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之戀雪 第22卷 第1章:雪夜
    簣艉W用過晚餐稍稍小坐,漢楚請母親和古嘉蕙還有荷兒前往盧府。一入盧府,滿耳是風鈴“叮叮鈴鈴”聲,他舉目,盧府庭院掛滿子彈殼做的風鈴。這晚風很大,風鈴聲特別悅耳,他露出笑意,拿著禮物快步進府,遠遠地笑說:“三舅媽,您家的風鈴卻是精巧、別致得很。”

    瞻k主人早接到電話,聞聲忙迎了出來。漢楚放下禮物向女主人行擁抱禮,滿臉歡喜說:“三舅媽你不反對我這樣稱呼您吧。”

    癒壯A這孩子說哪裡話,孩子爸和亭柏喝著一鍋粥長大,我哪裡不知?”

    癒夾茪F這麼多天才登門,三舅媽千萬海涵一二。”

    癒圻n孩子你就不用跟我客氣了。”女主人一團親切,微笑堆臉,全不是荷兒說的老巫婆模樣。女主人迎客入屋,想與沈夫人說話,漢楚卻是兩手捂著她雙肩,用兒子欣賞母親的眼光贊美她。從膚色,面容、體形,裝束無一不加以稱贊,荷兒聽得直起雞皮疙瘩,躲著偷笑。

    穡銋篝~楚並沒有過分誇張,張夫人體形保持的確實極佳,面容依然姣美,儀表也是莊重大方,她素來講究這些,只是她身邊的男人從來沒有注意她這些。

    簣i夫人被他這樣一贊喜上眉梢,她笑招呼沈夫人坐誇漢楚這張嘴真討人喜歡,她的楓兒不及他一成,且一面叫過兒子和侄女麗緹,一一介紹。漢楚注視了麗緹好幾分鍾,非常唐突冒昧地問了一句:“天澤竟對麗緹說沒感覺?”

    薩R緹羞紅臉,張夫人瞅著他不知何意?

    瞼L忙道歉說:“對不起,我沒別的意思,我是說天澤還不是個男人,他最多算個未成年的男孩子。”

    穢狾酗H都被他說糊塗了,不解地問。他從容對答:“因為他不懂欣賞女人,不懂欣賞女人的男人,他多半還不算男人。恕我直言,三舅媽,我似乎現在知你為什麼會有股怨氣,因為您的兒子盧楓差不多也是個未成年男孩,他不懂欣賞自己的母親,他愛荷兒愛得可能是稀裡糊塗,他不知愛荷兒什麼,他只知她古靈精怪,討他開心。因為他內心向往這種開心所以就不顧一切去追求這種心靈慰藉,他心靈深處還根本不懂母親的含義,因為您在他心目中只是形而上的存在……他現在守著在您身邊,不如說是被迫,一種對您畏懼的狡幸退縮……”

    聶c楓瞪著眼瞅他,不知他要說什麼,可他確實說中他心事,他望荷兒,荷兒也是一副茫茫然,她向他搖頭,示意他往下靜靜地聽。

    繙~楚繼續說:“不過不要僅,他文彩棒極了,待會他就知如何運用他的文彩。”他說著請古嘉蕙去幫張夫人換上他們帶來的晚禮物。張夫人被動地被漢楚指揮,盧市長像一個被冷落的觀眾,冷在一邊,他此刻好像不是這的主人,他只須帶著他的眼睛,他的耳朵,去看,去聽就是了。

    礎釣ヴ伅﹛A大廳一片寂靜,都在等待張夫人和古嘉蕙的出場。大約有十幾分鍾光景,只見張夫人一身盛裝,華而不麗,美而不艷隆重出台。漢楚笑觀對盧楓說:“你認識她嗎?面對她你想說些什麼嗎?”

    聶c楓怔視面前陌生而熟悉的母親,卻是驚呆了。是的,他從來沒有細察過母親,母親的體形身段,面容在他是張白紙,他一無所知,母親需要她所愛的親人的贊美他更加聞所未聞,他怔視眼前陌生的母親,如雲霧般,明黃色旗袍貼身地裹在身上,體態曲線玲瓏,豐滿。腳脛上罩著一雙長統絲襪,褐肉色,拉得緊緊的,一點兒皺紋也沒有,膝關節以下漸漸隆起……,再往上,酥胸亭聳,玉肩勻立,一雙秋水似的眼眸似怨還嗔,雲發松軟地挽成一把扇髻,別一枚玉梳夾。頸項領放開式的低胸領,白晰晰地脖頸配著微露的乳暈勾卻是個絕代貴婦。他看著看著竟是羞臊,紅起臉了。因為他想到了荷兒,他把荷兒套進了他的霓裳煙服中。盧市長驚詫在妻美麗形體下有好幾分鍾,他不見兒子盛譽母親,反是紅漲了臉,知兒子心思,第一時間擁抱如霞雲微雨般的妻,慚愧自責。這時盧楓也反應過來,對母親斯斯艾艾,不好意思說母親仿如少女般的豐腴麗姿。

    繙~楚最是喜歡說:“三舅媽你應狠狠地罰這父子,他們對您的美麗熟視無睹”。

    簣i夫人寬慰地笑,換回裝與沈夫人把手拉家長,漢楚在旁少不了插科打諢,制造些笑料。盧市長對漢楚不得不刮目相看,與他傾談起來,話一拉開市長大人就領略了這位年輕人的淵博知識,歎後生可畏。叫過兒子敦促毋必多向漢楚學習,他的兵法可是運用到極至,幾是無所不達。盧楓除了慚愧他說不出任何有力的話。

    聶c府一行,漢楚取得了空前勝利,盧夫人不再需要兒子守在家,盧楓已經學會如何問候母親。

    藏黎諵G十九也就是年三十。

    瞻j概上午十點,天澤終於從雲南回到局裡,他還沒回家,他一屁股挨自己的工作椅坐下,瞧瞧桌上的灰,有些零亂的書本,他是從來不准人動他桌上東西的。他的兵早圍身上來,七嘴八舌詢問他戰況如何?他輕松地答,手到擒來,一舉殲滅。

    癒坐p李飛劍就是小李飛劍。”

    癒坐p天回來了,案件破了嗎?”胡局長走進他辦公室。

    瞼L禮貌地立起身,敬禮回答,這是兵的自然反應。胡局長溫厚地微笑:“坐下吧,不用大禮。”

    瞼L還是站著回答,毒犯已擒拿,大小頭目無一漏網。胡局長滿意地點頭連說好,正要說放他一個星期大假,盧市長撞進來,他望到天澤十分詫異:“小天,這麼快就回來了,我記得才去二十幾天,這麼一起販毒案這麼快就解決了?”

    癒圻h謝盧市長賞識,您可以再加大一點難度,小天不會介懷,小天一定挑戰自我極限。”

    聶c市長哈哈而笑:“好樣的,有骨氣,我是要對你加大一點難度,不過我還是要老胡放你一個星期大假,我不放,你自己都會放的對不對?”

    癒完鵅A我要馬上去看荷兒,不是想她我不會這麼快急著趕回來。”

    癒坐p天,你也該長大了,你能不能不要再想那丫頭,她可是楓兒的媳婦,他娘已答應七過沈園,你該滿意了。”

    癒壯琱ㄩ犌o是誰的媳婦,我要見她,盧叔。”他禮貌性地頓下說:“我自己並不是很想見,甚至可以說我想盡力忘記,不過我心好痛,我自己也說不清,您就不要問為什麼了,再見。”

    聶c市長木訥訥,被他擱在那,胡局長和他對視一眼,倆人竟是啼笑皆非地朗朗笑起來。末了,盧市長還學天澤舌:“盧叔您就不要問為什麼,因為我自己也不明白。”他學著笑:“老胡,你聽聽,天下竟有他這樣的混小子,他可真不是個男人,還是小男孩兒。”他用漢楚的話評價天澤。

    

    瞻捁A說去找荷兒可他並沒去沈園,也沒回大院,他徑直去了靈山。他知道爺爺這次不能去,荷兒也不會去,兩家都有太多客人,荷兒還有盧楓。他一個人上了靈山,他有些許惆悵,這是他以往沒有過的心事,山上的梅零星地開了些朵,他先在山中徘徊了一陣才去拜會綠梅方丈師徒,然後上後山泡溫泉,他仰躺氤氳的水面。又是一年,他的心今天不知因何而亂,他泡在溫水裡很長很長時間,以至鏡月怕他有意外,因為他進寺院時,有些心事重重。他親到溫泉,發現天澤竟坐在水裡睡著了。熟睡得像一個剛出生的嬰兒,安靜。他太疲憊了,他看得出,他打心理憐惜面前的少年。他沒有打擾他,站立良久,返回禪院向師傅稟明後,派了一個小弟子往後山守他。

    瞻捁A夢中無物,他睡得極是香甜。當他睡醒已是黑夜,天上無星,只聽山風呼呼地狂吹,像是要下雪。他再浸了會身子躍上水池,裹了睡袍,徑直下山。

    癒坐捁A哥。”他身後猛然一個聲音嚇他一跳,忙回頭,是個十五六歲的小和尚。

    癒坐蓱?你怎麼在這?”

    癒妙v傅叫我在這守你,你為什麼難受,以前你可從不這樣,你想荷姐姐嗎?”

    癒坐ㄛO,她就在山下,我想她就可以看她。”

    癒壯A為什麼一個人獨自上山?”

    癒妊o個?我不知道,應該是習慣,當我習慣了一件事後就總是這樣。你冷嗎?為什麼不多穿點?”

    癒壯畯怳悀挐萿Z,不怕。”

    瞼L笑,摸摸他光頭。他往小木樓換了衣,再去齋堂,眾僧都等著他。他道歉地坐下,皮皮鼠和侏儒貂從他懷裡鑽出,跳上桌,表演舞蹈,玩雜耍,皮皮鼠還特別跳上綠梅方丈的光頭上,像個監寺,眾和尚免不了笑一回,小東西讓他們想到荷兒。她總是有法使寺院有笑聲,不是沉悶的罐子。而今夜她無論是不會來的。天澤仿佛察覺因為他影響了眾僧情緒,不由歉疚。他本是個快活的人,他不想因為自己的不快而制造了別人的壞心情。他簡單扼要地說了說自己這次外出偵案工作說:“可能是那些白白的毒品叫我心情惡劣,我實在太痛心。”他講完就把不快拋棄腦後為飯局炮制笑料。一時寺院又有了歡樂的笑聲。

    繒釧髡~,年夜飯後眾僧在後禪院燒起旺盛的炭火,唱起他們的歌。天澤把面前的僧眾當作他的父輩,兄弟般,和他們親切地交流說笑彈拉,他還特意請綠梅方丈今年守歲圖由他來畫,往年都是綠梅方丈親自揮筆。老人笑著應允。

    

    礎~夜飯後,荷兒打電話盧府,盧市長接的電話。盧市長先問天澤有沒找她,說他回來了。她回沒有見到。盧市長奇:“他上午十點回的,十一點未到就出局裡了,他說去找你的。”

    癒坏L也許回家了,家裡熱鬧,拖著他了。我問問。”她又跟盧楓通了話,說了一些無關緊要的小事情,放下電話,轉撥大院電話,老將軍接電話,聞荷兒說,十分詫異說他沒回家,一家人都在奇怪他不回來也沒個電話。她放下話筒,心理湧起莫名的絲絲惆惘,她想他回來了不回家也不招呼家人,也不聯絡她,他心理定有心事。她看著一家人,老老少少熱熱鬧鬧,開開心心,歡聲笑語不絕,沒人留意她,就悄悄出門,開上車出了園子,她知道他此刻哪裡沒去定是去了靈山,她要去靈山找他,她沒打他手提,因為她不想他知道,要不他肯定不准她去。寒風冷獵地吹著,她只聽風在窗外呼呼,猶如鬼哭狼嚎。她出門時是九點光景,她飆車樣飛駛,約十一點到蘇鎮,又放車,又爬山,風又阻,又差不多花了兩個小時才到斷崖梅。她聽見寺院的歌聲,笛聲。那笛聲她一聽就知是天澤的,她心好像放回肚子裡,那份掛心也不是那麼重了,她臉上露出一點兒笑,安心的笑。她在斷崖梅前小立了一會,梅沒有去年開的盛,只有零星百十朵,紅白相間倒也不孤獨,倒也有幾分彩。她迎風站了一會,習慣性先上小樓。這時寺院已寂靜下來,整座山便唯有風聲。她推開竹籬笆,小樓在一片漆黑中,潺潺溪水為小樓注入活動之氣。她舉目梅枝,天上竟是飄下雪花,雪越下越大,不一刻雪如鵝毛,紛紛揚揚。她想起天澤奶奶,不禁幽幽地息歎,舉手去折低矮枝頭一枝並蒂的梅。這時一雙手輕輕為她折下,她漫漫回轉身。她驚喜,接過花。

    癒妓兒你一個人來的嗎?”折花的人當然是天澤。

    癒妞O,你回來為什麼不回大院,也不聯系我?”

    癒圻]為我習慣了,我知道兩邊都有很多客我不想影他們。”

    癒坏i你媽媽來了,她想你,你不想第一時間見到她?”

    癒孚Q,不過我習慣了想,見面其實只是形式,徒添她的傷心,見到她就仿佛見到一枝結著無限哀怨的梅花,我怕見到她的眼睛。”

    癒妞O啊,我也怕,她想你為什麼會想成這樣,我媽也想我,可不會像她這樣哀傷。好淒苦似的。”

    癒妝狴H我寧願來山上看滿山梅。”他說著,笑下:“我們仍去斷崖梅,我喜歡坐在那梅枝上吹笛,好暢心情。”

    癒坐]好刺激,下面是萬丈懸崖,澗水淙淙,又好詩情,還有朦朧的亭燈,伴著漫天雪。”

    瞼L笑:“不錯。”

    瞼L們攜影跳脫地往斷崖梅。他帶著她飛上去年枝頭,去年她謹小慎微地挨著他,今次她大膽地去攀別的枝。一面聽他吹笛,一面淺吟低唱。他的笛音歡快明朗,滿枝的梅仿佛為笛曲感動,“啪啪,”微細地花瓣打開聲。荷兒盯著花瓣蹦裂,那份欣喜,那份激動,那種生命在她眼前綻放的感動,她一下明白綠梅方丈的畫為什麼細膩到一只螞蟻腳掉在花朵裡他都能細微入至地入畫。

    

    礎拲N軍聽荷兒說孫兒回來了,他沒回就猜十有八九是上了靈山,他交待了倆個兒子幾句話就叫上警衛員開車上靈山。警衛員小鋼炮不敢開快車,因為老人年齡畢竟大了,經不得快速奔馳,他開得很慢,車速也就三十公裡樣。漢楚是荷兒走了一小時後才發現她不見的,起先他以為她去找盧楓了,打電話盧府想順便邀盧楓出來玩,不想盧府沒有,他有點急,忙打電話李府,都不見人,李少卿回說父親上靈山找天澤,也許丫頭也去了。他心理罵,卻不敢怠慢,也沒聲張,叫了查理,查理識路。他們悄悄出園子,剛出園,盧楓打他手提說荷兒可能上靈山,他正往沈園來。他回他已出門。他們在沈園外的臨江中路會合了。

    瞼L們很快追到老將軍的車,盧楓搖下窗,囑咐小鋼炮別心急。他和查理、漢楚車一路飆,絕對超速駕駛。到蘇鎮他們果然看見荷兒的白色意大利車。漢楚鑽出車罵:“這個臭丫頭,她是成心不讓我過個好年,不讓我陪妻。這個天,黑燈瞎火,她怎麼上山?”

    聶c楓的心都懸到嗓子眼,山路曲嶇陡峭,風狂夜深。漢楚第一次來,深一腳,淺一步,跌跌撞撞,不是盧楓,他今晚不知如何上得山去,越是這樣,他越是惱荷兒。不停地恨聲說:“你不要讓我在山澗裡見到你的丑樣。”

    竅d理一路安慰他:“你不要心焦,她熟悉地理,山獸也熟悉她。”

    癒圻悒~,再熟悉,這鬼路也是擺在你面前的呀,她是女孩兒,她小的風都會把她吹起來,拋上天,你聽這風,狂的像要吞噬你下肚樣。”

    聶c楓本來心理還有點信心,漢楚這樣不停地說心理也打起鼓,七上八落,他恨不能立刻飛上靈山。他這時也惱怒天澤,他手提向來不離身,這次卻是關機狀態,寺裡又沒裝電話。當他們爬到山半腰,查理笑了:“聽,這是天澤的笛音,我聽得出,這是劉淑的《踏莎行#822;梅》,還有歌聲,是荷兒的。”盧楓、漢楚駐足,順耳聽,果然是有笛有歌聲。漢楚一下子跌坐地,哀聲歎氣:“我緊張巴巴地趕來做什麼?”

    聶c楓心理鼓動一股怒氣,可無論他不再害怕,不再恐懼,筋骨軟軟地坐下。漢楚拍拍他說:“你怎麼受的了她,你就不怕驚乍出心髒病?”

    癒壯痦葴D了。這次天澤行為有點反常,他一定碰到什麼事,他從來不會無所交等地讓人擔心。”

    癒壯A這樣了解他?”

    癒妞O,我只有一件事不明白他,因為他自己也不明白。”

    癒完鼤兒的感情。”

    癒妞O。”

    竅d理歡喜地聽音樂,興奮地:“我該把佩瑤帶來,都是你漢楚。”

    癒壯A現在叫也不遲,把我老婆也叫上,這樣的風雪天真是浪漫。酷呆了。”漢楚感慨地:“這真是一座靈氣之山,雖狂風卻帶來梅香泗溢。”他轉眼盧楓:“才子你該表現下。”

    瞼L沒好氣:“沒心情。”

    癒壯琲器D焦慮後就該是吃醋了,放心,我幫你,從哪方面講,我們關系都要近一點。好歹你爸爸也是我外公的義子,我老媽也曾暗戀他……”

    聶c楓失笑:“你閉嘴,胡說八道,長輩的事你也拿來開玩笑。”

    癒坏L們也聽不見,說實在的。”漢楚笑:“你應該寫寫我們的老頭老媽,我覺得他們的感情最有韻味。就說你媽……”

    癒坏揭瞴A你別在後面說我媽,無論她美還是丑你都不要議論她,我很感謝教會我欣賞女人。”

    癒妨銴ㄠo荷兒叫你笨驢,不折不扣的笨驢,如果都像你這樣一本正經的生活你悶不悶。如果你不議論她你又如何發現她,你不出聲,寫在紙上就不是議論了,你真是孔乙己,酸,不多不多乎哉也,讀書的人也算偷麼?”

    聶c楓忍俊不禁,狠狠捶他一拳也玩笑:“怪不得一下懷抱三個,也不嫌累。不怕……”

    癒壯A懂什麼,一個會欣賞女人的男人才叫男人,你若學不會欣賞女人你就永遠不會有愛情的幸福。賈寶玉曾說女人的骨肉是水做的,其實我說他說的不徹底,女人是情做的尢物才對,她們為了情字什麼傻事都能做,後果從來不考慮。你說是不是?”

    聶c楓點點頭。查理打完電話,笑說:“我們上山吧。”

    繙~楚起身,拍拍屁股,把盧楓拉了起來說:“見了荷兒千萬別怒,她現在還不是你的,你要表現好一點風度。”

    癒壯A不要總是干涉我,情種。”

    癒尿糷F,你才是情種,叫多情公子,我,還是用大舅的評價:花花公子。他看著我就想揍我。”

    癒壯琱]想。不過待會天澤見你肯定給你一腳。”

    癒妞陘偵礡H”

    癒圻]為荷兒向他說你有三個老婆,他就說他遲早要踢你一腳。”

    癒夾漪O玩笑話,哪能當真?”

    癒別,”查理叫:“他說出來的話,極少是虛的,你最好離他遠點。”

    癒夾漣琱ㄓW山,我還是下去。”他作轉身下山狀。

    聶c楓拉轉他說:“踢就踢一腳,難道還不該?你挨了他一腳好研究他,你不是心理博士嗎?”

    癒妞d理也是,一年了,他還沒研究出他是什麼玩意。”漢楚大笑。

    竅d理笑:“我沒時間研究他,我留給你。”

    繙~楚笑:“你這老外,越來越幽默,你這十幾天能把我妹妹幽默進你的臥房才好。”

    癒岐晹酗T次她就嫁了。”

    繙~楚盧楓開懷笑。他們上到斷崖梅,天澤聞腳步聲,放下笛,回望身後,微笑:“我就知你們很快上山來,荷兒傻乎乎跑出來,盧楓找不到她,准往這來。”

    癒壯A知道為什麼不通個氣?”盧楓生氣到跟前。天澤帶著荷兒飄然下梅枝,笑:“這是我疏勿,我只想到倆家客人忘記和你老爸照過面。”

    簡兒歡喜地跑到盧楓身邊抱起他手臂笑:“你不會怪的是不是?”

    癒壯A這樣說,我怪也只能不怪了,你為什麼不同我說聲,一個人偷出來。”

    癒壯琠我說了你不讓,你一個人跑來。”她笑著放開盧楓上前問漢楚:“你不用應付你三個老婆嗎?”

    繙~楚撕牙咧嘴,想笑沒笑,看天澤,可他還沒看清,就聽他唉喲一聲摔了一個仰面朝天。荷兒驚乍之余捧腹大笑,連蹦帶跳叫:“摔得好,摔得好,誰讓你娶三個老婆。”

    瞻捁A同時一把拉起他笑:“算是教訓你了,遠女子近賢朋才是。”

    癒壯琱ㄜn你來教訓,你這個毛孩子,沒大沒少,好歹我長了你五六歲,近不近女子要你來說?”

    瞼L揉生痛的屁股,責備荷兒:“為了尋你,我老婆都丟下不管了,你好良心,對得起我這個哥。”

    礎o嘻嘻笑:“那我讓你摔他一跤賠不是。”

    癒宋滮F,大人不計小人過,你心知就好,下不為例。”

    礎o連連點頭,復拉起盧楓手,請他用口哨與天澤對一曲。盧楓因在大漠,想念荷兒,孤寂之時常以口哨解愁,以口哨抒發他內心的情思,久而久之,他的口哨聲竟是好過他撫琴弄嘯吹笛。他的口哨聲蒼涼豪邁,他吹的是大漠風雪。

    繙~楚情不自禁連贊好,他果然應是遠女子近賢朋。

    

    礎是,當凌晨四時,他三位美艷嬌妻跌跌撞撞地爬摸上山來,他卻說不出遠女子近賢朋的話,他一下攬過她們,心甘寶貝,親了又親。漢禹夫妻和漢秦夫妻也同來了,他們遇著上山的老將軍,一路扶將上來。老人暢快,先把孫兒教訓了一頓。搞得勞師動眾。

    糧溥晹b飄,風還在刮,老人說:“孩子們我們都去小屋避避。”

    穢颽O一班人隨著老人入小樓。古嘉蕙一下就被小樓清幽典雅迷住,有長伴夫於此的念頭。漢秦執其手,搖頭,她便垂下眉去。她懂丈夫的意思。她從來不逆丈夫,她總是溫順地聽從。

    簡兒找來炭生上火,小樓立時暖和起來,三位被風刮痛臉的美人看著火好不興奮,怨漢楚這麼好玩也不帶她們一起,贊;“這兒真是太美了,有奇路深澗險壑,真的好驚險刺激,我們快笑瘋了。”

    簡兒挨她們坐;“我以為你們會罵二表哥。”

    癒孚穔M不會,他從來不做沒理由的事,你卻是常常沒頭腦,你說你一個女孩兒這深更半夜突然失蹤,他能不擔心?他比誰心都細,尤其他當你寶貝疙瘩似的,我巴不得我也是家裡最小的,就有人這樣痛了。”香君說。

    礎o傻笑說:“我要多謝蘇家老祖宗蓋建這座廟,否則我早死了,哪還來人痛?”

    癒妝A,呸楚瞪她:“大過年,你有沒有一句好話。”他說著轉臉對漢禹說:“你這個哥當得也太不稱職,你只有一個老婆,也沒把妹妹看住。”

    癒壯琱竣捋{罰,你說怎罰我都隨你。”漢禹笑:“不過罪魁禍首,李爺爺那樣輕責幾句我是不服的。”

    癒完鵅A對楚想起來說:“李爺爺,你可是老軍人,將軍,賞罰分明才好。”

    癒壯A們說如何罰?”老人笑問。

    癒坐W山時他踢了我一腳,摔了我個漂亮,你老就亮亮你的絕招,以其人之道,還施彼身,如何?“

    癒坐ㄕn,這麼多女孩子,他會很沒面子,他最怕在女孩子面前沒臉面。”

    癒坏是嫂嫂,除了荷兒,不礙事,做弟弟的摔一跤博嫂嫂一笑有何不妥?再說了他不摔一跤也長不大,也不長性,還胡鬧,你一把年級還要跟在他身後操心。是不是?”

    癒壯A說的有理,為了他以後長性,摔就摔一次。”老人沉吟說。

    瞻捁A看眼爺爺一副認真,抗議,叫:“爺爺你別過來,是你們自己要來的,我沒下貼,你們擾亂了我的思維我還沒向你們們討說法,你還要罰我,很沒道理。”

    癒壯A有什麼思維?蠢才,爺爺一把年級為你操心你還思維,思維什麼?媳婦?”

    癒孚揧搳A你老別張開嘴就是媳婦,我還沒想過,你等多幾年。你長命百歲,我知道,還要抱我的孫子。”

    礎悀H被孫兒說的笑,向漢楚說:“算了,他怪可憐的。沒有他我們找不了這樂子,賞不到這好風景。”

    癒圻n吧,將功補過,算了。”漢楚拖長聲。

    癒壯琱]算了,沒有我的疏勿管教,荷兒溜不出來。”

    癒圻n吧,也算了。”漢楚無不幽默地笑:“最後只有我的屁股白痛了。”

    

    (本作品由原創文學網授權刊載)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