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動漫穿 正文 第八十章 藍染死亡事件
    【一、明天開始要實習上班了,所以有可能中午無法更新,如果明天中午沒有更新的話,請大家不要慌,晚上會連續兩更】【二、吐個槽,寫本章的時候就想到以前看的死神同人,為啥每本書的藍染都會把給桃子的信中,把陰謀者寫成主角?藍染也中二了?】

    當戀次清醒過來時,眼前就出現了讓他著實無語的一幕。

    解釋了老半天終於讓一護相信黑貓就是夜一,夜一就是黑貓的事實。而夜一為了報復一護,所以此刻正抓著他的手望自己的胸部拖著。作為純情小處男的一護臉紅耳赤的收回了手,夜一得意的調戲著他。[搜索最新更新盡在www]

    「看不出來你還真是單純啊。」夜一揶揄的笑著,一護臉都紅到耳朵上了,底氣不足的對夜一吼道:「你是白癡啊,我才17歲,怎麼可能知道那些東西!」夜一笑著湊了上去,嘿嘿笑著道:「哪些東西啊?」一護嘟囔著說不出話來。戀次不由得坐起來,說道:「白癡。」「少囉嗦!」一護回頭就罵道。

    不過當看到是戀次的時候,他還是高興的說道:「戀次?你醒了?」戀次覺得身上還是到處都疼,倒吸了口冷氣後,沉聲道:「嗯,醒了有一會兒了。」夜一嘴角一翹,對戀次說道:「小傢伙挺不賴嘛,居然能夠和白哉小子打這麼久。」戀次有些失落的說道:「那又怎麼樣?還是輸給他了。」夜一笑著走過去,拍著他的肩膀說道:「嘛,也不是太慘。怎麼樣?要不要和我玩玩,幫你去去晦氣?」說著,就靠上了戀次。

    一護滿頭黑線道:「喂!夜一桑,注意節操啊你。」戀次白了一護一眼兒,道:「我可不是你這種雛兒。」然後完全不理一護的咆哮和夜一幽怨的眼神,戀次站了起來,再次牽動了傷口讓他的嘴角咧了一下,道:「好了,我要回去了。」夜一坐在地上說道:「你要去哪兒?剛剛和隊長幹了一架就不怕被抓嗎?何況你身上還有傷。」戀次輕笑了一下,道:「沒事兒,隊長不是個大嘴巴,至於這傷,青鳥一會兒就搞定了。」說完,戀次頭也不回的就走了。就留下一護和夜一大眼對小眼,隨後就是夜一對一護的一系列的教育。

    戀次拖著一身傷來到了四番隊,找到了青鳥。青鳥看著戀次這一身的傷口,還特別掀開了他的衣服仔細看了看,然後拍了拍手道:「沒事兒,都是寫皮外傷,還沒傷到骨頭。」然後笑道:「和白哉對招的感覺如何?」戀次無奈的搖頭道:「完全不是對手。」青鳥帶著戀次來到了病房,然後就開始給他治療,期間,戀次給他講了他的經歷,然後問道:「青鳥,之後我該怎麼辦?」青鳥輕鬆的說道:「之後可能夜一要幫一護完成卍解,你這幾天好好休息,幾天後和一護一起行動,其他的交給我們。」

    「不過說真的,我還真沒想到你會在戰鬥之中學會卍解。」青鳥笑著對戀次說道,戀次苦笑了一下,道:「還是我的錯啊,早一點看清自己,也就不會弄成這個樣子了。」「以前在學院的時候我就跟你說過斬魄刀的特點,誰叫你聽不進去?」青鳥白了他一眼,戀次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一刻鐘不到,戀次身上大大小小的傷都好了,青鳥歎了口氣道:「白哉果然手下留情了,看來他對這件事也猶豫不決啊。」「呃,怎麼說?」戀次活動了一下手腳,疑惑的看向青鳥。

    「如果白哉已經下定決心不管露琪亞,你又怎麼會出現在我這裡?但是如果他下定決心要救露琪亞,現在露琪亞肯定也安全了。所以我才說他處於兩難的境界啊。」青鳥給戀次作了解答,戀次瞭然的點了點頭。青鳥拍了拍他的肩頭道:「安心休息,過幾天去找一護。」戀次應了下來,青鳥也就放心的離開了病房。

    「阿散井君如何?」回到辦公室後,卯之花烈詢問道,青鳥笑道:「沒什麼,都是些輕傷,白哉留了情。」卯之花烈若有所思的說道:「是嗎?」因為戀次的無事,青鳥的心情好了許多,現在也有心情開玩笑。「話說,隊長,因為旅禍的關係,我們四番隊的生意都好了很多啊。」青鳥嘿嘿笑著,卯之花烈無奈道:「難道你還盼著靜靈庭的死神天天都出事不成?」青鳥賊笑道:「隊長,我的意思是說,以後我們看病都要收錢,這樣下去我們四番隊就可以成為靜靈庭的首富了。」卯之花烈失笑的搖了搖頭,然後就不去理他的瘋言瘋語了。

    第二天一早,青鳥和卯之花烈就接到消息,說是五番隊隊長藍染漸k介被刺身亡,屍體被懸在高處,死因是被自己的斬魄刀斬殺的。於是,青鳥和卯之花烈趕緊趕到事發現場,不過這裡似乎剛剛結束了一場戰鬥。冬獅郎下令把桃子跟吉良兩個人都抓了起來,亂菊安慰著桃子,冬獅郎明顯心情不佳。

    青鳥走上去問道:「冬獅郎,發生了什麼事?」冬獅郎抬頭看了他一眼,沉聲道:「一場混戰而已。」然後對亂菊說道:「松本,我們走。」亂菊連忙跟了上去。青鳥聳了聳肩,還好冬獅郎沒把氣撒在自己身上。「青鳥,我們也該走了。」卯之花烈招呼著青鳥,青鳥也趕緊跑了過去,看著擔架上那柄斬魄刀,青鳥覺得真是有點冷幽默。他轉頭問道:「隊長,藍染隊長的屍體如何處置?」卯之花烈嚴肅的說道:「先要回去驗屍,我覺得有些不對勁。」看著她一本正經的對一把刀說驗屍,青鳥都有些不禁想要發笑,不過現在人多,等待會兒人少了再說。

    眾人把藍染的屍體抬回了四番隊,又不停歇的運到了停屍房,然後就只留下了青鳥和卯之花烈兩個人。卯之花烈毫不避諱的開口說道:「青鳥,我總覺得這個屍體有些不對勁,有些,有些……」卯之花烈皺著眉頭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青鳥笑著說道:「不太真實,對嗎?」卯之花烈眼前一亮,道:「對,就是這種不協調。」青鳥走過去,說道:「知道我眼中的東西是什麼嗎?隊長?」卯之花烈臉色變了一下,嚴肅的問道:「什麼意思?」青鳥走過去直接拿起那把刀道:「在我眼中,這是鏡花水月。」

    看著青鳥十分輕鬆的把藍染的屍體提了起來,卯之花烈也確定了至少這絕對不會是藍染的屍體。卯之花烈皺眉道:「這是怎麼回事?」青鳥把斬魄刀放回去後,解釋道:「藍染的斬魄刀鏡花水月並不是如他所說的流水系,而是幻術系。鏡花水月的能力是支配五感,只要觀看過他解放儀式的人都會被其催眠,隊長,想想看,您一定是看過它的解放儀式。」

    卯之花烈回憶都沒有多做一下,點頭道:「嗯,藍染在就職儀式上曾經當著我們所有人的面解放過他的斬魄刀。」隨後又疑惑道:「青鳥你怎麼沒事?」青鳥嘿嘿賊笑道:「那一次他和其他兩位隊長來學院活動,最後他也解放過斬魄刀,不過那個時候正巧我的腿被人踢了一下,所以他解放斬魄刀的時候,我正好勾頭在弄我的腳,嘿嘿。」青鳥隨意說了一個借口,把卯之花烈也弄得哭笑不得。

    「但是,你是怎麼知道這種催眠過程的?」卯之花烈依舊沒有放過青鳥,有一種打破砂鍋問到底的精神。青鳥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然後把白眼的功能說了一下,道:「我也是很好奇斬魄刀的解放是個什麼樣子,所以當時勾下頭後,就用白眼在觀察,發現鏡花水月在散發著一種靈力波動,同時還會影響其他靈體,那個時候我就明白了,藍染有問題。」「那你為什麼之前不跟我說?」卯之花烈用一種很危險的眼神看著他,青鳥訕訕的笑道:「說了你也不信嘛,嘿嘿。」

    卯之花烈白了他一眼,然後就開始和青鳥討論起如何對付藍染了。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