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動漫穿 正文 第八章 神樂千鶴來訪
    [最近有個神奇的人說我寫bl,理由是雛菊是青鳥的靈魂分裂的斬魄刀,嫁女兒就是嫁自己;還有一個看嫁女文不爽的,就在各個書評裡鬧騰,反諷怎麼不多送幾個女兒,還說現在嫁女兒,以後就要雛田給青鳥戴綠帽子……

    我想請問這些都是些什麼神奇理論?究竟是怎樣一個構造才能想出如此不可能相等的等式?注意到書評區的書友應該能發現,他們的帖子都被我刪了,而且我還禁了他們一個月的言。我寫什麼書不需要這些有著神奇構造的人來指手畫腳,從一開始我就寫得很清楚,寫我想寫的故事,你的理念和我寫的衝突了,你不爽了,點右上角,好聚好散,對大家都好。[www]

    你要在書評區鬧騰,那我就刪貼禁言,反正我不簽約,我怕啥?光腳不怕穿鞋的,你來幾次我就刪幾次,禁幾次。最後強調一句,我最討厭誰跟我說我寫bl,喜歡bl之類的話,開玩笑都不行!!]

    今天一大早,八神就出門了,青鳥起床之後本來是準備叫他起來一起去修煉的,結果敲了半天門都沒見他出來。青鳥用白眼一看才發現屋裡早就沒有人了,和八神一同不在的,還有青鳥給他買的那把吉他。

    「誒?庵庵出門了哦?」雛菊也是準備來找八神的,結果在青鳥那裡得到了這個回復,

    「放心吧,他那麼大一個大活人你還怕他走丟了嗎?」青鳥安慰著自家女兒,拍拍她的腦袋,然後說道:「別總是一天想著玩,學業也很重要啊。」

    「唔,雅典娜姐姐也在我們學校哦,但是為什麼她就可以很久都不來學校哦?」雛菊頗為羨慕的說道,

    「呃,雅典娜除了學習之外,唱歌也是她的職業啊。」青鳥表示雅典娜的歌聲的確很美,難怪在這裡是一個大歌星,再過幾年,恐怕就是世界級的了吧。

    「那雛菊也要唱歌哦。」雛菊的話讓青鳥抽了抽嘴角,話說自己這個女兒漂亮是漂亮,但是,歌聲卻實在不敢恭維。上次在死神世界青鳥唱過冬日ソ花火後,雛菊也曾唱過,但是效果嘛……咳,你們都懂的……

    「別去想這些雜事了,快去上學去,今天星期一,要給老師一個好印象啊。」青鳥趕緊把女兒趕了出去,他可不想再次聽到那足以殺人的歌聲。

    地鐵站裡,八神背著一把吉他來到一處階梯上坐了下來,輕輕的撥動了幾下琴弦,緩緩的開口唱了起來

    「在黑暗的街角里仰望的夜空中

    星星變成一粒孤獨地閃爍

    將被封閉的感覺放射到空中

    用過去的光芒照耀一切吧

    就這樣一個人消失也不錯

    don『t

    eakmysoulwowtonight

    和乾燥的風擦肩而過

    生蛌漲蛓L心扭倒的塗鴉

    瘦下來的月牙在夜空中漂浮

    被囚禁的永遠限制在那個場合

    黎明被遠遠地逐漸破壞

    在某個地方一個人歎息也不錯

    don『t

    eakmysoulnowtonight

    清冷的雲慢慢流過

    就這樣一個人消失也不錯

    don『t

    eakmysoulwowtonight

    清風落下的諷喻」

    歌曲裡那無盡的孤獨和寂寞從八神的嘴中唱出更加讓人側目,路人走過八神的身邊都不僅停下細細傾聽。

    一曲唱完,八神庵只是靜靜的在階梯上坐著,也沒有再彈唱下一曲的打算,路人也就漸漸的散去了。八神看著遠處急急忙忙上下地鐵的人不知在想什麼,忽然,一聲貓叫傳來。

    八神側頭看去,發現身邊不知什麼時候多了一隻小貓,這隻貓看上去精神不是很好,毛髮也亂糟糟的,這一切都說明了這是一隻流浪貓。

    「你也沒有家嗎?」八神淡淡的看著它緩緩的說道,

    「喵~」貓咪叫得沒有什麼底氣,隨後便蹭了蹭八神的撐在地上的手。

    八神伸過手摸了摸它,小貓瞇著眼睛輕輕的叫了一下。「在這兒等一下。」八神也不管這傢伙聽不聽得懂,直接起身離開了這裡,小貓有些不知所措的看著遠去的八神。

    過了一會兒,八神帶著一小盒牛奶回來了,他把牛奶盒帶開後,緩緩的倒在了身邊的地上,對小貓說道:「吃吧……吃完了就走吧。」八神摸了摸正舔食著牛奶的小貓,語氣頗為傷感的說了一句,然後便背上吉他包離開了地鐵站。

    八神帶著一份惆悵和傷感離開了地鐵站,卻沒有發現在一處角落裡,一位紫長直少女異樣的看著八神離開的背影,喃喃的念道:「原來八神桑也有這樣的一面……」

    八神背著吉他包緩緩的向青鳥家走去,冷俊的臉上不帶任何表情,雙眼冷漠的直視前方。幾下轉角之後,離青鳥家也沒多遠了,忽然八神停了下來,冷冷的說道:「出來!」

    良久,一個動聽的女聲傳了過來,「你應該很早就發現我了吧?庵?」

    轉角處,一個穿著ol制服的性感女性走了出來,八神看清來人後,眼神一凌,卻很好的收住了自己的殺氣,只是清冷的問道:「找我幹什麼?神樂千鶴!」

    千鶴對於八神居然沒有直接和自己動手有些意外,仔細的打量了八神一下,這才發現八神似乎變得比去年更加沉穩了。

    見千鶴沒有說話,八神也沒有什麼動靜,這是他在青鳥那裡學會的,敵不動我不動。

    等千鶴回過神來,看到八神居然還等著她,不由得對八神高看了許多。「庵,你比去年更加讓人難以捉摸了。」千鶴感歎著說道,

    「如果只是這些廢話的話,讓開!」八神皺了皺眉,隨後便徑直從千鶴身邊擦身而過。

    「等等,庵。」千鶴轉身向八神丟出了一張邀請函,八神頭也不回的伸出手接了過來,拿到眼前一看,才發現是kof的邀請函。

    「這屆kof由你主辦嗎?」八神緩緩的問道,

    「沒錯,但是這不是最主要的事情,重要的是,大蛇的封印開始鬆動了,我們三神器必須聯合起來,才能制服大蛇!」千鶴義正言辭的對八神說道,

    看著千鶴的那張認真的臉,八神冷笑了一下,隨後一把火燒掉了邀請函,向前繼續走道:「無聊。」

    「庵,難道你對大蛇要消滅人類的事情無動於衷嗎?」千鶴一個幻影就出現在了八神的身邊,皺眉問道,

    「關我什麼事?kof我會參加,但是只是殺掉草薙京,僅此而已。」八神瞥了千鶴一眼,根本不在乎千鶴說的那些事情。

    「殺掉京?不行!我不能讓你這麼做!如果我們三神器自己起內訌了,那大蛇就跟沒有人可以阻止了!」千鶴緊張的看著八神,她是絕對不會讓八神這麼亂來的。

    「誰阻止我殺掉草薙京,誰就是我敵人!」八神話音落下,便是一道暗拂向千鶴襲去。哧哧作響的蒼藍火焰向千鶴奔去。千鶴趕緊推開,右手聚集起氣重重的向下劃去。是百八活玉響ソ瑟音,暗拂的力量被這一招抵消,千鶴擦了一把汗,對八神嗔道:「庵!你怎麼能突然出手!」

    「哼,沒殺掉你就算留情了。」誰知八神根本不吃她這一套,冷笑了一下,就自顧自的向家裡走去。

    一路上,千鶴就死纏爛打的對八神說教著,還好八神受過青鳥和雛菊的雙重摧殘,心理承受能力已經很好了。對於千鶴,他就當是空氣一般不存在,非常自然的走到門前敲響了房門。

    「八神,一大早的就出去,上哪兒去了?」青鳥打開門看見是八神,便有些無奈的問道,

    「出去散散心。」八神淡淡的回了一句,然後便開始脫鞋子了。

    「呃,這位女士是?」青鳥在八神蹲下之後才看見了他身後的千鶴,便出聲詢問道,

    千鶴在手下的情報中有關於青鳥的一部分資料,所以對青鳥也不吃驚,非常禮貌的鞠躬道:「你好,日向醫生,我叫神樂千鶴,是庵的朋友。」

    「哈?」青鳥有些吃驚的看著她,話說如果千鶴是作遊戲中的那副打扮,青鳥可能還認得出來,但是這麼一副ol打扮,青鳥還真不知道她就是神樂千鶴。

    「哥哥,有客人來了嗎?」雛田遠遠的就聽到了一個女人的聲音,便好奇的走了過來詢問道,

    「呃,好像是八神的朋友。」青鳥心知絕對不可能,不過當著別人的面還是得這麼說,

    「啊?是八神桑的朋友啊?那快請進吧。」雛田捂著嘴小吃驚了一下,然後就熱情的邀請千鶴進來。

    八神對於千鶴說她是自己的朋友一事,很是不爽,冷哼一聲,便回到自己房間去了。

    雛田給千鶴拿了一雙拖鞋,千鶴道謝之後,就隨著青鳥來到了客廳。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