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世界之櫻飛雪 正文 第四十章 小櫻醒來
    昏昏糊糊的偏過頭,透過濃濃的灰霧,小櫻只是隱約的看到一個人影,站在霧氣的另一邊,啊了啊嘴,出暗啞的聲音:

    「是誰?」對方含笑的答道,看來事情辦的出乎意料的順利呢:

    「夕日紅老師」小櫻皺了皺眉,感覺到了不對勁的地方:

    「紅老師啊?這裡是哪裡?我怎麼會在這麼奇怪的地方呢?」

    「啊……這裡是你的精神世界,你的意識之中。你已經昏睡了八天之久好了,既然你已經醒來了,我也該出去了,在這裡呆久了,我們的精神都會負荷不了的。」說完,做出個結印的動作,消失在這個空間裡

    她的精神世界?居然是這麼奇怪的地方跟她研究的術的屬性有關嗎?

    緩緩的站了起來,從這個灰霧結成的繭裡走出來,到處研究觀察著敏銳的看到那些浮在霧中微微煥出淡淡的白色光芒的拇指大小的光點裡似乎有一些細微的字體

    那是一種看不懂的繼續看向別的光點部都有這,是什麼東西?微瞇起眼靠近,手伸到光點那裡,卻遇到了一股反彈力好麻!

    「啊!」小櫻輕輕的驚叫一聲,睜大眼,入眼之內卻是一群關心的眸子

    已經回到現實裡了啊

    「小櫻!你這個任性的孩子,終於醒過來了。不要再讓媽媽擔心了好嗎?嗚嗚」在看到小櫻睜開眼的那一瞬間,忍不住喜極而泣的媽媽,只的摀住了自己的嘴,靠在旁邊的高大人影身上繼續抽泣著。小櫻眨了眨眼睛,依然出沙啞的聲音輕喊:

    「媽媽爸爸」那個有著褐色頭,淺綠色眼睛的人,應該就是小櫻的爸爸了吧這個身體遺傳的真徹底呢,

    小櫻露出一抹沒什麼精神的笑來,叫出了她該叫的稱呼。昏迷了這麼久,大家一定很擔心她吧

    斜眼瞄到周圍的依然冷著臉看著她的佐助,但是眼裡的關切和欣慰卻瀉露了他的心事。

    一副想和她說話卻怕吵到她這個病人的鳴人。

    露出鬆了一口氣的笑容的井野。

    還有依然一副看起來沒有精神的卡卡西老師,像長輩一樣關心她的三代。

    還有教導她忍術的綱手師傅,望著眼前的這些人,小櫻的嘴角掛著笑容,兩行清淚卻順著臉頰滑了下來

    就算將來為了這些人永遠的魂飛湮滅,她也心甘情願

    突然掙扎著想靠起來,卻現全身虛軟而無力,一隻手輕輕橫在面前,是綱手師傅阻止小櫻的亂動,轉過頭對其他人露出幾天來的第一抹笑:

    「現在你們該安心了吧!她一會吃點清淡的東西,再睡一覺起來,就沒事了。你們該回去休息了,明天各自都還有任務呢。」

    偶是分割線

    「呼啊——」精神終於康復了,站在醫院的大門口,小櫻大大的伸了個懶腰,躺了那麼久沒動,估計骨頭都要生蚺F呢,以後要繼續開始修行了,要不又要差大家一大截了。

    哇!好大的陣容呢~!看著面前的十幾人,小櫻對著他們露出了無比燦爛的笑容。

    「嗨~!小櫻,為了慶祝你康復,我們大家一起去大吃一頓把!」接過井野為她送上的一束殷紅色的孔雀草,微笑著聽完丁次的邀請,然後輕輕的俏皮的對著大家晃了晃食指:

    「吶……大家好久沒有嘗我的手藝了吧?我啊,決定今天親自下廚哦~!」

    「這樣不太好把……?小櫻你才剛康復呢。」看著恢復元氣而顯得朝氣蓬勃的小櫻,小櫻媽媽有點擔心的道。

    「沒關係的,我想好好的感謝這段時間這麼關心和照顧我的大家呀~~!而且我又不是玻璃,一碰就碎的那種,好啦,走吧!」走上前去,挽住媽媽的手臂,撒嬌的拉著向佐助的家裡走。

    「啊啊,好懷念啊,朝氣蓬勃的小櫻。」鳴人在一邊感歎道,小櫻卻狂怒的給他一個好久不見的大腫包,冒著十字路口嘟著嘴不滿的道:

    「去去去,我還沒死呢,什麼叫好懷念啊,哼!欠扁!」

    當準備好了一切,飯菜上桌時,小櫻突然露出一個無比邪惡的表情,走向地窖裡……然後邪惡的勸著大家喝一口(也不怕某些孩子還未成年

    「嗯……不錯的酒呢,是小櫻自己釀的嗎?」綱手放下酒杯,意猶未盡的微紅著臉讚賞道,罈子裡幾乎大半都是她喝的

    「是啊……沒有衝鼻的酒味,有點像飲料一樣的口感,喝起來很舒服……」紅點了點頭,細細的品嚐,看到大家對這個酒很滿意的樣子,我笑著爆出一句石破天驚的話語道:

    「那是啊,因為這可是我用死亡森林裡特殊的材料釀了很久的呢,嘿嘿嘿……」可怕的笑聲讓所有人寒毛直豎,心裡湧出強烈的不詳的預感

    這個時候的鳴人突然想起了什麼,眼睛突然瞪的比銅鈴還大,激動的「咚」的站起來指著我道:

    「啊咧……小櫻,難道……難道這個是用你那天從那條大的變異蜈蚣身上挖下來的肉釀的嗎?」聽完話的喝了那種酒的幾人的臉突然黑了起來

    然後集體衝到外邊嘔吐中佐助和卡卡西老師則是冒著黑線的瞄著我這個脾氣還是沒變啊還好他們幾個沒有動那東西

    「春——野——櫻——!」一個醞釀著熊熊怒火的聲音在她的背後響起,小櫻的腦袋上冒了一滴大大的汗臉傻笑的轉過背去解釋道:

    「啊綱手師傅這個這個蜈蚣酒其實是很補的啊而且,而且還是變異的,味道和營養會更多啊」

    噗——!話才說完,嘴巴一直在向桌上的飯菜進攻的丁次,天天,寧次等人全部把嘴裡的東西噴了出來

    「啊啊櫻,別再說下去了要不你會」剛要過去拍拍小櫻肩膀提醒的卡卡西突然頓住手中的動作,無奈的看著天花板上的那個人形大洞

    小櫻已經被綱手老大華麗的擊飛了其他人則是冒著十字路口,一副理所當然並且贊同的表情

    然後,喝了蜈蚣酒的幾人繼續嘔吐中。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