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1939之海狼 決戰大西洋(上) 出訪蘇聯(四)
    當北非德軍裝甲部隊才從沙塵暴的肆虐下那混亂的狀態中清醒過來,正在集結部隊,準備繼續向預設陣地前進的時候,隆美爾派出尋找他們的飛機找到他們了,飛行員在空中觀察到他們後,地面部隊在認出空中的飛機是隆美爾指揮部的飛機後,開始向隆美爾的指揮部報告他們的大致方位和為什麼在這個地方停留的原因,但是他們接到的回電是『繼續加快速度前進,我不希望是什麼東西能擋住你們的去路。』

    當裝甲部隊到達預設陣地後,跟隨裝甲部隊的德國工兵部隊開始在沙漠裡修建工事,為德國坦克和88毫米高炮還有伴隨坦克的擲彈兵部隊開始挖掩蔽工事,並在陣地前布設反坦克雷區。

    當滿載德**事代表團成員的ju-52飛機在塞瓦斯托波爾市機場降落的時候,周天雷透過舷窗看到在機場上歡迎他的黑海艦隊的歡迎隊伍。

    當飛機停穩後,ju-52的舷梯放出來的時候,周天雷步出機艙的時候,站在歡迎隊伍前列的兩個人大步流星的走了上來。領頭的一個人向周天雷行了一個禮,然後開口說:「歡迎您,高特將軍,我是尼古拉。格拉西莫維奇。庫茲涅佐夫,蘇聯蘇聯海軍人民委員和海軍總司令。這位是黑海艦隊司令員奧克佳布裡斯基同志。」隨著跟在周天雷後面的俄語譯員卡什娜小姐的翻譯,周天雷知道了站在自己面前的兩位蘇聯海軍將領的身份。

    奧克佳布裡斯基向周天雷敬禮道:「歡迎您,高特將軍,您是第一位到訪我們黑海艦隊的德國海軍高級將領。歡迎您到黑海艦隊,塞瓦斯托波爾市也熱烈歡迎德國盟友的到來,蘇德友誼萬歲!」

    周天雷說:「我也很榮幸到蘇聯黑海艦隊這支有著光榮歷史傳統的部隊來訪問。貴艦隊作為在沙皇時期建立的海軍艦隊,貴艦隊功勳卓著,特別是在你們對抗國內叛亂力量的時候。現在德蘇兩國作為盟國,我們更應該加強我們兩**隊的聯繫和發展。」說完後周天雷也將自己的隨從向庫茲涅佐夫和科扎諾夫做了介紹,並在奧克佳布裡斯基的陪同下檢閱了蘇聯黑海艦隊的海軍步兵儀仗隊。

    賓主雙方結束了在機場的儀式後,乘上汽車向塞瓦斯托波爾市區飛馳而去。

    在汽車上陪同周天雷而坐的是蘇聯海軍司令庫茲涅佐夫,他轉過頭來問:「請問高特將軍,您現在是打算先去休息還是到哪去參觀?我們接到克里姆林宮的命令是配合你們。」卡什娜小姐把庫茲涅佐夫的話翻譯成了德語給周天雷。

    周天雷說道:「當然是去你們的黑海艦隊去,休息的地方你們早就給我安排好了嘛,還用的著我去操心。」卡什娜小姐連忙將周天雷的說的德語翻譯成俄語給庫茲涅佐夫聽。庫茲涅佐夫在聽完翻譯後轉頭對司機說:「改變方向,去基地。」由於他們所坐的汽車是車隊首車,所以當他們的車在下一個路口改變方向的時候,其它汽車也跟在他們後面改變了方向。

    當汽車開進黑海艦隊基地的時候,一個龐然大物映入了周天雷的眼簾,那就是黑海艦隊的旗艦—『巴黎公社』號戰列艦。

    早就得到德國貴賓即將來基地參觀的消息的蘇聯海軍士兵和軍官已經在軍艦停泊的碼頭上列好了隊。當車隊開進基地大門的時候,他們就發現了。當在車隊後面的卡車上跳下的兩個班的德國海軍陸戰隊員們肩背98k步槍,mp38衝鋒鎗,火力組手持的mg34機槍和50毫米迫擊炮在他們面前威風凜凜出現的時候,在蘇聯水兵隊列裡站著的蘇聯海軍步兵眼裡發出了一種想比試的神情。

    一個蘇聯海軍軍官拉開庫茲涅佐夫所坐車坐位邊的車門,庫茲涅佐夫下車後,然後拉芬趕忙繞到周天雷這一側,打開周天雷所坐側的車門,周天雷下車後,看見『巴黎公社』號戰列艦就停在他面前的碼頭上,這時庫茲涅佐夫和奧克佳布裡斯基轉了過來,他們邀請周天雷一行人去『巴黎公社』號戰列艦去參觀現在蘇聯海軍這最強大的戰列艦,並想聽聽他對這艘戰列艦的改進的想法。

    一行人通過戰列艦的艦側舷梯上了軍艦,『巴黎公社』號戰列艦隨著黑海的波濤上下左右搖晃著,第一次上軍艦的俄語譯員卡什娜小姐覺得喉嚨一陣噁心,連忙跑到『巴黎公社』號戰列艦的舷側,手抓著它的護欄,對著黑海碧藍的海水大吐起來。拉芬見狀連忙跑過去照顧她。庫茲涅佐夫和奧克佳布裡斯基看到此場景後連忙叫陪同他們的『巴黎公社』號戰列艦艦長彼加偌夫海軍上校去拿淡水和乾淨的毛巾,並要他去找懂德語的軍官來。一會幾個蘇聯海軍水兵拎著一桶淡水,拿著雪白的毛巾從『巴黎公社』號戰列艦的一個舷側門出現了。拉芬從蘇聯水兵手中接過一個杯子,舀了一杯淡水為卡什娜小姐漱口,並拿過毛巾為她擦去在嘴角殘留的污物。柔聲的問她現在的感覺好了一些沒有。卡什娜小姐想站起來,但是腿一軟,又倒在拉芬的懷裡。

    周天雷看見後知道卡什娜小姐是不可能繼續了,他要拉芬陪同卡什娜小姐下船去休息。拉芬有些猶豫的說道:「將軍,我是您的副官啊,有責任陪同您啊。」周天雷說道:「叫你陪卡什娜小姐下船就下船,這是命令,你想抗命嗎?我一個人不會有事的。」拉芬見周天雷如此說,也只好扶起卡什娜小姐向舷梯走去。

    這時彼加偌夫海軍上校領過來一個蘇聯海軍少校軍官,他對庫茲涅佐夫和奧克佳布裡斯基說:「司令員同志,這位是米卡基同志,他曾經在德國的軍校留過學,精通德語。他可以做我們的翻譯。」米卡基先向庫茲涅佐夫和奧克佳布裡斯基行了一個軍禮,然後向周天雷行了一個軍禮。幾個人也向他回了軍禮。

    庫茲涅佐夫對周天雷說:「高特將軍,現在翻譯有了,我們就不要浪費時間了,我們參觀這艘軍艦吧!」

    他們首先來到了艦首,周天雷看著艦首那門三聯裝的305毫米大炮說:「現在你們的大炮口徑已經小了,而且艦首只有這一門炮塔,在海戰中火力強度不夠啊!」米卡基將周天雷的話翻譯給幾個蘇聯高級海軍軍官聽了,彼加偌夫海軍上校說:「高特將軍,這是我國在沙皇時期所造的軍艦,它參加過一次世界大戰的。我們想聽聽您對這艘軍艦進行現代化改裝有什麼看法?」

    周天雷說:「根據我們德國海軍在和英國海軍的交戰經驗看,當然這艘軍艦有些固有的毛病已經是很難通過現代化改裝來改進的,我說的你們軍艦上主炮口徑小,數量少就是其中一個。不過這不意味著它不能做其他的改裝。」

    彼加偌夫海軍上校在聽了米卡基的翻譯後問:「高特將軍,那您認為我們這艘元老軍艦可以做什麼樣的現代化改裝呢?」

    周天雷說:「我軍在挪威的作戰就給英國皇家海軍上了一課,告訴他們如果艦隊沒有制空權就沒有制海權。當然我還並不清楚你們的海軍航空兵的狀況,如果和敵人的艦隊在海上交手,是由你們的空軍對海軍艦隊進行支援還是由海軍航空兵來做這件事情呢?如果是前者,那意味著你們的黑海艦隊只有在空軍建立前進機場後艦隊才能到更大的海域進行戰鬥。」

    「所以你們要做的第一個改裝就是在軍艦的甲板上加裝大量的防空火炮,這樣至少在面臨敵軍的轟炸的時候,你們能有比較強的抵抗能力。」

    庫茲涅佐夫轉過頭問彼加偌夫海軍上校:「現在『巴黎公社』號戰列艦上到底有多少門高射武器?」

    彼加偌夫海軍上校輕聲回答道:「我們現在只有2門76毫米高炮、4門47毫米高炮和8挺高射機槍。」

    周天雷說道:「我們德**艦上現在有大量的防空火炮,就拿我們的『沙恩霍斯特』級戰列艦來說它所擁有的防空火炮有7門65倍口徑105mm雙聯高平兩用炮,8座雙聯裝37mm高射炮,另外我命令拆除了它原裝的16門20mm機關炮,改裝了6門6管30毫米的『加特林』機關炮,我們德國海軍為它取的名字叫『密集陣』防空火炮。」

    彼加偌夫海軍上校問道:「『加特林』原理的火炮,你們是怎麼想起來在古董堆裡把它復生的?」

    周天雷笑笑說:「這種炮有它的好處,只是很多人都沒有發現而已。而我們德國海軍發現了它所具有的好處,特別是在對付空中轟炸的時候。」

    庫茲涅佐夫問道:「那貴國海軍能否向我們提供一些樣炮以供我們做試驗。」

    周天雷說:「這個沒有問題,到時我們可以在協議上列出清單。」

    周天雷說:「現在要做的另外一個改裝是你們軍艦的艦炮射擊火控系統,這艘軍艦上我沒有看見艦載雷達,不知道你們防空的時候是怎麼辦的。你們的防空炮火火力強度又不夠大。」

    奧克佳布裡斯基問:「我聽說你們新服役的『俾斯麥』號戰列艦上就裝備有雷達,能否為我們生產貴國的艦載雷達呢?」

    周天雷說:「這個可能比較難,我們的大型軍艦現在都在接受改裝seetakt艦載雷達的現代化改裝。研製生產它的gema公司生產任務排的非常緊,他們除了向我們海軍提供外,也向空軍提供雷達。如果為貴國提供這種雷達,我認為按照他們的生產進度可能要到42年去了,不知道你們是不是能夠等那麼久呢?」

    周天雷心中在想,其實現在德國海軍改裝的雷達是在1943年出現的fumo61hohentwielu1艦載雷達,它由19個真空管組成,在桅桿上有一個1米寬、1.4米長的旋轉天線,探測範圍對艦為20公里,對飛機為40公里。方位分辨率3度,近距離測距精度100米,而且它的顯示裝置十分近似現代的雷達,為了研製這種雷達,德**械部可是花了不少的力氣,不過這種雷達怎麼能提供給蘇聯呢!所以周天雷先說生產任務緊,然後就打算用德國最早的艦載雷達fumo29seetakt到時來應付蘇聯人。

    周天雷說:「不過有了先進的裝備是一回事,有沒有能夠正確使用這些裝備的人,可以發揮出它們的戰鬥力的人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他走到船舷邊,伸出右手在『巴黎公社』號戰列艦的護欄上摸了一把,然後將手攤開,只見在他手上戴著的白手套上赫然可見幾道黑黃的痕跡,可以明顯看的出來那是生蛌瘍K屑。

    周天雷脫下自己右手戴著的白手套,笑著對幾位蘇聯海軍軍官說:「按照你們的水兵保養軍艦的程度看,即使我們德國為你們提供了上述的先進裝備,你們的水兵有沒有能力去運用好它們和保養好它們,我在這裡要打一個大大的問號!」

    隨著米卡基不斷將周天雷的話翻譯成俄語,彼加偌夫海軍上校的臉色在不停的變化,紅了又白,白了又紅。而庫茲涅佐夫和奧克佳布裡斯基則惱怒的看著他。

    「彼加偌夫海軍上校,您能讓這軍艦上的水兵和低級軍官在軍艦上集合嗎?」周天雷轉向彼加偌夫海軍上校對他說道。

    彼加偌夫海軍上校看了看自己的長官,見他們沒有反對的意思,於是要米卡基去通知軍艦上的值勤軍官,要軍艦上的水兵和軍士長和各部門的負責軍官到後甲板集合待命。在米卡基跑步離開後,然後一行人向『巴黎公社』號戰列艦的後甲板走去。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