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變 正文 第二十六章 剽竊
    做得好,不如匯報得好!

    轉過天的週二下午,玫瑰安排江雁落、趙芳和安妮掉換座位。因為費奧娜沒有接受希茜莉,所以她仍留在原來的位子。

    江雁落將整理好的物品從原來的桌子上移到辦公區另一側的桌子上,希茜莉走過來幫忙。江雁落說了聲:「謝謝。」一抬頭,看見希茜莉紅紅的眼圈。江雁落忙放下手裡的東西,伸出雙手拉住希茜莉的兩臂,安慰說:「別難過,我們大家還在一個辦公區裡。其實和以前也沒太大的變化,不是嗎?」

    希茜莉點了點頭,眼淚卻止不住流下來,輕聲說:「我是不是做得不好?」

    江雁落從桌上的紙巾盒裡抽出兩張紙巾遞給希茜莉,用肯定的語氣說:「當然不是。費奧娜剛到公司,她不會憑一次談話就斷定你的工作表現。你的工作情況我最瞭解,我可以告訴你,你做得很好。我想南茜這樣安排,應該是有更重要或更適合你的位子等著你。」

    希茜莉快用紙巾抹了抹眼睛,小聲問道:「真的?」

    「嗯。」江雁落肯定地點了點頭。「南茜跟我說,她這兩天會直接找你談的,放心吧!」

    「嗯。」聽了江雁落的話,希茜莉覺得安心多了,她把紙巾丟進旁邊的紙簍裡,轉過身幫江雁落搬東西。

    看著希茜莉的背影,江雁落心裡也一陣傷心:希茜莉是她招進渠道推廣部的,在感情上江雁落有著一種母雞護小雞的責任感。所以今早一聽說希茜莉不會一起轉到安潔的團隊,江雁落顧不上越級匯報的風險,直接找了南茜:「希茜莉在進入公司後,表現一直很好。她學習能力強,溝通能力也很強,是不是可以考慮把她也劃進安潔呢?」

    「希茜莉的工作表現是不錯,這一點我知道。但費奧娜是安潔的品牌經理,所以在人事安排上,我們還是要尊重她的意見。」南茜直截了當地拒絕說。「不過,」在江雁落還沒開口前,南茜又補充道,「對希茜莉我已經另有安排,這一兩天就會找她談話。好的員工我們是要留住的。」從南茜這裡得到了保證,江雁落才算放下心來。

    江雁落、趙芳和安妮三個人從辦公區的一頭搬到了另一頭。原來分散坐的三個人現在坐進了一個由四張桌子組成的工作台,背後是安潔品牌經費奧娜的小隔間。江雁落是第一個挪過來的,她特意選了一個靠過道的「不利位置」,示意安妮和趙芳坐到靠裡面的位子上。

    趙芳搬了東西過來,對江雁落說:「我不坐裡面,我和你坐對面。」

    江雁落笑笑說:「好,隨你。」

    安妮也把東西搬到江雁落左手邊的座位上,說:「我和你坐一邊。」

    江雁落對她笑笑,點點頭。雖然從推廣部經理變成了助理品牌經理讓江雁落心裡多少有點兒失落,但身邊同事的支持與信賴卻給了她莫大的安慰。

    希茜莉被安排到了還缺人手的奧白品牌團隊。奧白是曼潔利最早引入中國的品牌之一,目前在競爭激烈的洗衣粉市場上佔據了34%的份額,是國內市場佔有率最高的洗衣粉品牌。雖然近幾年來由於競爭的原因,奧白的利潤持續下滑,但因為銷量大,奧白為曼潔利的現金流作出了巨大的貢獻。任奧白品牌經理的姚珊迪是個精明強悍的女人,人比較傲慢,嘴上不饒人,眼睛裡不揉沙子。被分到珊迪的團隊去工作,讓希茜莉有點兒擔心。她覺得珊迪不如江雁落講道理,容易相處。「別擔心,以你的工作能力,到哪裡都不會有問題的。珊迪的工作能力強,經驗豐富,你跟在她身邊也是一個難得的學習機會。」江雁落輕輕拍了拍來找自己訴苦的希茜莉的肩膀說。

    其實,江雁落這幾天也是這麼鼓勵自己的。經過反省,江雁落覺得:如果自己換作是南茜,也不會任命缺乏經驗的人做這麼重要的職位。跟在富有經驗的費奧娜身後學習,江雁落相信自己一定會取得更大的進步!

    由雷翰動的這場翻天覆地的變革改變了江雁落的命運,也撼動了整個曼潔利中國。這段時間聽到的抱怨很多,也生了不少主動辭職的事件。雷翰聽完了銷售部、市場部和人力資源部的匯報後,鎮定地說:「生這樣的情況很正常。一方面,各級經理要主動同有辭職意向的員工溝通,盡可能挽留優秀員工;另一方面,我們要加快調整的度。所有調整必須在本月底結束。此外,」雷翰停下來,環顧四周,確定大家都在等他的下文,便繼續說:「請安排各級經理在一周內完成其直接下屬的崗位描述,把每個人的職責都規範清楚,避免出現職責不清的情況。這樣做,也可以幫助穩定和激勵員工。下個月,調整全部結束後,各級經理開始和直屬下級一起制訂新的業績目標和接下來一個月的具體工作計劃,要在兩周內完成。完不成的,和上級經理協調,適當放寬時間。」聽完雷翰的話,大家都點同意。有了明確的指令,做起事來就有了方向。

    會議結束,雷翰一邊收拾桌上的東西,一邊想:下周要安排飛一次亞太總部了。雖然自己每週一次和邁克開電話會議,但當面匯報還是比講電話更容易說清楚。在這個關鍵時刻,只有保持溝通上的及時和順暢,才能幫助自己贏取亞太最強有力的支持,而不讓反對這場變革的人鑽了空子。

    費奧娜與江雁落她們見過面後,又隔了兩天才正式到曼潔利上班。一到公司,費奧娜先按照南茜的指示,為江雁落、趙芳和安妮分別寫了半頁紙的崗位描述。之後,從十點鐘開始,費奧娜就佔住小會議室與三個人展開一對一談話。中午一點半,奧白品牌經理珊迪吃過午飯回來,再次派希茜莉去會議室是否空出來,可以讓她的部門進去開會了?希茜莉回來匯報說:「費奧娜還在用呢!」珊迪心裡不滿:有沒有搞錯,以為自己是誰呀,是南茜親自找來的又怎麼樣,會議室又不是你一個部門的!

    最後一個進去和費奧娜談話的是趙芳。此時,趙芳坐在小會議室裡已經餓得飢腸轆轆,憋得頭昏腦漲。坐在她對面,從早晨到中午連續講了三個多小時的費奧娜仍然口若懸河。盯著費奧娜一張一合的嘴,趙芳心中感歎:費奧娜的口才真好。一張半頁a4紙的職責描述,居然被她演繹成一個多小時的演講!

    又過了一個星期,安潔四人台空著的位置坐進了一位新同事——董靜。董靜由費奧娜推薦,是費奧娜在上一家公司的同事。大家在談論這件事的時候,都笑著在後面加上一句:「噢,舉賢不避親嘛。」這之後,辦公室裡又有小道消息傳出,說:「費奧娜和南茜也沾親帶故。費奧娜是南茜的一個遠房表妹。」

    「費奧娜、南茜還有董靜都是台灣人哦。」安妮在吃午飯時把聽到的小道消息講給江雁落和趙芳。

    「真的?!哎,安妮,這種話還是不要傳,免得傳錯了給自己惹麻煩。」趙芳好心提醒安妮。

    「嗯,我沒跟別人說,就告訴你們兩個了。」安妮忙給自己辯解。

    江雁落只是聽著,從頭到尾都沒有**話,在經歷了傑茜和賈梅的事件後,江雁落對辦公室內私下傳遞的小道消息變得更加反感。

    週一,所有人一到公司,費奧娜便召集大家開會。因為小會議室被珊迪提前預定了,安潔的團隊移到樓下一個培訓室裡。

    「今天,我召集大家來,是為了一起討論安潔下一步的展計劃。」費奧娜坐在方形會議桌的主席位置,背對白板,面向大家開始言。「安潔品牌在中國上市已經一年了,目前展的度很緩慢。我來之前,雷總……」費奧娜在提到雷翰時,特意加重了語氣,「和南茜都找我談過,對我們團隊寄予了厚望。雷總說,」費奧娜再次提到雷翰,不知道的人會以為雷翰才是她的直接經理,「安潔下一步的主要目標是加大品牌的滲透率,增長是我們的目標,而不是利潤。」費奧娜左右掃了眼,繼續道,「我們今天就頭腦風暴一下,看看如何才能讓安潔快增長。安妮,你先說。」

    費奧娜站起來,拉了拉白色襯衣的下擺,襯衣最上面的兩粒扣子敞開著,露出圓潤**的**和閃閃光的鑽石項鏈。她走到白板前,拿起一支馬克筆,先點了安妮的名。

    安妮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被費奧娜叫起來先言,馬上六神無主起來。她對安潔還不熟悉,根本說不出方案!於是,安妮習慣扭頭看坐在最外面的江雁落。費奧娜見安妮向江雁落求救,心裡極不快。在來曼潔利之前,南茜告訴費奧娜,她可以自由選擇安潔品牌團隊的成員,但江雁落除外。因為江雁落這個助理品牌經理的職位是由總經理雷翰批准的。南茜和費奧娜談話時,無意中還提到雷翰最初曾建議由江雁落擔任安潔品牌經理。這些消息令費奧娜不由自主地起了戒備心,特別是得知江雁落曾經做過雷翰的助理後,潛意識裡總覺得江雁落對安潔品牌經理的職位虎視眈眈,而且還佔了「人和」的先機!

    費奧娜保持著面上的平靜,提醒安妮道:「不要看別人,直接說你自己的意見就可以了。我們在頭腦風暴,無所謂對錯。」

    聽了費奧娜的話,安妮趕忙把頭轉回來,支支吾吾地說:「我,我還沒想好。」

    費奧娜嘴角的線條帶動黑色的痦子一起向下拉,她轉向江雁落道:「小江,那麼你先說吧。」

    江雁落略微沉吟了會兒,慢慢開口道:「我想在我們討論如何提高滲透率之前,是否可以先瞭解一下究竟是誰在購買家庭衣物消毒劑;他們為什麼購買;其中有多少人在購買安潔的競爭品牌?這些人為什麼沒有選擇安潔而選擇了其他品牌?還有……」

    沒等江雁落把盤旋在腦海裡的所有疑問說完,費奧娜打斷了她:「這些市場調查在安潔進中國前就作過了,最近也剛結束了一次新的市場調查。」費奧娜說到這裡,轉向董靜:「董靜,你給大家介紹一下吧。」

    其實,費奧娜在被曼潔利聘用後,還沒到公司,南茜就把許多關於安潔的資料交給了她。本來其中絕大部分的文件費奧娜應該拿出來和團隊裡所有的人共享,但費奧娜沒有這麼做。她知道:在公司裡,誰掌握了更多的信息,誰就掌握了言權和主動。所以,費奧娜只把資料轉給了董靜,想幫助董靜先在團隊裡建立起威信。

    「購買家庭衣物消毒劑的主體消費群是居住在大城市裡的高收入家庭的女**。她們年齡偏輕,在二十五歲到三十五歲之間,大部分受過高等教育。嗯哼……」董靜清了清嗓子,繼續說,「她們購買家庭衣物消毒劑的主要動機是因為她們非常關注安全和衛生,比如她們中的大多數人都不會把內衣和外衣混在一起洗,洗內衣的時候都會加入消毒劑……我們的產品是所有品牌中價格最高的,比寶絲雅旗下的麗安坊每升還要高出6元。而麗安坊無論從廣告投放,還是終端支持上都比安潔更強……」董靜繼續有條不紊地介紹著。

    費奧娜回到座位上坐下,左右看看,現包括江雁落在內的所有人都在聚精會神地聽董靜介紹。一向語拙的安妮臉上露出羨慕的表情,趙芳也一邊聽,一邊記錄著。費奧娜的刻意安排讓董靜在江雁落一干人面前露了臉!

    等董靜介紹完所有相關資料後,費奧娜組織大家開始討論。討論整整持續了一天,結束時,今年的主要推廣計劃已經有了雛形。費奧娜對江雁落說:「小江,你把我們今天討論的計劃做成ppT,明天下班前給我。如果需要什麼相關的背景材料,可以找董靜要。」

    「好的。」江雁落點點頭,在本子上記下費奧娜佈置的工作。

    會議結束後,費奧娜對董靜使了個眼色,示意她留下來。董靜心領神會,放慢了收拾文件和記事簿的度,等江雁落和其他人都出去了,才和費奧娜一起走出會議室,從樓梯下樓。

    「不要把所有的材料都交給江雁落,只把她需要的那部分給她。所有的資料以後都由你來保管,重要的eQmai子郵件)我也會抄送給你,留一個備份。你要妥善保管!」

    董靜明白費奧娜的意思,點點頭說:「我知道,你放心吧。」

    當天會後江雁落加了會兒班,構思好了如何寫ppT報告後,又拉了個資料清單,第二天一早去找董靜。董靜接過清單,看了一遍後,拿起一支筆,在江雁落列出來的文件和資料後面打起鉤:「這個我有,這個我有,這個我有,這個我沒有。」董靜在一個文件後面畫了個叉。江雁落看了一眼,是自己為了增加對安潔及同品類產品情況的瞭解,而要的一份paneL數據報告。董靜說:「雖然這份資料我沒有,但其他資料應該能滿足你寫ppT報告的需要了。」董靜說沒有,江雁落也沒多想。等她收到所有資料後,開始動筆寫起報告來。

    下午五點半左右,江雁落做好報告,從頭到尾反覆又讀了兩遍,確認無誤後,才把文件給費奧娜。費奧娜收到文件,打開一看,不得不承認江雁落做的ppT實在不錯。論點突出,論據充分,語言簡潔,意思明瞭,排版漂亮,配上表格和圖形解釋,看起來一點兒都不乏味。費奧娜檢查過後,只做了一個修改——在頁「安潔Team(團隊)」的署名後加上「phIonasha(費奧娜邵)」,然後等到晚上九點半才給南茜。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