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II 第三卷 湘西屍王 第二十五章 分山掘子甲
    那只狸子只顧趴在棺上舔血,神情極是貪婪,竟對外邊來了一夥人全然不知。鷓鴣哨前不久曾帶著另外兩個搬山道人,在古狸碑除了利用圓光術的「白老太太」。瓶山附近山陰水冷,狸子並不常見,不成想在山根裡又撞見一隻,看它的毛色和那一副奸邪神態,就知是古狸碑那老狸子的重子重孫。

    這種事情不用鷓鴣哨動手,他師弟色目卷髮的老洋人便搶上一步,用鐵鉗般的大手捏住了那狸子,拎到師兄面前聽候發落。

    那狸子如夢初醒,嘴邊還掛著棺裡滲出的黑血,它頗通人性,似乎也能看出擻山卸嶺群盜身上殺氣騰騰,知道是大難臨頭,頓時驚得體如篩糠,屎尿齊流。

    紅姑娘在旁看得莫名其妙,她是半路出家進了常勝山入伙,對那些盜墓掘塚的事情還是外行,此時見山陰裡有片亂墳棺木,又有只賊眉鼠眼的狸子不知在做什麼勾當,忍不住出言相詢。

    鷓鴣哨卻沒作答,只對她和身後的群盜一擺手,帶他們走近山根裡的一片墳丘。這是瓶山陷入地面之處,身在其中不能直起腰來,眾人只好貓著腰舉燈鑽到最狹窄的地方,那口滲出污血的白茬棺材就近在眼前了。

    群盜只聞得裡面腥臭撲鼻,趕忙用黑紗遮面,遮住了口鼻,猜測棺材裡八成是藏有腐屍。但鷓鴣哨覺得這口沒刷漆的棺木,並不像是普通棺材,凡是大型古墓和宮殿道觀一類的所在,必定生氣充沛,可山脈泥土都有陰陽兩面,山根裡陰寒潮濕,千百年前的木棺看上去卻如嶄新一般,饒是他見多識廣,也不知這裡有什麼古怪。鷓鴣哨也是藝高人膽大,無論碰上什麼異事,都必定要窮究其秘,他用指節在棺上敲了兩敲,鏗然有聲。棺板的木料算得是上成貨色,但也絕不是什麼罕見的棺木,棺板縫隙裡都是黏滑的污血,聞起來如同死魚被暴曬後發出的腥臭。

    鷓鴣哨見外邊看不出什麼名堂,就讓幾名卸嶺盜眾上前破棺,那些人都得了陳瞎子的吩咐,對鷓鴣哨就如同對常勝山舵把子一般言聽計從,當即領了個諾,拎著長斧上前。

    盜墓倒斗之類的勾當,都離不開的一個重要環節就是開棺。摸金校尉開棺都是用探陰爪和黑折子,以「撬」和「拔」為主,所以稱升棺發材;而卸嶺盜墓,開棺的時候習慣用開山斧,以砸和劈為主。可是山根之下空間太窄,並沒辦法劈棺,只見那三名盜伙橫揮長斧,幾斧頭下去,就把棺材撬破了一個大窟窿。

    群盜又用斧子將窟窿擴大,把那一口完整的棺木徹底卸了開來,提燈照去,只見棺中並沒有屍體,只有滿滿的一堆肉菌,不停淌著黑色的汁液,氣味顏色都和腐屍一般。

    鷓鴣哨見此情形,心中已經瞭然,趕緊命人點根火把,將這些肉菌都焚化了。原來那白茬棺材不是裝死屍的棺木,而是丹宮裡的盛放肉菌的木奩。宋時煉丹化汞之術,已與秦漢時多有不同,相比前朝更加精細,講求個死汞為銀,鉛鐵為金,藥草成引,合而為丹,燒丹的丹頭,常會用到罕見稀有的靈芝、九龍盤、肉菌、太歲……之物,不過肉菌被採出來後,放置在平常的環境裡難以保存,很快就會幹枯失去藥性,保存的辦法只有裝在木奩裡,藏在山陰濕冷的地方。

    那些墳丘般的土堆,都是埋藏木奩的,也不知是被狸子刨出來的,還是被泥水侵蝕才使棺材般的木奩暴露出來。奩中肉菌在山陰裡仍然生長不息,但埋的年頭太久了,已難入藥,卻引得這狸子來舔它滲出來的汁水。

    鷓鴣哨看了看被老洋人擒住的狸子,罵道:「這些畜生實際上和那些妄想成仙的人一樣,都打算吞丹服藥以求長生不死。古人在瓶山仙宮裡的丹頭未能煉成,剩下的丹料藥材卻成全了它們,再任其胡作非為,早晚要成禍害。」

    紅姑娘也聽陳瞎子講過古狸碑的事情,對此頗為擔心,便問鷓鴣哨道:「既然如此,是否現在讓弟兄們動手宰了這狸子?」

    鷓鴣哨平生殺人如麻,凡是那些狼心狗肺之徒,或是非分奸佞之輩,只要被他撞見,決不肯手下留情,殺個活人便如同掐死個虱子一般尋常,何況是只貪圖丹藥心懷非分的狸子?

    但他習慣獨來獨往,只因搬山道人日趨沒落,族人中懂搬山術的越來越少,這才將花靈和老洋人帶在身邊,讓他們跟著自己學些真實的本領,以防他萬一在盜墓的時候有所不測,流傳千年的搬山分甲術也不至於就此絕了。鷓鴣哨不想在師弟師妹面前輕易殺生,天下是非本就難分,殺與不殺也只是在一念之間,免得將他們引上殺業過重的邪路。

    此時鷓鴣哨聽紅姑娘問是不是要當即宰了這狸子,便搖頭道:「權且留這廝一時半刻,等會兒咱們拿它還有用處。」

    群盜不知鷓鴣哨抓了這只狸子還要做什麼,但也不敢多問,只好按照他的吩咐,先把那些木奩肉菌挖出來毀了,然後趁著火頭點了火把,將馬燈暫時熄了,各自散在山根下的縫隙裡,尋找可以挖掘盜洞的位置。

    按照陳瞎子那套聽風聽雷的絕活,這瓶山裡的古墓和修在山峰上的道教仙宮沒什麼區別,只不過是利用瓶山內部的巖洞,把仙宮修築在了山腹裡,也是階梯形地逐漸向上,順著瓶山歪斜的走勢,山腹裡是一個殿高過一個殿,大約有四五層之高,規模甚是宏大。

    在山腳地門處挖開的甕城,應該就是前殿的山門,所不好判斷的,就是墓主埋骨的陰宮和那些陪葬的明器,究竟是藏在了哪座殿裡。按搬山道人鷓鴣哨的設想,是從山根裡挖進去,從位置上估計,正好可以把盜洞挖到甕城後邊的大殿裡,不過山根裡土石雜亂,山隙又是幽深曲折,實在不知該從什麼地方下手。

    鷓鴣哨在進來之前,也只是打算先探上一探,並無太大的把握,但臨頭一看,已知自己料中七八成了。瓶山雖是塊整體的大青石,卻並非真正的無懈可擊,山陰裡的一些地方是土石參雜,倘若把山陽比喻成一面青石巨盾,像是刀槍不入的金鐘罩鐵布衫,阻擋了一切想用外力挖掘古墓的盜賊,那山陰裡就是個空門虛位,是鐵布衫的罩門。天底下越是規模龐大的東西,越是容易有弱點可尋,百密必有一疏,山陰處石土混雜的破綻,恐怕連在此營造墓穴的元人都沒考慮到。

    盜墓的各種手段五花八門,其實涉及到挖掘盜洞和穿停破棺,雖然手藝不同,但其間也沒多大的分別,唯獨這尋藏找墓的手段,卻有千差萬別,高低之分極是懸殊。望聞問切的前三起,都是尋藏的方技,其中屬摸金校尉最厲害,搬山卸嶺對此也心服口服,那套「尋龍訣」和「分金定穴」的風水秘術,只有掛符的摸金校尉才能施展。

    摸金校尉搜山剔澤尋找古塚,觀山形可知地宮深淺,望天星能辨棺槨方位,這都是其餘盜墓賊望塵莫及的本事。

    但是所謂寸有所長,尺有所短,搬山道人也有自己的一套獨門辦法。鷓鴣哨見群盜尋了半天,用竹籤東邊戳戳西面捅捅,在這到處滲水的陰濕環境中,卸嶺那套觀泥痕認草色的辦法已經行不通了。

    盜墓的諸般手段裡,最有局限的,可以說就是看土辨泥之法,一旦到了沙漠或者被水淹沒過的地方,這些辦法就不太靈驗。鷓鴣哨見狀便讓群盜停下,從老洋人手中接過那只狸子,探手從懷中摸出一枚蜈蚣珠。這是先前陳瞎子和羅老歪挖出屍頭蠻時所獲之物,進山的時候給眾人分了一些,如果被毒蟲蟄咬,可以用來拔毒,但卻不能接近口鼻。

    鷓鴣哨掏出蜈蚣珠,在那狸子鼻前抹了幾抹,那狸子頓時一陣抽搐,兩眼翻白,鼻中點點滴滴地淌出血來。鷓鴣哨拎著它在山縫裡來回滴血,花靈舉著根火把,幫他照亮,仔細觀看鮮血滴落在土石上的變化。

    最後見到血水滴在一片硬土上,既不滲下也不流淌,反倒是被吸附在土層上一般打著轉,隨後才滲進土裡。看來這片土層接著瓶山裡的陰氣,與滾熱的鮮血微有排斥,但這變化也是極細徽的,若不是經驗老到之輩,也絕對看不出來其中奧妙。此地已離埋著肉菌的土堆很遠了,鷓鴣哨看得確鑿了,點頭道:「是這地方了,打出盜洞,必能直透地宮。」

    他確認無誤,這才讓花靈用藥給狸子止了血。那狸子可能也是上輩子不修,這輩子倒霉,偏巧撞在搬山道人手裡,不知流了多少鮮血出來,再遲些找到土層,全身的血水就被放淨了。

    鷓鴣哨又用短刀挑斷了狸子頸後的一條妖筋,令它這輩子別想再吐納修煉,也無法用障眼法殘害生靈,只能按照大自然的規律隨著萬物生滅,然後隨手把它扔到一邊:「走罷,休再落到搬山道人手裡。」

    那狸子如遇大赦,忍著斷筋放血之痛,頭也不敢回地鑽進巖縫裡逃了。紅姑娘和她手下的卸嶺盜眾見鷓鴣哨奇變百出,無不看得目瞪口呆,難道從那狸子滴血的土層裡挖盜洞進去,就可以切入古墓地宮了?這在他們眼中看來,就如同「問」字訣上法的「卜穴」之術,簡直是神乎其神,他們還以為搬山道人是用狸血巫卜,找出了挖掘盜洞的方位。

    群盜摩拳擦掌,紛紛準備器械挖掘盜洞。紅姑娘見只有十幾個人,也不知這條盜洞深淺,怕是一時半會兒也挖不透,便想派兩個弟兄回去再調些人手來幫忙。

    鷓鴣哨心想紅姑娘這月亮門裡出來的,不太懂倒斗的勾當,她不知若是憑著人多勢重,也就沒有搬山之術的名頭了,便說:「大可不必,諸位卸嶺好漢只管在旁歇息等候,且看搬山分甲術的手段……」說罷對老洋人和花靈一招手:「取分山掘子甲!」

    群盜一聽都是一怔,想不到今天有機會見識搬山秘術。盜墓倒斗的誰人沒聽過搬山分甲之術,但以前搬山道人從不與外人往來,所以幾乎沒人親眼見過分山掘子甲,眾人都是做倒斗這行當的,如何能不好奇?當即人人凝神,個個屏息,眼也不眨地盯著三個搬山道人手底一舉一動。

    只見花靈和老洋人從背後卸下竹簍,竹簍上面蓋著蠟染的花布,裡面沉甸甸的像是裝了許多東西。花靈取出藥餅捻碎了撒在竹簍上,也不知那藥餅是什麼成分,她隨手一抖,就忽然冒出一片塵煙,就聽那竹簍裡有東西蠕動欲出,「嘩啦啦」的一片亂響,好似大片鐵甲葉子相互摩擦。

    群盜大吃一驚,久聞分山掘子甲的大名,誰也沒想到這東西是「活」的。那「掘子」二字,乃是古代對工兵的一種稱呼,古時戰爭中常有攻城拔寨的戰法,遇到堅壁高壘的城池難以攻克,攻城部隊就會分兵挖掘地道陷城,而城內的守軍也要挖掘深溝,並在其中灌水埋石,以防被敵人從外邊挖透了城壁。執行這類任務的軍卒,大多是擅長挖土掘泥的短矮粗壯之輩,如地鼠般在土溝地道裡鑽來鑽去,也稱「掘子軍」或「掘子營」。

    所以群盜先前都猜想分山掘子甲是一套銅甲,應該是古時挖土掘子軍所穿的特殊甲冑,有掏地用的鐵爪鐵葉子,萬萬沒想到竟然會是活物。只聽那竹簍裡的聲音越來越大,忽然從裡面滾出兩隻全是甲葉的球狀物,著地滾了兩滾就伸展開來,竟是兩隻全身鱗甲的怪物。

    那對怪物形如鼉1龍鯉魚,身上鱗片齊整如同古代盔甲,頭似錐,尾

    生角,四肢又短又粗,趾爪尖銳異常,搖首擺尾顯得精活生猛,稍一爬動,身上的鱗片就發出一陣鐵甲葉子般的響聲,身上還套了個銅環,環上刻有「穴陵」二字。

    卸嶺盜眾裡大多數人都沒見過此物,驚詫之情見於顏色,紛紛向後退了兩步,只有三兩個老江湖還算識貨,一看之下認出是鯪鯉甲來,但看到那袑騑傍膋獄劦禲A又不是普通的鯪鯉甲。猛然想起一件事物,禁不住驚呼一聲:「莫不是穿山穴陵甲?」

    1鼉,音tuo,爬行動物,背尾部均有鱗甲。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