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動漫穿 連環卷之嘿!!孫子!! 第二章 校車事件
    這次是總會,所以奴良組麾下的妖怪能來的全部來了,大廳顯得有些擁擠,陸生在鯉伴的保護下擠到了首位上,坐到了鯉伴旁邊,鯉伴另一邊是他老爹滑瓢。

    「嘛,這次召集大家來,主要是定一下三代目的人選。」鯉伴開門見山的笑著說道,[搜索最新更新盡在www]

    「二代目,您還這麼強勢為什麼這麼快就要定下三代目呢?」木魚達磨不解的問道,

    「哦呀?強勢嗎?可是最近我總覺得身體有些不太舒服啊,你看我的腰都不太靈活了。」鯉伴說著就坐在原位用僵硬的姿態活動了一下上半身,同時……「吱吱……」喂,這如同生蚺F的鐵門一般的聲音是怎麼回事啊!!

    在場所有妖怪全都滿頭黑線的看著這個不靠譜的二代。

    「呵呵,和大家開個玩笑。」鯉伴俯下身子認真的看著眾人道:「我已經在位這麼多年了,各位不覺得組裡少了許多東西嗎?」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沒有一人說道。

    「呵呵,我家放浪兒子總歸是大了,牛鬼喲,你覺得現在組裡還有當年的朝氣嗎?」這時,滑瓢瞥了一眼牛鬼笑著說道,

    此時的滑瓢留著山羊鬍,嘴邊是唏噓的鬍渣子,額頭上有了些皺紋,但是怎麼看也就是個四五十的人。

    「原來是這樣。」牛鬼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那麼,鯉魚小子有什麼想法嗎?」狒狒一向對鯉伴都是這麼沒大沒小的,不過他有這個資格,不僅是因為他資歷老,更重要的是,狒狒也有著和他身份相匹配的實力。從遠野出來的妖怪沒幾個是簡單人物。

    「我啊,我想讓我家陸生來擔任三代目。」鯉伴按著乖寶寶的陸生的腦袋笑著對眾人說道,

    「什麼?」眾人大驚,

    「二代,恕我直言,這樣做真的合適嗎?少主除了血脈以外,身形和行為方式都和人類一般無二……」木魚達磨沉聲問道,

    陸生也被這樣的質疑消減了自信,低著頭不言語。

    「何況啊,少主還是個孩子啊。說起做起壞事來,有誰比得過我元興寺呢?哈哈。」這時,元興寺也開始大吹大擂了起來,身邊的一些小妖怪也開始奉承他,說起了他的那些「豐功偉績」。

    好吧,這下不用求證了,事實擺在眼前,陸生終於明白了自家百鬼裡也有壞妖怪。於是丟下一句「我才不要當頭領,和這些妖怪在一起,會越來越被人討厭的。」然後就奪門而出了。

    「嘶,真是傷腦筋呢。」鯉伴看著陸生背影,無奈的抓了抓頭髮說道,

    「這孩子還沒準備好呢。」滑瓢吸了一口煙也附和著說道,

    元興寺看著陸生遠去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什麼。

    接下來幾天陸生都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讓周圍的人都覺得很擔心。

    「大叔啊,陸生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很排斥妖怪啊。」鯉伴這天出現在青鳥家裡和他訴苦道,

    「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啊。」青鳥白了他一眼,遞給他一杯水道,「這孩子一直以來都是聽著你們的自吹自擂,以為妖怪全是好人,現在幻想破滅了,自然就排斥了。」

    「什麼叫自吹自擂啊,那些全是我的豐功偉績啊。」鯉伴不爽的辯解道,

    「除了每隔一段時間就和羽衣狐幹一次架,你還幹過什麼?」青鳥毫不留情的吐槽道,「你倒是把滑頭鬼的特質發揮得淋漓盡致,最近電視報道的許多家庭食物失竊的事,那手法,我怎麼看得這麼眼熟啊。」

    看著青鳥鄙視的眼光,鯉伴乾咳了一下,然後就嘿嘿乾笑著。

    「行了,依我看陸生的事你就不要太操心了,該他擔當的時候他自然會有所擔當。」青鳥擺擺手毫不在意的說道,

    「你說得輕巧,這麼算著我就還要當上好幾年啊,我早就想卸去這份擔子了。」鯉伴瞥了一眼青鳥,抱怨的說道,

    「小流氓,我現在嚴重懷疑你把位置傳給陸生是有著不好的企圖。」青鳥轉頭盯著他說道,鯉伴乾笑應付。

    「咦,哥哥,那不是陸生嗎?」這時,從窗邊經過的雛田忽然指著窗外說道,青鳥和鯉伴走過去一看,便發現陸生被鴉天狗提在天上飛著。

    「這孩子沒坐車嗎?」鯉伴疑惑的問道,而青鳥則是想到了什麼,但是兩人都是很快出了門把鴉天狗叫了下來。

    「今天擔心少主沒有回家才打算去看看,沒想到少主居然想走著回家。」鴉天狗半月眼的看著陸生,乙女是前一輛校車,所以早就回家了,就是因為這樣鴉天狗才去找陸生的。

    「臭小子行啊,居然玩起失蹤來了。」鯉伴雖然是責怪話,但是看表情卻是十分讚賞,

    「心情又不好嗎,陸生?」青鳥倒是輕聲問道,

    「嗯……」陸生低著頭說道,

    「算了,大家既然都來了,那今天就留在我們這裡吃飯吧。」雛田這時笑著對眾人說道,

    「我表示毫無意見,哈哈。」鯉伴第一個舉起手說道,

    「你這小流氓從來不會在這件事上有任何意見。」青鳥半月眼吐槽道,

    鴉天狗被無奈的派回去報平安,而鯉伴和陸生就留在了青鳥家裡吃起了飯。

    吃完飯,看了看時間,青鳥裝模作樣的自語道:「奇怪,冰麗怎麼還沒回家。」

    「可能是遇到帥哥了哦。」鯉伴嘻笑著說道,

    「混蛋,別以為我家冰麗隨便什麼人都能入得了眼的。」青鳥瞪了他一眼說道,然後就打開了電視。

    這時,電視上就播放出了校車被襲的事情。陸生大驚之下就立刻丟下碗筷回本部召集兵馬。

    青鳥和鯉伴都是看著他行動而沒有任何動靜,等著他走了之後,青鳥看向鯉伴道:「你覺得他能成功嗎?」

    「大叔是指哪方面呢?」鯉伴閉著左眼笑著問道,

    「不管哪方面。」

    「呵,他可是我奴良鯉伴的兒子啊,大叔你說呢?」鯉伴囂張的說道,

    「又是自吹自擂嗎?算了,我還是去看看吧,畢竟冰麗也在那裡。」青鳥說完,便起身對廚房裡還在洗碗的雛田說道:「雛田,我出去看看冰麗回來沒。」

    「好的,早點回來啊。」雛田的聲音從廚房響起,

    「你要去嗎?」青鳥回頭問著鯉伴道,

    「不用了,我相信陸生。」鯉伴自信的笑道,

    「切,有你哭的時候。」青鳥笑罵了一句,然後便套了一件陰陽師的衣服,鯉伴一看,眼睛一跳驚道:「大叔,不會吧?就是幾隻小妖怪,你用得著這麼正式嗎?」

    「對老夫來說,任何敢於傷害人類的妖怪都是老夫的敵人。」說話間,青鳥便變身成為當年長期被宣傳的最強陰陽師,日向青鳥的老年形象。

    「自吹自擂的人是你才對吧……」鯉伴無語的看著這個裝十三的老頭子。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