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影仙蹤 正文 第三章 得劍
    夕陽西下,夜色漸漸籠罩著這個城市,市區的夜燈紛紛早已展開絢麗五彩的光芒,將整座城市點綴得逢碧生輝一副繁榮的景象。

    而在市博物館門前數十輛高級轎車停在門口,下車的個個非富即貴!在經過門口時將手上的紅色請柬遞過給站在兩邊的門衛,這是這次博物館展覽的邀請帖。只要是在高層社會上的都能收到一份。

    此時兩位非常英俊的年輕男子分別穿著黑色和白色的名牌西裝走進館內,裡面人群聳動,各種秦朝出土的古董安靜地擺放在一個個特製的玻璃罩內,每個展覽品外圍三米都有紅外線監視器監視,不得由任何人靠近展覽品三米以內的距離。

    兩個英俊的年輕男子不約而同地向聚集最多人的地方走去。

    「今晚就是保護這東西?上面怎麼會派我們來保護這玩意!人這麼多,怎麼保護?」穿著黑色西裝的不動聲色地說道。

    「先觀察一下這些人吧,我有種直覺,今晚肯定會出事!」白西裝的說道。

    「哇靠!那上面還不要求我們拿傢伙,咱們現在還是學生身份啊!有沒有搞錯,就算會武功又怎樣,難道拿自己的拳頭和對方的子彈打?」黑西裝的說道。

    「我也不想,但現在已經接了這任務就必須去做,誰叫我們是國家gT特工編外人員。當初要不是咱們老頭子硬逼的話,現在咱們可能就不會淪落到這種地步了。也不知道老頭子是怎麼想的,幹啥要把我們這些人弄進國安局裡。」白西裝的說道。

    「不說了,還是做正事吧!」黑西裝的打住道。凝聚內力於雙眼,仔細觀察著這裡每一個人!

    「哇!看來做個有錢人確實蠻爽的!」這陣感歎來自於一位相貌平白無奇的中年人,戴著一副無邊眼鏡,一副商人模樣,幾乎看不出他就是謝莫言!一個盜賊界響噹噹的『無影盜賊』;一個時常臉上掛著壞壞得笑容的傢伙。

    謝莫言對自己的易容術很自信,因為這三年裡,他不僅僅是提高了自己的功力,更學會了很多盜賊圈內的技巧。就比如易容!

    「嘖嘖……一把生蛌瘍K塊而已,怎麼這麼多人想搶?」謝莫言站在人群中看著五米外鋼化玻璃中的六尺長劍,甚覺平淡無奇,不過他這次來不是看這把劍的,而是看好戲。憑借謝莫言的靈力支持加上三年來的經驗,他能斷定,在這個館裡參觀的人中有三撥人。

    離他十米外的兩個人很明顯易過容,雖然外人很難看得出,但謝莫言還是現那兩個分別穿著黑白西裝的正是左峰和霍宗!看他們的架勢,應該是來保護這把劍的,看來他們的身份也不簡單,這次護送這把劍的人都是國家特種部隊裡挑選出來的,而他們兩個看樣子應該不是特種兵,那就是特工了!

    另外一撥是座在輪椅上的老頭和身邊為他推椅的嫵媚女人。這種組合在上流社會並不算什麼,但謝莫言現他們並不單單是來看劍這麼簡單,先不說那個老頭明顯是個假扮的,雙手皮膚光滑而手指纖細,明顯是個年輕人,而且很有可能是個女人!兩人的眼光透露著貪婪的神色,這逃不過謝莫言的雙眼。

    另外她們兩個很有技巧地將幾顆比米粒大不了多少的電磁干擾器粘在館內幾處監視器上。謝莫言斷定那『老頭』坐著的輪椅裡面肯定大有文章!

    最後是個年輕人,很斯文的一個年輕人,戴著一副金邊眼鏡,談吐文雅,看劍的神色也掩飾得非常好,謝莫言差點就要忽略他了。只是謝莫言現他左手的食指指間和大拇指縫隙有很明顯的繭子,掌微曲小拇指和無名指向內曲,應該是個用槍好手!盜賊圈內很少有用槍的,看來他還是個新新人類哈!

    謝莫言知道現在這種情況他們只是來探察地形而已,整個館內至少有二十部監視器,有十部是針孔,三部經過特殊處理的監視器二十四小時對著那把劍。劍外圍是塊子彈打不破的錐形玻璃罩,這種玻璃罩雖然算不上很耐打,但要在不動聲響中把它弄個窟窿,拿出裡面的劍還是很有難度的!

    就單單這兩點已經很難讓那些普通盜賊下手了,不過謝莫言認為既然那些盜賊來了,應該不會只有那麼兩下子。

    讓謝莫言感到意外的是,一個熟悉的身影竟然出現在這裡,那個叫『慕容香』的白衣美女,只是現在他穿著一件粉紅色的外套,鬆散的白色休閒褲,顯得更有另一番美。她怎麼會在這裡?謝莫言疑惑道。

    猛然想起那天晚上她攔截自己的時候。如果沒猜錯的話,她應該也是和左峰霍宗他們一樣是個特工!呵呵,現在挑選特工怎麼都把眼光轉到那些年輕人身上了!不過事情似乎越來越有趣了。

    展覽會在四個小時後結束了,隨著人潮的湧動,博物館漸漸空曠了許多,但這個時候有趣的事才真正開始。

    「你們兩個現在要盯緊了,無論如何都要把軒轅劍看好!晚上來參觀的人中一定有些心懷不軌的人!你們要給我注意一下!」慕容香不動聲色地說道。

    「唔……」不輕不重的回應了一聲,霍宗和左峰很懷疑上級為什麼要把自己兩人交給這個黃毛丫頭管,左峰和霍宗在自己家族中都是年輕一輩的佼佼者,什麼時候服過人,更別說被個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女孩,雖然她張得確實很漂亮!

    不過想歸想,兩人還是很配合地進行檢查工作,不過在慕容香的心中卻想著一個人影,一個黑色的人影。她還清楚地記得那個黑影飄忽不定的身形,深不可測的修為,他到底是誰?自己從小到大什麼時候被一個男孩輕薄過,可那個『無影』竟然……想起他在自己耳邊戲謔的話語,如果不是夜色關係的話,慕容香臉紅的情景一定會被他看到。

    今晚會來麼?自己攔得住他麼?

    夜色越來越暗了,像鉤子似的彎月已經升到最高點,空氣也俞加冰冷。霍宗和左峰有股一股不祥的預感,看了看離自己不遠的軒轅劍,搖了搖頭,謹慎地感應著四周。

    『砰!』的一聲槍響劃破夜的寧靜,一顆子彈穿破窗戶準確無誤地打在保護軒轅劍外的鋼化玻璃上,子彈的威力是眾所周知的,即使是鋼化玻璃還是擋不住子彈的衝擊力,雖然沒穿透,卻也已經龜裂。

    又是一陣槍響,軒轅劍三米開外的紅外線防報器像掉在地上的雞蛋被打爛。

    霍宗和左峰不約而同地轉向子彈射來的方向,沒有多說一句話,兩人風一般地衝了出去。

    「在對面大廈的十五層!你上,我下!」左峰邊跑邊說道。霍宗冷冷地點了點頭,沒回話,兩人合作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對於他們來說有時候一句話就能表達很多東西。

    然而就在他們跑到對面大廈的時候,一個身影已經神不知鬼不覺地進來了,如果仔細看的話,可以現他正是謝莫言觀察到的那個用槍好手!

    非常小心地走到軒轅劍前三米處停下,套上一副黑色手套。一拳將已經龜裂的鋼化玻璃打碎,而手套內的手掌卻一點都沒有受傷,甚至連磨損的痕跡都沒有,看來這副手套不簡單。

    正當他要過去拿劍時,軒轅劍台下一陣下陷,在他楞的瞬間,劍已沒入地下,確切底下被人挖空,寶劍放著的檯面整個陷下去,包括檯面上的軒轅劍。

    「不啊意思!這柄劍我們是拿定了!讓你白跑一趟,真是過意不去啊!哦呵呵……」原本呈放著軒轅劍的台幾下露出兩張一模一樣的臉。如果仔細現可以看出其中一個正是剛剛裝扮成老頭的那個,而另外一個就是幫老頭推椅的那個嫵媚女人。沒想到兩人竟然是同胞姐妹。

    「你!」男子氣憤得不知道該怎麼說,不過此時已經沒時間說話了。正當他要下去追那兩個雙胞胎時。一條黑色長鞭向他襲來,瞳孔猛地一縮,右手閃電般抓住長鞭。這副手套能讓他的雙手的度和力氣增大數十倍,左手不知道從那裡掏出一把微型手槍,抬手就是一槍。

    揮鞭的正是慕容香,紮著馬尾辮,穿著一件紅色外套,配上白色休閒褲,右手持鞭,一副英姿颯爽的模樣。慕容香想扯回長鞭,但她沒意料到對方的手彷彿鐵鉗一樣,猛地灌注全部的內力,順著長鞭想將對方扯住鞭子的手震開,但他竟然一點都沒什麼感覺。

    就在他做出掏槍的那一剎那,慕容香棄鞭就地一滾,險險地躲過一槍。這一切都生在很短的時間裡,不過謝莫言卻是看得心頭彷彿壓著塊大石頭似的,特別是在那個男的掏槍向慕容香射的時候,自己差點就要下去救她了。畢竟都是同學,總不能見死不救吧!幸好她不是自己想像中那麼沒用,知道在危急時刻棄鞭!

    看著右手蜷曲的食指,將佈置在上面的靈力撤回體內,繼續看著下面的打鬥。

    再說霍宗和左峰在他們迅跑到對面大廈那個狙擊槍射擊點,除了看到一個設計非常巧妙的自動射裝置外,連個人影都沒有。兩人在最短時間內做出判斷,遂快往回跑去,現在博物館內除了幾名保安之外就只剩下慕容香一人,危險的感覺襲向兩人心海。

    那個陌生男子向慕容香開槍後,五個保安已經持槍衝了下來,從槍響的那一剎那開始他們就知道出事了,端著槍就衝了下來。不知道是那個男的太厲害還是這些保安太爛,還沒開槍就倒了兩個。

    「槍給我!」慕容香此時的話對那些保安來說有絕對的威懾力。其中一個扔了把過去,慕容香接過來衝著身後便是一槍。不過那個陌生男子已經從被那兩個雙胞胎弄出的大窟窿跳了下去,下面應該是整個博物館的下水道。

    「叫救護車!」話剛說完便緊追著那男子從那洞口跳了下去。就在這時霍宗和左峰也都趕回博物館,地上躺著兩具保安的屍體,另外三個人一邊照顧著被打傷的兩個保安,一邊打電話叫救護車。

    「人呢?」霍宗叫道。

    「不知道,寶劍突然陷入地下,一個男的不知道什麼時候進來……」一個保安語無倫次地說道。

    「ok!你們趕快送他們去醫院,這裡有我們!」霍宗大概知道事情的經過,打斷了那個保安的話道。回頭和左峰點了點頭,霍峰從那個洞口跳下追趕。左峰則衝出門口打了個電話,看樣子應該是要人來支援。

    謝莫言一直隱藏著身影在一邊看著這一切,壞壞地一笑後失去蹤影。

    在一個偏僻的小巷內,下水道蓋突然被頂開,兩條纖細的身影從下面跳上來,緊身的衣褲將她們凹凸有致的身材完美地體現出來。

    「姐姐!劍放你那裡!」那兩個女的其中一個說道,奇怪的是兩個人竟然長得一模一樣,看她們的稱呼想必是對雙胞胎姐妹。

    姐姐接過軒轅劍之後順手套上一個早已準備好的劍套一甩手背在背上。

    「對了姐姐!『槍鬼』他會不會追來?咱們還是分頭走吧!」妹妹說道。

    「嗯!」正當兩人要離去時,一個身影擋在她們面前:「我建議你們最好把東西給我!」

    「你是誰?」妹妹走向前當在姐姐面前道。「憑什麼給你!」

    「我認為你們沒有多少能力保護這玩意,你們應該知道這東西很扎手的!一不小心就會關係到你們腦袋的問題!」能說出這種狂妄自大的話,恐怕也只有謝莫言一人了。

    「哼!我們雙蝶可不是吃素的!」那個妹妹冷然說道,身後抽出一把精鋼軟劍,神情嚴肅地看著謝莫言。但後者卻不顧形象地蹲在那裡笑:「哈哈……雙……雙蝶?排戲啊!還搞個什麼名號出來!而且這麼難聽……真是……太有趣了哈哈……」

    謝莫言大笑著,但卻忘了自己在裡不也是有個『無影盜賊』的稱號,只是這個稱號是別人給予的,他知道的並不是很多。他所關注的只是錢!和那些單子的趣味性。

    那個妹妹樣子的女孩見謝莫言竟然嘲笑自己,怒得揮劍向他襲去,軟劍在中國古代很少有武人會用,古武術傳到現在,軟劍更是極少人會用。謝莫言開始有了一絲興趣。

    軟劍和長鞭不同,殺傷力和變化至少提高數倍,謝莫言不敢掉以輕心,一指將襲來的軟劍彈開,內息一吐,左手『飄鴻掌』憑借強大的靈力襲向對方。

    強大的掌風頓時打亂了持劍女子的劍法,身後傳來一陣叫聲:「妹妹小心!」話音剛落,那個女子左手一麻軟劍掉在地上,緊接身體被一股非常精純的能量封住丹田的內力,像被點**似的身形固定在原地。

    「放了我妹妹!」那個姐姐模樣的女孩叫道。

    「唔……沒想到你們姐妹倆感情還蠻好的!而且……好像長得蠻不錯!」謝莫言左手輕輕抬起那女子的下巴。

    「最好別把我放了,否則我一定會讓你死得很難看!」妹妹羞憤的眼神瞪著謝莫言,彷彿要把謝莫言吃了似的。謝莫言似乎也覺得做得有點過火了,乾咳了一聲說道:「把劍給我!

    現在妹妹在對方手上,那個做姐姐的根本沒有反對的權利!只能乖乖地把劍扔過去。謝莫言接過劍後,突然感覺到從劍身上傳來一股強大的能量從劍柄傳到手上,這股能量不同於內力或者靈力,是種另類的存在,一時間謝莫言竟楞在那裡。

    「喂!該把我妹妹放了吧!」對方的叫聲把陷入呆滯中的謝莫言拉回現實。抬手將手上的女孩體內的靈力收回,那女孩得到自由後第一件事就是拿起地上的劍刺向謝莫言。後者早就防到她有這一招了,一指彈開她的軟劍,這次多加了一分靈力,女孩的手一陣麻失手將劍掉在地上。

    「好拉!你們該幹什麼幹什麼去!這東西我替你們保管!」謝莫言說完便準備離去,但在他沒走兩步身後卻傳來叫喊聲:「站住!」

    「這聲音……好耳熟啊!」謝莫言轉過身,果然不出他所料,正是慕容香,原先那對雙胞胎姐妹早已不知所蹤,溜得真快!不過此時慕容香叫的並非謝莫言,而是另外一個男子,此時正往謝莫言這邊跑來。

    「把劍給我!」冷然一聲吼叫,那男子飛跑來左手沖謝莫言就是一拳,謝莫言可不會這麼聽話,一掌迎了上去。『彭!』的一聲悶響,兩人對了一招。謝莫言身體被強大的勁力沖退了兩步,驚奇地看著眼前的年輕男子。對方卻是整個身子向後飛出數米,倒在慕容香腳下,吐了一口鮮血,眼看是受了重傷。

    剛剛自己用了兩層靈力竟然被他擋住,還能震退自己,看來遇到高手了!謝莫言最清楚自己體內靈力的強大,那是可以比擬炸彈的能量。而對方只是一拳就能抵擋住,這種高手可是謝莫言第一次遇到。

    「謝謝你!」慕容香上前對謝莫言說道,此時的謝莫言是中年商人打扮所以慕容香一時沒有認出來,對於眼前的人來說,如果不是剛剛那一掌,自己追這個人或許還要多費一番周折。

    「不客氣!」謝莫言對著慕容香微微笑道。

    「咦?軒轅劍!」慕容香注意到謝莫言手上拿著的長劍「我是國家安全局的,請把你手上的劍拿過來,這是國家的財產!」

    「哦……那我可不可以借回去欣賞一下,畢竟這種好東西很少出現的!」謝莫言壞懷地笑道,這又是他的性格在做怪!不過他也是想弄清楚這柄劍裡怎麼會有這麼強大的靈力,好奇心趨勢著謝莫言一定要弄清楚這把劍的秘密。

    此時慕容香身後的下水道口上來一個熟悉的身影,正是霍宗!跑到慕容香身後,謹慎地看著謝莫言,當他把眼睛轉到他手上提著的軒轅劍後眼睛閃了一下,輕聲對慕容香道:「怎麼樣?」

    「不行!這把劍明天還要運到其他地區展覽,你不能拿走!」慕容香道「你要怎麼樣才肯把劍還給我?」

    「恩……我要的條件可能會很過分哦!」謝莫言眼中戲謔的成分更加濃了!

    「哼!還是讓我看看你到底有沒有本事和我們談條件吧!」左峰的聲音出現在謝莫言身後,內力運及全身,冰冷的氣息向謝莫言襲來,左手虛指成爪,向謝莫言肩膀襲來。

    謝莫言微微一笑『飄鴻掌』夾帶一絲靈力招呼過去,他對靈力的強大很自信,所以只用了一層左右的實力。兩股強大的能量撞擊在一起,左峰整個人向後退了兩步,心中驚訝對方的棘手,更讓他感到意外的是,對手的內力似乎很奇怪,比內力要精純了許多,而且……似乎沒有在體內做怪,這很不符合常理。

    霍宗驚訝地看著左峰被眼前的中年男子一掌擊退,心中掀起千淘駭浪:好厲害!自己的實力也就和左峰在伯仲之間,沒想到對手一掌就將左峰擊退,看樣子還沒使出全力!慕容香也感到一陣詫異,沒想到對手比自己想像中還要厲害許多!

    「一起上!」霍宗身形一陣模糊,下一刻出現在離謝莫言三米左右的地方。霍家最出名的絕技之『迷蹤步』在霍宗身上完美地體現出來。像這種高層武學即使未到火候,拿出來還是很有份量的。

    左峰傾瀉出全部內力,霎時間以左峰為中心點,三米內的空氣瞬間降低,陣陣陰寒之氣透過皮膚進入骨髓深處,如果是普通人的話早就凍得牙齒抖了,只可惜他遇到的是謝莫言這個怪胎。

    將靈力散佈全身,靈力形成的氣場恰好包住謝莫言全身,將左峰的寒氣抵擋在外,霍宗的身形在迷蹤步的牽引下變得虛幻無章,再加上『迷蹤拳』更是顯得琢磨不定,讓人難以下手!不過在謝莫言看來,還是有著些許破綻!

    飄鴻掌第二重:千重影!瞬間在霍宗面前閃出漫天掌影,看似沒掌都是虛幻的,其實這每一掌都是真的,幾乎都含帶著謝莫言的靈力在內。這就是飄鴻掌第二重的精髓所在。當年師傅留給自己這掌法自己一個月就學全了,而且還修改了其中一部分的掌法,現在使出來顯得更有威力。

    「看鞭!」慕容香甩著她的黑色長鞭襲來,夾帶一股比左峰更加精純的陰寒內力灌注在黑色長鞭內,彷彿一條黑色閃電,冰冷而又有駭人的力量。

    將軒轅劍用力往天上拋去,閃電般虛指一彈,將長鞭彈開。腹背受敵,謝莫言卻應付得輕鬆自在,彷彿是在他做個人表演似的,展開無影術,身形一下子變得模糊不清,根本分辨不出哪個是真身。慕容香三人越打越心驚,要知道三個人聯手的威力就算是自己家主也沒能耐像他這麼輕鬆。額頭隱隱冒出一絲細汗:他到底是什麼人。

    身形一陣模糊,謝莫言一點牆角接力向上一躍,左手抓住軒轅劍,身形神奇般地在空中一滯,鞭影險險地從腳底劃過。

    在他落下來的剎那,謝莫言一掌將左峰和霍宗震開,另一隻手已經將來不及反映的慕容香制住。

    待左峰他們欲再次衝向前時現慕容香已經在謝莫言手中。

    「放了她!」左峰的語氣顯得很冰冷。

    「是不是想起什麼事了?」謝莫言沒有回答左峰,只是把臉湊到慕容香耳邊,說話時**的一屢屢熱氣讓慕容香突然想起那天晚上的情形,心中不由得掀起一片漣漪,感到內力被一股特殊的能量禁錮。此時不正是重複扮演了那天的情形麼?他就是『無影』?可不像啊,那天他的聲音明顯比較細,應該是個年輕人!怎麼會是眼前的中年人,難道現在他的模樣是易過容的?恩!一定是這樣!

    「那日一別,讓我好生掛念!你的體香是我少數喜歡的東西中最喜歡的一樣!」謝莫言調戲般地對著已經有些臉紅的慕容香說道「沒想到咱們再一次相遇竟還是這種情形!」

    「我是兵,你是賊!抓你是我的職責,我勸你還是早點投降!你早晚會被抓住的!」慕容香說道。

    「晤……劍我會還的!你放心吧,我就借一個月,一個月之後我會送還給你的,地點到時候我會通知你!」說完這句話的最後一個字後,謝莫言左腳一點牆壁,身形消失在三人視線。

    「怎麼樣?」左峰和霍宗跑過來關心地問道。雖然他們倆對慕容香有些偏見,但在工作上慕容香確實有高他們一等的能力。

    「還好!」慕容香在謝莫言離開後就感覺身體已經解開禁制,對左峰道「霍宗,把那個人帶回去,要小心點!還有把他的手套拿下來!」說話的聲音顯得有些無力。離去的『無影』似乎突然讓自己感到一種特殊的哀愁,慕容香不知道自己怎麼會有這種感覺,但她隱隱覺得剛才他靠近自己時,心臟跳得好快,真的好塊!自己都能聽到心臟跳動的聲音!

    「你知道那個人是誰麼?」左峰問道。

    「盜賊!三年前剛剛出現的盜賊無影!」慕容香說道。

    「什麼!!他就是無影!那個在盜賊界排行前三的盜賊無影!」霍宗驚訝道。

    「國安局在兩年前就開始注意到這個人了,只可惜每次他做案後都沒有留下任何線索,就連一根毛都沒有,這在整個盜賊界中是已經極少數的存在,否則也不用找咱們這些人來專門調查他了。上次無意中現他盜走一富商收藏的『玉佛』,我和他鬥了一場!」慕容香略微有些沮喪地說道。

    「那他剛剛在你耳邊說了些什麼?」左峰問道。

    「他說軒轅劍他要借去一個月,一個月後,他會把劍還給我們!」慕容香說這句話時臉微微有些不自然。

    「他說的話可信麼?」霍宗懷疑道,「他認識我們麼?怎麼聯繫到你?」

    「是不是真的,到時候就知道,現在咱們還是先回去吧!」左峰攔腰抱起昏迷不醒的陌生男子,說道。一百多斤的人在他手上彷彿沒重量似的。

    中南海。

    「什麼!!!軒轅劍被盜走了!」一個中年男子驚訝道「是誰盜走的?」

    「是『無影』!」電話那頭傳來一陣女孩子的聲音。

    「上次盜走玉佛的那個盜賊無影?」中年男子問道。

    「是的!……不過,他說一個月後會還給我們,不知道是真是假!」

    「哎……你們休息一下吧!這件事我叫a組去辦!」畢竟他們還是孩子啊!

    「不!這件事都是由我來辦的,不抓到無影我不會放棄的!爸爸,請再多給我一點時間!我一定會抓到他的。」對於女兒的請求,中年男子感到一陣欣慰,現在很少有人有這種責任心了!更何況是自己的女兒。

    「嗯!好吧,這件事就由你去辦!其實……無影也沒有做出傷害國家的事,只是這個人是個人才,他不肯被招安的話,實在是種損失啊!」

    「我知道該怎麼做,爸爸!明天還有課,我要睡了!」

    「嗯!那晚安。」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