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變 正文 第四十章 兩個事業部
    邁克的又一個佈局!

    週一上午,江雁落和市場部的三位品類經理開過周例會後,又留下趙芳討論淨妍下一步的推廣計劃。淨妍上市後,江雁落一直不捨得放手,她對淨妍的依戀就如同一位母親對女兒的依戀。可江雁落每天需要處理的事務太多,無法負責淨妍事無鉅細的日常工作。但培育一個新品牌,不僅需要正確的策略,還需要堅定不移地執行。對於這樣緊密的合作,只有她和趙芳能夠做得到。所以江雁落最後決定把淨妍交到洗滌品類經理趙芳的手中,請趙芳同時兼任淨妍的品牌經理。自從淨妍推出後,在品牌管理上,兩人之間的的分工始終是:江雁落負責制訂策略,趙芳負責執行策略。趙芳對於江雁落的安排自然心領神會,對江雁落能力及人品的信任使趙芳極少質疑江雁落的決定。

    「淨妍上市已經一年了,總銷售額還不到六千萬!這個數字與我們預期的目標差得太遠了。」和趙芳討論完淨妍的推廣計劃,江雁落關閉了文件,憂心忡忡地說。

    淨妍令人失望的表現也讓趙芳心情煩亂,但她還是停下正在收拾的文件,安慰江雁落道:「雁落,淨妍是個全新的品牌,洗衣液又是個nighemarket(縫隙市場),在這個市場上,英國品牌——都樂潔已經做了五年,銷售量每年也只有三個億。我想,只要我們根據市場反饋不斷地進行調整,淨妍的銷量一定會增長上去的!這些還不是就像我們以前經歷過的一樣!」

    江雁落聽完趙芳的話,微微笑了一下,她知道趙芳是在鼓勵自己。在過去的幾年裡,她和趙芳就是這樣相互攙扶著一路走來,遇到困難時就相互鼓勵。對於趙芳,江雁落有著自內心的感激,感激趙芳給予自己的無條件的信任與支持。這樣的友誼在職場上是彌足珍貴的。

    「我知道,但寶絲雅搶在我們之前,提前淨妍一年推出的威潔現在年銷售額已經接近兩個億。我擔心如果一年後我們達不到威潔現在的水平,不知道公司會怎麼想,還肯給我們多少時間作調整。趙芳,最近我總是有種不祥的預感,覺得公司很快會對淨妍失去耐心。」江雁落微瞇起眼睛,輕聲向趙芳吐露了近幾週一直壓在她心頭的憂慮。

    「哈,雁落,我看這你就是杞人憂天了!曼潔利這麼大的公司,自進入中國後,還從沒有把一個已經投入市場的品牌再撤出市場的先例。再說,那麼多錢都投進去了,哪兒能說放棄就放棄呢?」趙芳搖著頭下結論道。趙芳覺得今天的江雁落看起來有點兒怪,什麼時候江雁落對她自己這麼沒有信心過?!趙芳伸手拍了拍江雁落的肩膀說:「雁落,我相信你的能力。你想做的事情一定能做成!我看你最近太累了,所以想得就比較多。這幾天早點兒回去休息,你的臉色看起來實在不好!」

    聽了趙芳的話,江雁落也覺得自己過慮了,她開玩笑地對趙芳說:「是,趙經理。您說得對。我明天就把休假申請給您,麻煩您給我簽個字。」

    「行!沒問題。我大筆一揮就讓你回家休兩年。」趙芳比畫了個簽字的動作。

    「趙經理,您這是給我批假呢,還是把我開除了呢?」江雁落笑道,隨後看著趙芳,非常認真地說,「趙芳,謝謝你。」

    「謝我什麼?」趙芳聽了江雁落的話先是一愣,沒等江雁落解釋,馬上就反應過來,說,「其實該說謝謝的是我!如果沒有你,我不會有今天的展。從你身上我學到了很多東西。雖然你年紀比我小,但是,雁落你知道嗎,你一直是我心裡的偶像。是你改變了我的命運,還有我的生活。如果沒有遇到你,也許我還在以前的廠裡朝九晚五地混著日子,還在為家裡的柴米油鹽每天愁呢!」趙芳說著,眼圈開始紅,目光卻極為真誠。

    江雁落拍拍趙芳的手,剛想開口,卻被敲門聲打斷了。江雁落的助理賈斯丁挺著肚子推門進來,對江雁落說:「雁,雷總找你。」

    「好。我知道了,謝謝。」江雁落點頭答應,抬腕看了一眼表,現不知不覺已經是中午十二點半了。忙催著趙芳和就要回家休產假的賈斯丁去吃飯,自己則拿了東西去找雷翰。

    「翰,你找我?」江雁落敲了敲敞開的辦公室門,問雷翰。

    「對,想叫你一起去吃午餐。」雷翰放下手裡的文件,笑著起身,往門口走。

    「哦,我以為有什麼重要的事呢!」江雁落聽說雷翰是叫自己一起去吃飯,心裡暖暖的,微笑著說。

    「吃飯的確是件重要的事!」雷翰開玩笑地回答,隨後徵詢江雁落的意見道,「去你喜歡的een喒5?」

    「好。」江雁落笑著點頭答應。兩個人一起往外走,經過市場部時,江雁落進辦公室放下手裡的東西,拿了包與雷翰一起乘電梯下樓。

    上海已經連續幾天沒有下雨了,今天難得還出了太陽。兩個人穿過馬路,往上海美術館的方向走。快到門口的時候,江雁落忽然把手伸進包裡**索。雷翰以為江雁落在找什麼,卻看見不遠處,一個穿著骯髒衣褲的小男孩,手裡拿著裝了幾枚硬幣的一次**塑料水杯,朝江雁落連蹦帶跳地跑過來。

    「阿姨。」小男孩到了江雁落和雷翰的跟前,抬臉與江雁落打招呼。江雁落把手從背包裡伸出來,手裡抓著幾顆巧克力。

    江雁落把糖放進小男孩張開的小手裡,又笑著俯下身,憐愛了男孩的頭,柔聲叮囑:「路上車多,不要往馬路當中跑,知道嗎?」

    「嗯。」小男孩一邊點頭答應,一邊用牙齒撕咬著包裹在巧克力外面的紙。

    江雁落微笑著直起身,目送小男孩奔向不遠處,倚靠在一個廣告路牌下閉目養神的年輕婦女後,轉過頭找雷翰,卻與雷翰的目光在空中不期而遇。

    雷翰眼眸中流露出的溫柔讓江雁落不知不覺紅了臉,低聲解釋說:「他是個非常懂事可愛的孩子,每天被媽媽帶到這兒乞討。我下班路過,時常遇到他,久而久之就習慣在包裡放上些糖,看到他時,送給他吃。」

    「為什麼不給他錢?」雷翰收回目光,和江雁落一起走進美術館的大門,好奇地問。

    「我覺得他的母親這麼年輕,四肢健全,不應該用孩子做乞討的工具。給她錢只會鼓勵她繼續這麼做。這個孩子那麼小,我不知道乞討的經歷會對他的未來產生怎樣的影響。但我希望如果有一天他回想這段時光,記得的不僅僅是人們拒絕他時冷漠的目光,或者是帶著憐憫和施捨高高在上地拋進小碗裡的硬幣,我希望他還可以記得有些人自內心地喜歡他。乞討對於他並不可恥,應該感到羞恥的是他的母親。」

    聽了江雁落的這番話,望著正走入電梯的那個嬌小纖細的背影,雷翰心裡再次湧動起一股難以抑制的柔情。在與江雁落相處的這些年裡,她的聰慧、恬靜、善良、沉穩、理智以及偶爾顯露的心機,甚至動用心機後忐忑不安的眼神都會讓雷翰不由自主地萌出憐愛,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變得越來越難以讓他把握。

    因為是晴天,餐廳外面的桌子早早坐滿了人,雷翰和江雁落只得在裡面挑了張靠露台的桌子坐下來。兩個人各自要了份色拉,又點了主菜後,雷翰把菜單遞回給侍者後,告訴江雁落:「邁克和琳達下午到公司來。」

    「邁克和琳達?他們在上海?」邁克和琳達的突然造訪讓江雁落感到意外。以前,邁克每次過來,包括江雁落在內的經理們都會提前得到通知。

    「下午兩點半到機場,趕到公司要四點左右了。」雷翰回答說。

    「他們這次過來有什麼特殊原因嗎?」江雁落看著雷翰微蹙的眉頭,輕聲問道。雷翰的手輕觸水杯外壁上下划動,搖了搖頭說:「具體目的我也不確定。但我想可能和人事變動有關。不然琳達不會和他一起跑過來。」

    「人事變動?我們公司內部嗎?」雷翰的推測讓江雁落更加奇怪了。雷翰等侍者把礦泉水倒進他的杯子裡,拿起來喝了一口,又放回到桌上:「去年計劃進入中國市場的護膚品品牌ZIya(姿雅)不是被推遲了嗎?」江雁落點點頭,ZIya進入中國的前期調查和策略研究她也有參與,所以對最後的結論也一清二楚:「ZIya屬於semiQse1egtive品牌,在國外的銷售以專賣店為主,進入賣場銷售並不適合。」

    「是呀,依靠我們已經建立的銷售渠道推廣這個品牌肯定不行。」雷翰點頭承認。

    「這和邁克他們此行有什麼關係呢?」江雁落不明白雷翰怎麼忽然把話題扯到ZIya上去了。

    「我也說不好,只是覺得可能和ZIya進入中國的計劃有關。」雷翰模稜兩可地回答,「一切等到了下午就見分曉了!」

    江雁落望著坐在對面的雷翰沒再追問。對雷翰的瞭解讓江雁落相信,雷翰一定已經聽到了什麼風聲,但此時還不想說。

    吃好午餐,江雁落回到辦公室繼續工作。快下班時,桌上的電話響了起來。

    「喂,我是江雁落。」江雁落的目光仍停留在眼前的電腦屏幕上,伸手按下免提。

    「雁,」江雁落聽出是雷翰助理迪娜的聲音。「我是迪娜。邁克晚上請大家吃飯。地點定在蘇浙匯。翰讓我告訴你,晚上七點他開車送所有人過去。」

    「好的。我知道了,謝謝。」江雁落按回免提,想起中午和雷翰的談話,忍不住猜測:邁克會在吃飯時公佈什麼出人意料的消息嗎?

    上車時,除了雷翰,江雁落還見到了邁克和琳達。

    「嗨,邁克。嗨,琳達。」江雁落坐到雷翰身邊的副駕駛座上,扭頭笑著和坐在後座的兩個人打了招呼。

    「嗨,雁。」與江雁落打過招呼後,邁克笑著問江雁落,「一切都好嗎?」

    「很好,謝謝。」江雁落禮貌客氣地回答,把頭轉了回來。眼光掃過雷翰,現他的表情非常嚴肅,神情若有所思。,大家都很安靜。只有琳達和邁克偶爾聊上兩句無關緊要的話。

    「要不要去接穆懷?」琳達忽然問雷翰。穆懷?江雁落本來還在想為什麼沒看到公司裡的其他部門經理們,卻忽然聽到穆懷這個似曾相識的名字。穆懷?這個名字自己在哪裡聽過嗎?江雁落努力地想了想,仍一無所獲。

    「迪娜打過電話,他說自己從酒店直接過去。」雷翰聲音平靜地說。

    到了蘇浙匯,大家跟著領位員往裡走。「嗨,懷。」還沒到預定的檯子前,邁克先熱情地打起招呼。一個背對大家而坐的高大男人轉過臉,看到邁克,笑著起身。

    望著站起身的男人,江雁落一驚,想:這個世界真小!

    男人先和邁克握了手,然後轉向雷翰,伸手用力地拍了一下雷翰的肩膀,開心地說:「翰,沒想到吧!我們在上海見面了。為了給你和歸宛一個驚喜,我昨天到了以後都沒敢和你們聯繫。哈哈……」

    「歸宛要知道你來了,一定非常高興!至於我嘛,我倒不期待什麼驚喜,只要不是驚恐就好了。」見到穆懷,雷翰似乎也很高興,一掃車上的**郁開起玩笑來。

    雷翰說話時,江雁落注意到他垂在下面的左手握了一下拳頭。雷翰這個微小的動作除了江雁落沒有人注意到。江雁落知道,雷翰在壓抑自己情緒的時候就會做這個習慣**的動作。

    「嗨,琳達。」和雷翰寒暄後,男人握住琳達伸過來的手。

    「我來介紹一下,這是江雁落,品牌展總監。」琳達收回手,反身指著站在最後面的江雁落說。

    「是你?」男人看到江雁落後也是一驚,隨後笑起來,露出白瓷般潔白整齊的牙齒,感歎道,「這個世界可真小!」

    「是呀,」江雁落微笑著伸出手,自我介紹說,「我是江雁落,同事都叫我雁。」

    「你好。我是穆懷,叫我懷。」穆懷伸出溫暖厚實的大手握住江雁落纖細柔軟的小手。與雷翰修長細緻的手不同,穆懷的手粗糙而乾燥。被穆懷握著,江雁落甚至能感覺到他手掌前端堅硬的老繭。

    「怎麼,你們認識?」琳達忍不住先開口問道。

    「對,我們見過面。不過剛剛才知道彼此的姓名。」穆懷先和大家打了個啞謎,等所有人落座後,才介紹起他和江雁落在機場的偶遇。

    江雁落和琳達兩人商量著替大家點了菜。等侍者離開後,琳達為江雁落揭開了謎底:「公司已經決定在中國成立日化產品和非日化產品兩個事業部,日化產品事業部負責曼潔利目前在中國市場銷售的所有日化線產品的業務,而非日化產品事業部則負責之外的其他品牌在中國市場的經營和上市。翰擔任日化產品事業部總經理,懷被任命為非日化產品事業部的總經理。」

    聽完琳達的話,江雁落猛然記起:穆懷,不就是彼得在為曼潔利中國挑選總經理時考慮過的另一個人選嗎?!她下意識地掃了一眼雷翰。雷翰也正望著她,微微點了點頭,臉上的表情很平靜。對雷翰的瞭解讓江雁落相信雷翰職業展的下一個目標應該是進入曼潔利亞太總部,並有朝一日取代邁克成為曼潔利亞太總裁。在穆懷到來之前,這似乎也是個順利成章的展。然而,穆懷出現了!這是否意味著雷翰在通往曼潔利亞太總裁的道路上多了一個競爭對手呢?!邁克這樣的安排究竟是業務展的需要,還是他的又一個人事佈局?江雁落思考著,將目光投向邁克,現他正低頭和坐在身邊的穆懷低聲說話。隔著桌子,江雁落聽不太清他們說的是什麼,但從兩個人的表情看,他們似乎聊得很投機。

    菜一道道被端上了飯桌。邁克端起手裡的酒杯對大家說:「讓我們先歡迎穆懷加入曼潔利中國。希望他能為曼潔利在中國市場的快增長注入新的活力!」江雁落和其他人一起端起酒杯,相互碰了一下,放到唇邊,小酌了一口,目光望向雷翰。雷翰剛好喝過酒,放下杯子。他臉上帶著微笑,目光看起來非常平和。但架在桌邊微微握成拳頭的左手卻沒有逃過江雁落的眼睛,感知到雷翰被壓抑的情緒,江雁落心裡泛起一絲惆悵和心痛。

    「雁,你負責過ZIya在中國的市場調查,約個時間,把整個調查結果幫懷作個介紹吧。」邁克把手裡的酒杯放到桌上後,對江雁落說。

    「好的。已經決定ZIya在中國上市了嗎?」江雁落忽然回想起雷翰中午也和自己提到過ZIya的事情,更確認雷翰在邁克到來之前就已經從其他途徑聽到了風聲。

    「還沒最終決定。」邁克一邊回答江雁落的話,一邊伸手拍了拍穆懷的肩膀說,「這個決定我就等你來拿了。」從邁克的舉動看,他對穆懷似乎有著極高的信任和期望。

    這頓飯,每個人都吃得各懷心事,表面上看起來卻又興致高昂。飯後,所有人都上了雷翰的車。雷翰先送邁克、琳達和穆懷回到酒店。在大門口,大家簡單道了個別後,雷翰開車帶著江雁落駛離了飯店。

    望著雷翰的車離去,琳達隨邁克與穆懷一起走進酒店。回想雷翰下午在得知曼潔利中國將生的組織變化後不動聲色的反應,琳達先是有些詫異,之後又不得不佩服雷翰的鎮靜。在琳達的眼裡,雷翰與邁克在很多地方有著相似之處,比如他們出常人的成府與定力,以及讓人難以揣摩的心思。琳達曾經一度認為邁克會把雷翰作為他未來的接班人,但琳達的推測又一次生了失誤。

    坐在雷翰的車上,江雁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應該出言安慰?她不忍心看到雷翰刻意掩飾的失落。「翰……」江雁落伸出手輕輕搭在雷翰握著方向盤的右前臂上,卻忽然語塞,不知道該如何繼續。江雁落很沮喪地責怪自己:這麼多年了,為什麼安慰人的能力始終沒有提高!

    雷翰伸出左手,輕輕拍了拍江雁落的手背,說:「到外灘走走。」

    「好。」江雁落輕聲答應。夏日夜晚的外灘被燈火點綴得格外妖嬈美麗。三三兩兩的情侶依偎著漫步在江邊。**浦江兩岸霓虹點點。一側是古老雄偉的石頭建築,大多數被銀行佔據,夜晚也掩蓋不住得天獨厚的威儀;一側是正在施工的高樓,黑壓壓地連成片。行駛於江上的輪船偶爾拉響一兩聲汽笛,打破夜晚難得的恬靜。

    江雁落並肩走在雷翰的裡側,根本無心欣賞眼前的景致。她一直等待雷翰說話,雷翰卻遲遲沒有開口。江雁落把背包從肩上拉下來,拎在手裡,柔聲道:「我很抱歉。」

    「抱歉什麼?」雷翰突然停住腳步,看著江雁落問。雷翰的反問出乎江雁落的意料,一時不知如何回答。雷翰踱到石欄邊,江雁落跟在他的身後一起走過去。面對江面,雷翰停頓了一會兒後,才繼續說:「你是不是覺得穆懷被任命為非日化產品事業部總經理對我是個打擊?」

    江雁落的心思被雷翰說中,遲疑了一下,輕聲問道:「不是嗎?」

    「哼。」雷翰輕笑了一聲,說,「剛剛聽到消息的時候,我的確感到過失望。不過,現在我想明白了:如果我是邁克,我也會這麼做。記得我曾對你說過:職場就像叢林,只有強者才能生存下去。優勝劣汰也是選拔人才的手段。邁克需要的是一個可以讓他更強大的後盾,能擔當此任的必定是角逐中的勝利者。雁落,如果你希望幫助我,就和我一起努力在競爭中勝出。自哀自憐不會給我們帶來勝利,只會消磨我們的鬥志,而我需要你的信心!」

    隔岸的燈火映在雷翰的臉上,雖然他的眼中跳動的是堅定的自信,江雁落卻感到心悸和傷感:一個你信任的老闆卻成為策劃一場可能最終踢你出局的競賽的預謀者,這樣的職場是不是太殘酷?江雁落不敢想:有一天,同樣的一幕會不會也在她與雷翰之間上演?如果真有這麼一天,江雁落想問雷翰,他可否會有猶豫?可否會心存不忍?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