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II 第二卷 南海歸墟 第十五章 黑潮浮棺(下)
    從海底湧上來的這股黑潮雖大,但過不了多久便會沉澱消失,我們在船上看了多時,想找找明叔所說的大墨魚屍體,就算憑我們這條船不可能把它帶回去,開開眼也是好的,結果還真就發現遠處海面上果然飄著一個白色的物體,遠遠一看就覺得個頭不小,我趕緊讓船老大阮黑把船靠近,明叔早就抓過望遠鏡先望了過去:「我丟他老母個黑……真奇絕了……不是死魚……海上好像漂著口棺材……白的……」

    我還以為是我聽錯了,海面上怎麼可能漂浮著一口白色的棺槨,正想找明叔要望遠鏡看看,可這時「三叉戟」已經接近過去,離那白呼呼的物體越來越近,憑肉眼就能看得很清楚,海上果然有口白色的石頭棺槨隨洋流湧動,我們這夥人見過的棺材數都數不清了,憑我們的眼力絕對不會看錯。

    等船到近前,看得更是真切,那長方形的棺槨平平整整,見稜見角,體積根大,異於尋常的石棺,裡面裝兩三個粽子都不成問題,表面上雕刻精細,有些地方裹了一層灰白斑駁的珊瑚蟲,有幾條粗大的鏈條固定著石棺,閉得嚴絲合縫,生滿水蛌甄篜麇N石棺於海面下的一個東西牢牢綁在了一起,石棺下起起伏伏,有個比四張八仙桌面還大的黑色物體,隨著洋流起起伏伏,正是有這東西托著,石棺才沒有沉下海底。

    可能這東西也是從海底被上水龍衝到海面的,看到古怪之處,實屬平生前所未見,我有心要把這東西撈出來瞧瞧,還沒等說話,就聽身後有人張羅著快準備吊臂,要把龍王爺送來的「青頭「撈出來,原來不知什麼時候,胖子酒勁醒了。見眾人在海中發現了一口浮棺,有棺材的話,裡面必定有粽子和明器,他狂喜之下,便立刻露出本來面目,要興風作浪。

    船老大阮黑趕緊勸阻胖子:「咱們打撈隊是去做蛋民,到珊瑚螺旋里采蛋的嘛,還是不要節外生枝。大海裡的事情誰能說得請楚?也許這棺材裡關著妖怪,咱們就不要自找麻煩了,而且有棺材上船,太不吉利了,怕是要出事啊,我看咱們就當看不見它好了,反正不把它撈上來咱們也不會吃什麼虧,何苦要惹事呢?」

    還不等胖子說話,明叔就替他對阮黑說:「哎呀,我說老阮啊。你太不瞭解這肥仔了。這肥仔是什麼人呢?他不佔便宜就覺得是吃虧嘛,我看咱們還是依了他,撈出這海中青頭看看。否則萬一讓他覺得不爽,才是咱們船上天大的麻煩……」

    其實明叔比胖子還著急要把這口石棺打撈上船,借阮黑話裡的台階把責任都推給了胖子,胖子一聽港農竟敢敗壞自己在廣大群眾心目中的光輝形象,頓時惱了起來,挽袖子掄拳頭就要揍人。

    我趕緊把他們攔住:「明叔你可真是找抽,你就算要詆毀王胖子,也應該策劃於密室,點火於基層,哪能當著面講呢?這不是等於暴露目標嗎?可見你們沒經歷過文革的人。真是沒摸透鬥爭的本質和規律,回去我再好好教給你這其中的精髓,與天斗、與地斗、與人斗、其樂無窮,不過這裡邊的道理太深了,就你這種糟人還真是未必能夠理解……還有胖子你也是,明叔這麼大歲數了你怎麼好跟他動粗?我們要本著在真理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則,凡事要以理服人,不管怎樣都要講道理。以後他再說你不愛聽的,你可以先跟他講道理,甚至可以罵他,罵人倒沒什麼,魯迅先生急了還罵人呢,必要的時候甚至可以給他戴帽,但千萬不能打人,如果真要打也要找沒人的場合打,這樣我們也不會為難嘛,你說咱都是一個團隊的成員,你當著大伙面揍他,我們是攔還是不攔呢?」

    明叔可能剛才真是一時說走了嘴,這時看見胖子一瞪眼,頓時怯了,恨不得能跳進海裡躲起來,只好表現得追悔莫及,連連跟胖子套近乎,聲稱自己剛剛那一刻見到「青頭」,情緒就過於激動,人格分裂的病症復發了,甚至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說了什麼。

    這時Shirley楊對我說:「你們要是再糾纏不清,那棺材就要隨海水漂走了。」我經她提醒,趕緊叫古猜準備吊鉤,胖子、明叔去清理後甲板,船上只有後甲板空間較大。多玲連接水管,準備沖刷石槨上的髒東西。

    眾人分頭行事,七手八腳的一番忙活,終於把那海裡的石槨吊了上來,吊臂將它懸在船尾,原來石槨下面是與一隻巨大的龜骸鎖在一起,多玲和古猜都是在艱苦勞作的環境中成長起來的,個頂個是幹活的好手,對船上的行為很熟悉,不用我再吩咐,就打開水龍,用黑色的水流沖刷石槨上的海藻和污物。

    水流到處,白色石槨側面的一些細節逐漸展現出來,密密麻麻的刻著許多奇怪符號,Shirley楊視力過人,那石槨雖然還吊在半空,她便已有所發現:「那上面好像雕著易經的圖案,老胡你懂得卦象,快看看是些什麼?」

    明叔揮著手給出信號,阮黑把吊勾收回,隨著逐漸接近,石槨上出現了許多八卦圖形,但灰白色的珊瑚雖太多,沒有多少部分能看得清楚,眾人匆匆忙忙把它卸在後甲板,那龜殼中尚有完整的屍骸,形體還未化去,似乎死去也不太久,不過以這石槨外觀來判斷,至少是幾千年的古物,常言說「千年的王八,萬年的龜」,龜的壽命之長遠遠超乎其餘生物,也不知這巨龜負著石槨活了多少年頭才死。

    負棺的龜甲上也刻著紋路,不過仍然是難以辨認,海底環境對這些東西造成的侵蝕太大了,現在只能寄希望石槨裡的事物還保留下來一些,胖子找來探陰爪撬開了槨蓋,槨蓋縫隙都用泥封死了,密封得很嚴密,撬開一看,內部尚有另一層套槨,而石槨蓋子內側的雕刻保存尚且完好,用水沖刷去上面的污物,凹凸顯現,是一幅易經中的卦象,看幾處特徵細節,都與被陳教授所復原的那部分玉像吻合。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