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後 正文 【我的極品男友】3
    牽著JP上了樓,我爸媽都已經睡了——我家住二樓,我就不信我爸媽沒聽見JP在樓下嚎,我猜他們很可能是沒想到發出那種動靜的人就是JP,如果他們知道的話,那就是為了給我保留一絲臉面而沒有出來問怎麼回事,如果他們問,我還真是沒法說。

    當時我已經實在是忍不住了,我必須得跟JP說分手。

    我和JP坐在書房裡,先是都沒有話說,氣氛很沉悶,JP偶爾還在發出一兩聲抽噎,就是這偶爾的抽噎讓我下了決定,我說:JP,通過這兩天的相處,我覺得咱們兩個真的不太合適,我覺得我們還是做回普通朋友比較好,你看呢?

    JP出我意料的平靜,他說:我哪裡不好,你說,我改。我真改!

    我說:不是說你不好,其實我覺得你很好,你人又聰明,又體貼,只是我們真的不太合適。

    JP說:我不覺得我們不合適!我覺得我們很合適!我們就是天生的一對!(語氣很激動)不然你和胖子(另一版主)離那麼近你們為什麼沒在一起?為什麼是我們在一起了?

    我:我說的是咱倆,關胖子什麼事?離我近的人多了,難道每個離我近的人我都要和他們談戀愛不成?

    JP:不!我不分手!親愛的你不能這麼對我!我不能沒有你BALABALA……

    接著,JP噗通一聲跪在地上就開始哭!當時我爸媽就在隔壁房間!他哭得那麼大聲!

    我當時根本就不能看見他哭了!我已經不行了!我當即便抓起他剛脫下的外套去堵他的嘴!這一動手,他哭得更厲害更大聲了!我二話不說又揮過去一耳光。JP也真怪,好說好商量哄他不哭,就不行,一耳光甩過去,立馬消停了。然後就那樣看著我,那眼神怎麼形容呢,悲痛欲絕,脆弱無助,委屈無奈……

    我說:JP你知不知道我最煩你什麼?

    JP說:我知道,你最煩我哭。

    他知道!T啊!他知道啊啊啊啊啊!!!!!!

    我說:你知道你為什麼還總哭?我爸媽就在隔壁!你是不是想把所有人都吵起來,讓所有人都知道我虐待你?

    JP說:不!親愛的你千萬別這麼說!你沒有虐待我!你對我好!我知道你對我是最好的!你是恨鐵不成鋼才會罵我,其實我知道你是愛我的BALABALA……

    我還恨鐵不成鋼??這都什麼詞啊??真不明白JP當年到底是怎麼定位我和他的關係的!

    我冷笑著說:你聽見我故意壓小聲你就故意大聲對不對?行,JP你有能耐,你最好再大點聲,你最好把我家人都吵起來,然後你立馬就給我滾!你再說啥都不好使!你快給我滾!越快越好!

    這時,只見JP憋住了氣,把他的哭聲硬憋了回去,他用一隻手摘下他的眼鏡,用另一隻手緊緊地摀住了鼻子和嘴,他的眼淚嘩嘩地流,隔半天,嘎一下抽一聲,隔半天,嘎一下抽一聲,把他的鼻涕抽回去,順便透一口氣。我也不理他,就看著他哭,看了一會兒,我站起來要回房間。

    JP一把拖住我的胳膊,大聲說:親愛的我錯了你能不能再給我一次機會?

    當時我站定了,我盯著他看了老半天。

    在JP來北方看我之前,我對他不能說沒有感情,真沒感情的話也不能戀了那麼久還答應讓他來北方看我。其實說句心裡話在他來之前我我很喜歡他,真的很喜歡他,他的專業是文科生的我望而生畏的物理,而且他因為上學很早、中間又跳過級,才二十週歲就大學畢業了,他很聰明,當時上流傳的號稱尖端的一些數學題、物理題和需要相關知識的一些智力題都難不住他……而當他真的出現在我面前,當他真的開始走近我的生活,我才知道,我喜歡的那個他和現實中的他有著太大太大的差距……而這時,僅僅是我們見面的第二天。

    他見我那麼看著他,他發毛了,可能是想也沒想一下,便又噗通一聲跪在了我面前。他跪著,我的目光降低了一些,還是那樣看著他,這段戀情,在我心裡,已經死了。他流著淚說:親愛的,你要是不原諒我,我就不起來了。

    我說:好,我原諒你。

    JP:那你答應我,我們不分手?

    我:好,我答應你,我們不分手。

    JP:我們永遠不分手!

    我:好,我們永遠不分手。

    我知道,我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是假話,我已經不能在他面前說真話,我怕他再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我真的是再也受不了了……

    JP站起來,一把抱住我,瓊瑤上身地說:親愛的,你不知道我有多愛你BALABALABALA……而且,他真的是像爾康搖紫薇那樣搖著我說的!最後,他緊緊地摟住我,哭著對我說:親愛的,你不要哭了不要哭了……我們說好了我們再也不哭了我們永遠不分手BALABALA……

    我向毛主席發誓,我根本就沒哭!

    回復上面的某位童鞋:北方不是大慶才產油的,我木去過大慶……

    人家都說了好多遍不是地域帖了……就表猜我在哪了,也不要猜H是哪了,上面有位童鞋說得對,JP哪都有,我認為我遇到的這名JP,他和我之間已經不是地域差異了,而是這個人本身就有問題

    好了,接著八

    話說JP在我家的第二天折騰得我是筋疲力盡啊!好不容易等到可以睡覺了,鑒於他一大早就跑到我房間把手伸進我的被窩握我的手還被我媽看見了這一狗血情節,我悄悄地把房門上了鎖,之後倒頭就睡,我累啊!T啊!經歷了那麼JP的一天,你們誰能瞭解我當時都累成啥樣了啊啊啊啊啊????

    第三天一早,我是被吵醒的……

    話說JP早上醒來,第一件事便是要進我的房間,發現我鎖了門之後,用他自己的話說,他是「嚇壞了」,他以為我不理他了,他以為我昨晚說不分手之類的話都是騙他的,於是他發毛了,用力地捶我的房門,這一捶,我爸媽就聽見了,以為發生了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齊齊出來查看,JP一見我爸媽,馬上帶著哭腔說:「叔叔阿姨,小麥不理我了!她為什麼會不理我呢?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叔叔阿姨你們幫我勸勸她呀!」我媽就很奇怪地問:「你們昨天不是還好好的嗎?她還沒起床呢吧?怎麼就是不理你了呢?」

    JP說:「她昨天沒鎖門!今天為什麼我打不開門了呢?一定是她不理我了!叔叔阿姨你們幫我勸勸她!我真的不能沒有她啊BALABALA……」

    我就是在這時候疑惑地打開了房門的………………

    JP說了什麼我就不重複了,無非就是他離不開我我不要鎖門他會很害怕之類。

    我爸憤怒地對我吼:「你平時都不鎖門幹嘛現在鎖上門了?我不管你!你自己的事情自己整明白嘍!讓鄰居聽見像什麼話?!」說完,我爸憤怒地沒吃早飯就走了。

    我疑心我爸指的是昨晚JP在我家樓下嚎的事,我爸一定是聽見了,所以一早拿話敲打我,我這時對JP已經沒有絲毫感情了,只想趕快把他弄走,我好歇兩天。

    所以這一天我也不提帶JP出去轉轉,也不大理JP,因為他來的第一天我們租的碟還有沒看完的,於是我就坐在沙發上看碟,JP坐在我旁邊一會兒看電視一會兒看我,我疑心他一點也沒看電視,因為有個喜劇片,我看到好笑處笑出了聲,然後JP在長達四十分鐘的時間裡不斷追問我到底笑什麼……

    碟片全部看完,我收拾了一下要拿去還給影碟社。JP走路還是那個樣子,一會兒挽著我的胳膊,一會兒又努力把他的手蜷成一團縮進我的手裡。那天挺冷的,JP不知怎麼想的,他要把他的手完全塞進我的衣服口袋裡,我也不理他,他就一直在那塞,我終於忍不住說了句:你別塞了一會兒把我衣服弄壞了!

    下面,請大家想像一下一張很肥大的戴著黑色塑料邊眼鏡的略顯髒相的男人的臉,他的很厚的嘴唇嘟起來,嬌羞而委屈地說:「我冷。」

    那時候我已經被雷麻了,人體的主要成份應該是碳水化合物吧?我當時是水已經被雷所產生的熱量差不多烘乾了,只剩下碳了。

    過馬路的時候,JP又不看過往的車,只是一個勁兒研究我的手,他是真的低著頭,把我的手舉到離他的眼睛很近的高度,就那樣盯著看……在馬路中央,我實在是……我把手抽出來,也不管他,自顧自地過去了,他跟上來,說:你怎麼不管我了?萬一我被車撞到怎麼辦?

    雷公啊!快收了我去吧啊啊啊啊!!!!!

    飧僈︰P在我家的第三天的下午,我媽要包餃子給他吃,說到這裡自誇一下:我家的廚藝是家學淵源,我媽做菜超好吃,我爸做菜更好吃,但我爸一般不做菜,只有來了重要客人的時候才做——反正JP是沒吃過我爸做的菜啦。我雖然練得少,但也很有做菜的天賦,最拿手紅燒小排~至於包餃子,和面和餡擀皮都完全不在話下~前些年冬天包凍餃子,我爸媽還經常把我借給親戚家幫忙包~

    話說包餃子的時候又發生了小插曲,前面已經說過,JP在H每天都是在外面吃飯的,他自己完全不會做飯,不僅如此,他的生活自理能力似乎是很差,真不知他是怎麼長大的。包餃子的時候JP非要幫忙,但他不知道怎麼幫,我說那我教你吧,他說:不用,我自己研究一下。於是我就不理他。

    只見JP拿過一根擀面杖,對著一個面記子就擀了起來……橫擀一下,豎擀一下,擀了半天,擀出一個中間沒有肚的正方形,然後他就拿著那個正方形開始包……我媽對他說:JP啊,擀餃子皮不是這樣的,應該這樣、這樣。說著我媽就給他示範,擀出一個標準的圓形又對他說:你這樣……這樣就捍圓了,而且中間要有肚的,沒有肚的餃子皮是裹不住餡的,一下鍋就要壞。

    然後,JP撅起了嘴,哀怨地看了我一眼……我一直沒弄明白他看我那一眼啥意思。然後他極不情願地對我媽「哦」了一聲,接著「幫忙」,也不能說他完全沒拿我媽的話當回事,他倒還真的擀出了圓形的餃子皮,但還是橫一下豎一下那麼擀的,中間完全沒有肚,我媽又對他說:JP啊,你這樣擀是擀不出肚的,沒有肚的餃子下鍋就會壞掉,你應該……JP不耐煩道:唉呀不會的啦!

    我說:你擀的不對,我媽教你你怎麼就不聽呢?

    JP:你們以前擀過沒肚的皮子沒有?

    我:沒有啊。

    JP:那不就得了,你們沒擀過沒肚的皮怎麼知道它會壞呢?

    我媽:這都是大家總結出來的生活經驗,沒有肚的皮子包出來的餃子怎麼可能不壞呢?

    JP:一定不會壞的!我們就來做這個實驗吧!

    我媽狠狠地盯了我一眼,不說話了。T啊,我的火……我的火……我快要自己把自己給燒死了!只見JP越擀越快,擀一個,包一個,一會兒工夫,他的手上、袖子上、桌子上、椅子上、地上全都是麵粉和油汪汪的餃子餡……

    我媽:JP啊,不如你進屋去坐一會兒吧,包餃子挺累的。

    JP:沒事,我不累阿姨。

    我媽:你還是進屋去吧,你遠來是客,怎麼好讓你幹活。

    我:讓你進屋去你就進屋去吧,你看你在這越幫越忙!

    JP:怎麼了?我怎麼越幫越忙了?你看我包得多好啊!

    他包的幾個餃子離倒歪斜地趴在桌子上,封口處全是油,還有沒掐住口的,眼見是下鍋就要壞的貨色。

    我:你看你包的這幾個,皮子沒肚就不說了,邊上全是油,這下鍋不就得壞嗎?還有你看這個,都沒捏住邊!

    JP:會壞嗎?你確定?

    我:我確定會壞!你下去吧!

    JP:你怎麼就確定會壞呢?不然咱們打賭,要是不壞怎麼辦?

    我:你進屋吧。

    JP:我不!我剛學會!我要包!

    我:你給我滾進去!馬上給我滾進去!滾!!!!

    JP見我發火,立刻一臉委屈地站起來,在衣服上蹭了蹭手就進屋了——沒洗手!T啊!!他的手上全是油和面!!他就把那油和面往衣服上蹭一蹭就拉倒了啊啊啊啊啊!!!!!!!

    【此文轉載自某論壇】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