許,迎親的車隊來了。香君忙吩咐快點把門關好,別讓他們就這樣進來。一時迎親的隊伍被堵在大門外,做為男方賓客的九隆、不凡在門外大聲叫,說再不關門,可是要非法闖入,搶人了。黛娜啐他們笑:「要進很容易,拿這個來,沒這個如何進?人是這麼容易帶走的嗎?我們家姑娘不是太沒價!」

    (本作品由原創文學網授權刊載)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