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後 正文 我的極品男友【轉載】
    作者是『小麥嬤嬤』

    冉妞在一個論壇裡看見一個天雷的帖子。看了後笑到抽,感觸頗多啊,逐漸摘出來給大家看看。

    後來也有心酸的地方,祝所有朋友幸福。

    猶豫是論壇的帖子,才敢轉載,希望作者小麥能幸福,然後忘掉過去。

    【以下正文】

    作者:小麥嬤嬤

    隊K卦第一帖,我曾經的JP男友。這一曾經就曾經到了那遙遠的好幾年前,現在有些事想起來覺得是很好笑,

    當年這個人可是把我氣到不行……先說好,我們不人肉,因為事情已經過去好幾年了,沒有人肉的必要,大家看著

    樂呵樂呵就拉倒了。

    開八

    話說在那遙遠的2002年,我大三的時候,在某論壇的智力版塊認識了一位版主,並加了Q,聊得很好。不久之

    後便開始了驚天地泣鬼神草木為之含悲風雲為之變色的戀,那也是我戀的開始,那年我大三。

    就叫他JP好了,我看到很多帖子裡的JM都是這樣叫的,JP是H人,H那個地方我不知道該算是南方還是北方

    ,我小的時候去過一次H,那裡有一座非常壯觀的大橋,橫跨在一條非常著名的水上。我是北方人。JP好像是十六

    七歲就上了大學,在北方一所非常知名的大學裡學物理,畢業後就回了H。我是文科生,物理對我來說就是天書,

    我對物理學家、化學家、尤其是數學家有一種說不清楚的敬畏,可以這麼說,JP的專業是我決定和他交往的重要原

    因。

    戀開始的時候JP是在一家不大的絡公司打工,他自己說畢業之後在一家吧當管,每天晚上就睡在吧

    的沙發上,很辛苦,每個月只有三百塊。我當時就很奇怪,因為他讀的那所大學乃是一個名牌啊!在北方應該算是

    數一數二的大學吧?名牌大學物理系畢業生當管?一個月賺三百?懷疑……後來知道,他並沒有騙我,他真的是

    幹了一年多的管,因為他也只能幹那個……

    我記得我們的戀開始於02年3、4月份,那時候沒有視頻,沒有攝像頭,想知道對方長什麼模樣除了見面之外

    只能*互E照片。

    在沒有視頻的條件下我們的感情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裡依*打字和語音持續穩定快速健康地發展,很快就發展

    到了每天都必須通電話的程度。當年我沒有手機,他也沒有,我是用學校裡的201卡,他是用出租屋裡的座機,因

    為他怕打我們寢室的電話我不一定會在寢室,並且他用固話打給我要比我用201打貴一些,所以他要求我給他打電

    話比較多。當時我怎麼可能多想,(拍死我吧~)戀愛中嘛,智商為零嘛~後來發生的很多很多事實證明,我的智商

    還真是為零,JP太能算計了,我怎麼能算計得過人家呢?拍死我吧……

    就這樣,北方的正在上大三的我和南北莫辨的在絡公司打工的JP開始了戀。

    後來我從原來的宿舍樓搬到了另外一座宿舍樓,新樓不是每個寢室都有電話的,只在樓道裡裝了幾部公用電話

    ,沒有201了,不過有一個300也不是301電話我不太記得了,反正就是打長途能夠比較便宜一點的,就是信號不是

    特別好,另外就只有IC電話了,這下JP如果給我打電話的話就更不方便了,所以每次都是我給他打的,我開始的時

    候都是用300電話,後來發生了一件很詭異的事,我買了一張100元的IC卡,這張IC卡不知出了什麼毛病,插在我們

    樓道裡那部話機裡打電話,無論打多久錢都不會少!所以後來就一直都是我給他打電話。

    我的生日是在六月,JP從四月開始就不住地說要送我生日禮物,幾乎每天都要說一次,我問他打算送什麼,他

    就是不說,說要給我驚喜。我無數次地暗示和明示過他:如果不是這樣每天墨跡,而是在我生日的時候直接寄禮物

    ,是不是驚喜會更大一些?他說:對。然後還是每天墨跡,他說他不知道我喜歡什麼,想不出來應該送我什麼,問

    我希望收到什麼……大哥你讓我怎麼說啊啊啊啊啊??????我說不用送禮物了,有那份心意就好,我就已經很

    感動。但是他說不行,非要我說出希望收到什麼。我就隨便說那你隨便寄個毛娃娃好了。他說要考慮考慮……考慮

    了幾天,說毛娃娃不行,體積太大,寄起來郵費會很貴,然後又不斷墨跡該送什麼……最後我發了火,我說你覺得

    像你這樣每天說每天說最後我收到禮物的時候還會有什麼驚喜嗎?算了我不想收到你的禮物,我也受不了你這樣墨

    跡!然後我就掛了電話。這是交往過程中我第一次發火。

    第二天他主動打來電話——我們的電話是在樓道裡,所以電話響的時候都是電話附近的宿舍的人去接,然後喊

    某某寢室誰誰過來接電話啦!!~~我就知道是JP,當時很不想接,但又不能讓人家一直在那裡喊,所以我過去接了

    電話,我接了電話之後,他就說要先掛斷,讓我給他打過去,反正我那個IC卡是不花錢的……拍死我吧~~我真的掛

    了電話又給他打過去了……說沒想到我對這件事的反應會這麼強烈……你也不想想,你都墨跡好幾個月了,我的耳

    朵都長出老繭了!我就納悶JP為什麼僅僅比我大三歲就表現出那麼嚴重的老年癡呆症狀……

    最後,在我的生日過去好久,終於收到了JP的禮物:一個暗紅色小木頭盒裡一塊鐵質卡片,上面寫著生日快樂。這個東西在我們這裡的地攤上五塊錢一個的,JP說他找了好久,花了若干大百……而我當時居然只是天真地以為

    他不會挑東西而已……

    當年和JP通電話,有些內容也比較的雷,JP一直住的是租的房子,吃飯是都在外面吃。他有一次向我講述他在

    小吃部吃飯,自己盛了一碗飯,向桌子走去的時候被人絆了一跤,然後他和那個人吵架,吵了一個來小時……之後

    自己又盛了一碗飯,氣沖沖地坐下來吃。他無比詳盡地向我描述他摔倒的全過程和把他絆倒的那個人醜惡的外貌,

    然後逐字逐句地向我複述吵架的過程,因為是用當地方言吵的,他還逐句給我翻譯每句話用普通話來講是什麼意思

    ……我實在是不願意聽,暗示明示了好幾次他都不為所動,必須要堅持講下去。他認為既然我是他的女朋友,那麼

    就有必要知道他生活的每一個細節,並對他所受的每一絲委屈予以安撫和慰問!當時給我愁的呀……

    還有一次,他的手被一把小刀割了差不多一厘米長的口子,流了點血,通電話的時候他開始講述這件事。

    他是在幫別人遞辦公用品——一個裁紙刀片的時候不小心被劃傷的,估計是沒流多少血,因為他反覆地用格尺

    丈量傷口,並目測其深度,以備通電話時向我講述,他詳盡地解釋了事故發生時他的坐姿、他眼睛在看什麼(他是

    深度近視眼)、手的位置、刀片和手指的角度、刀片作用在手指上的力有多少牛頓才會造成那樣的傷口……最後,

    發生了如下一段對話:

    他:刀片壞!

    我:(無奈)嗯。

    他:你嗯什麼嗯?

    我:……

    他:你也認同我的話吧?

    我:是啊……

    他:那你也應該抨擊刀片壞!

    我:刀片壞……

    有一次通電話的時候,他忽然很急地告訴我房東來敲他的門,可能是來收房租,叫我等一下,我聽到電話那邊

    一個很尖利的聲音喊了一聲「凳倚哈!」大約是這個音,我覺得很奇怪,因為這聲音和他平時跟我講電話的聲音完

    全不一樣,像是另外一個人的聲音。後來我問他那句話是不是他說的,他說是。我說那為什麼和你平時說話的聲音

    不一樣?他表示與房東說話的聲音和跟女朋友說話的聲音是不能一樣的,而且H話和普通話本來就存在音差。

    我這問題問得這個多餘啊!因為他接著就要求我學H話。我學什麼H話呀我又不是H人??!!他說等我以後

    去H工作了,當然是要說H話的。我就納悶,我什麼時候說畢業要去H了?再說去了H我也可以說普通話,我為

    什麼要學H話?H話那麼難聽!(H的朋友不要誤會,我只是想說JP說H話很難聽,再說他也不能算H人)

    以後他便經常說要我畢業以後去H,JP自己呢,他的父母的家在貴州,他和他的爺爺奶奶都生活在H,當然是

    分開住的,他在H當時也只是打工仔,而且他們公司勞保啊醫保啊什麼都沒有的,當然我那時候考慮不到這些,我

    只是對他說我不可以離家太遠,我媽會想我,回一趟家太費事了。你們猜人家JP說什麼?他說:回什麼家啊有什

    麼好想的啊?我都五年沒回過家了我也沒想家!

    日啊!我是人啊!人類跟你們JP能一樣嗎?我當時就怒了,我說你不想家是你的事,反正我是不會去H的你別

    做夢了!

    JP當時就軟了,馬上表示我畢業打算去哪裡,他就跟我去哪裡,毫無怨言!

    不久之後,JP對我說,他把我和他的事告訴他父親了,他父親給他發了一個電子郵件,他把那封郵件給我看了

    ,我把記得的在這裡寫一下,大意差不多是這樣的:吾兒,你與女方的背景和生活沒有交集,日後當如何望你自己

    把握,女方如能去H並在H買房當然最好,如果不能,則你二人之未來完全要*自己拼博,望你做好準備,且你沒

    有勞保,工資又低,望你二人協商,女方是否能給你買人壽險,以備日後之需……

    作

    在他百般要求之下,我終於答應把我倆的事告訴我媽,當時我想反正只是戀,不涉及到實質的東西,沒關係

    的。

    我在一個週六的早上打電話給我媽,我說:媽,我要跟你交流交流感情,匯報匯報思想。我媽說:你個死丫頭

    是不處對象了?我說:是。我媽說:我不是告訴你畢業才能處對象嗎?你個死丫頭……當時我都是揀好聽的說的,

    比方JP是名牌大學畢業,而且年紀很小就大學畢業了,現在在H工作什麼的。我媽沒說同意,也沒說不同意,只是

    讓我自己看著辦~

    轉眼就到了大三的暑假,我回家了,那張神奇IC卡不能繼續用了,我媽說家裡電話費很貴,長途不可以打太久

    ,一星期只能打一次,一次不得超過半小時,所以,暑假我和JP很少通電話,他說,怕打電話影響我家人休息……

    拍死我吧!我還告訴他九點以前都可以打電話的,我咋個就那麼不懂事,咋個就不明白人家是不願意給我打呀……

    JP的公司沒有空調,他住的地方也沒有空調,我都不敢想在火爐一般的H夏天沒有空調怎麼過……我問過他多

    久洗一次澡,他說是冬天一週一次,夏天三天一次,神啊……雖然我是北方人,但我都是冬天兩天一次,夏天每天

    一次或兩次的……上帝觀音以及毛主席啥地呀……

    暑假時JP給我E了一張照片,是他大學畢業時班級合影,他告訴我哪個是他,照片上的他很瘦,下巴很尖,看

    上去也很矮,宛如一個猴子……對不起,我不H~~

    九月的時候,JP決定利用十一假期來北方看我。因為我十一也不在學校,JP決定直接來我家裡看我。當時我認

    為還不到直接拜訪父母的時候,但是JP一定要來,我想正好,來我家還可以讓我家人幫忙把把關~

    然後JP就開始問我要不要給我家人買禮物。

    如果是我初次到別人家去,那我出於禮貌肯定會帶點東西過去的,而且我肯定不會問人家「我要不要給你家買

    什麼禮物」這種愚蠢的問題,這讓人家怎麼回答呀?反正我當時就覺得這種問題沒法回答,我只能說不用了。結果

    人家JP毫不客氣地說:我看也不用了,我從H到你們那去這麼遠拿東西不方便!我徹底無語了……

    JP就這樣兩手空空不遠千里地來了,他來我家的那段時間,我真切地體會到了自己被雷得外焦裡嫩、蘸點芝麻

    鹽就可以吃是什麼感覺……

    我媽比較重視這次見面,還專門牽我去買了一身衣服,將我從頭到腳裝扮一新,方才放我去省城接人——從H

    到我家需要在省城換車的,我有個閨蜜在省城讀書,和我同級,閨蜜不太看好這次戀,但還是陪同我去火車站接

    人,一同去接站的還有我們熟悉的論壇裡另一個版主,還有JP的兩個大學同學。JP下車後先是認出他的大學同學,

    然後認出論壇裡另一個版主,因為另一個版主認識我,所以他最後才認出我,而我根本就認不出他,如果不是因為

    相信另一個版主,我根本就不會認為站在我面前的是JP,因為他給我看的照片是長生不老肉的大徒弟,而站在我面

    前的是長生不老肉的二徒弟,相差太遠了!唯一的相似之處只有一副一模一樣的眼鏡,他的眼鏡六年未換,所以和

    大學畢業照裡的眼鏡真的是完全一樣的。

    既然接到了人,另一個版主便請我們一起去吃飯。雷人的事來了……

    JP不停地向我們描述,他來見我之前如何去洗了澡,換了乾淨衣服,甚至還洗了牙……他隔段時間就說一次因

    為要來見我所以洗了牙,隔段時間就說一次因為要來見我所以洗了牙……雷得我呀……我的臉變得通紅通紅的,原

    諒我當時想得太少或是太多,我就覺得因為要見女朋友所以洗了一次牙這種事沒必要在大家面前說了又說。並且他

    洗完的牙也還是很黃,根本就看不出是洗了的!

    他下車的時候就已經是下午六點多了,吃過了飯之後,我和閨蜜一起去她宿舍,JP去了他同學家。閨蜜見到JP

    後更加不看好他,問我是不是決定要和他在一起了。我當時已經很茫然,說真話,聊和通電話的時候我還是覺得

    他很好、覺得我很喜歡他的,雖然他有時候會說一些讓我比較接受不了的話,但我總覺得那是因為他上學的年紀比

    較早,社會閱歷淺,人比較單純,講話墨跡點,以後是可以改造好的……T啊!獻出你們的口水淹死我吧……

    第二天一早,JP來閨蜜的學校找我,我們在學校食堂見面,吃早飯用的是閨蜜的飯卡,因為我和閨蜜是高中時

    代的同桌,關係非常的好,平時衣服也都是換著穿的,所以用她的飯卡吃飯我根本就沒覺得有什麼不妥,但這事兒

    在JP看來可能不那麼簡單……

    飯後我們坐公交去火車站準備回家,閨蜜家和我家是一個地方的,所以一起走,雷人的事來了!

    從閨蜜校門口到火車站的公交是一塊五一個人,我,閨蜜,JP,三個人一共是四塊五,JP給了售票員五塊錢,

    當時車上人特別多,售票員收錢比較忙,對JP說等一下再找他錢,讓他記著點。JP記住了這件事,他一會兒跟我

    說一次「還欠我五毛錢呢」,一會兒跟我說一次「還欠我五毛錢呢」。我說:那你跟車長(即售票員)要啊跟我說

    什麼呀?JP說:哦。過了一會兒,JP又對我說「還欠我五毛錢呢」。走了這一路,他墨跡了不下十次!最後我煩了

    ,我說:誰欠你錢你跟誰說去啊,你跟我說什麼呀?你找車長要啊!但是,JP一直到最後下車,也沒找車長要。當

    時我被墨跡的已經煩到不行了,下車的時候我明明記得但我就是不說。其實我當時已經看出來了,他由於某種我至

    今沒整明白的原因而不敢跟售票員要那五毛錢,他是想讓我去要,但他不直接說希望我去要,他只是用不停墨跡「

    還欠我五毛錢呢」這種方式提點我希望我去要。他如果第一次就對我說「售票員還欠我五毛錢你幫我要一下」我肯

    定就找車長要回來了,但他墨跡得太多了,我實在是煩得不行不行的了!

    到了火車站就是買票唄,我本來打算自己去買三個人的火車票,但是JP不讓,一定要他去買,火車票是14塊錢

    一張,三個人是42塊,這時我已經看出他小氣來了,我就怕他只買我和他兩個人的票,我告訴他要買三張,把我閨

    蜜的票也買了,結果JP說:那錢呢?我愣了一下,我說那我去買吧不用你了。他還非得不讓,非要他去買,還買得

    心不甘情不願的,何苦呢?我當時就想,這42塊錢的車票讓他買了,他還不定得怎麼墨跡呢。

    上車之後,我和JP坐一個雙人座,閨蜜坐隔一個過道的三人座的邊上。坐定之後,JP小聲對我說:吃她一頓早

    飯才多少錢,買這一張車票十頓早飯的錢都有了,早知道多吃點……

    我憤怒地從包裡扯出二十塊錢扔到他臉上說:給你錢!不用找了!剩下的六塊錢當你排隊買票的勞務費!你實

    不實數?好好想想夠不夠!

    JP一見我發火,立刻就蔫了,馬上就道歉:對不起,親愛的你別生氣,我知道你倆關係好,我不就是開個玩笑

    嗎?你發這麼大火幹嘛呀……

    好吧這事就算過去了我不生氣了。

    JP看我氣消了,過了一會兒,又說:公交車還欠我五毛錢呢!

    我立刻就爆發了,我喊:人家欠你五毛錢你跟我墨跡個P呀?都多少遍了?你沒完了?你是不想墨跡到下輩子

    啊?

    JP小聲說:其實我當時是想讓你幫我要回來……

    我更火大了:這點事兒你也讓我替你出頭啊?你斷奶沒有呢啊?

    然後我就板著臉坐著,不說話,不管JP怎麼道歉我都不說話。

    我有罪啊我!我那是在欺負JP啊我!我都把他欺負哭了啊!他都哭了啊……

    在這裡必須描述一下JP的哭:他哭起來眼淚特別的多,有些人的哭是干打雷不下雨,有些人的哭是潤物細無聲

    ,有些人的哭是驚天動地……JP的哭是眼淚能在瞬間流成河,淚珠子辟哩啪啦地一勁兒往下掉,哭聲是抽抽噎噎的

    ,間雜著嗚嗚聲,並且他一定要在哭的時候說話,語調極盡委屈和哀怨,我估計要是秦始皇的時代有錄音技術,孟

    姜女的哭聲一定就是這樣的。

    在那個漫長的十一假期以及後來,我無數次地見識到這種哀怨婉約簡直就是喜兒控訴黃世仁的哭……

    到了我家這邊的火車站,下車之後還要坐公交,還是一個人一塊五,這次我不等JP掏錢,我自己拿了錢付了車

    費。

    到我家的時候我爸媽已經把飯菜準備好了,非常隆重,擺一桌子菜,我看著爸媽辛苦準備的菜,再看看兩手空

    空的JP,心裡就很不舒服,是真的很不舒服,我就覺得這人連起碼的禮貌都沒有!從H坐車到北方確實是挺遠,那

    你到了我們這邊的省城之後是不是也該買點東西意思一下啊?我不知道H那邊第一次拜見戀人家長是不是可以空著

    手去,反正我們這邊是沒有空著手的!JP在省城倒是也提過,人家問我:我不用給你家人買東西吧?……

    吃飯的時候,JP居然再次提起:我是為了來看小麥,所以來之前特地洗了牙。而且,他在不到十五分鐘的時間

    裡,說了三次!我家人看他的眼神都很詫異。當他第四次說的時候,我終於忍不住說道:行了我們都已經知道了你

    不用再墨跡了!他絲毫沒注意到我的臉色,繼續說:我不是墨跡,我只是想讓你知道我有多重視這次見面!

    我啪地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放就想撅他,但我媽在桌子底下踢了我一腳並說:吃這個,你吃這個!一邊說一給JP

    夾菜。所謂知女莫若母,我媽已經看出我臉色不對了,而JP還在繼續說他為了見我而專門洗了牙……

    吃過飯,我讓JP和我一起幫我媽收拾廚房,結果JP鬼鬼祟祟地把嘴湊到我耳邊說:你家讓客人幹活啊?我當時

    就愣了,我認為一個人去了男/女朋友家努力表現爭取給對方家人留下好印象而搶著幹活是十分正常的,難道這也

    是地域差異?難道H人都這樣?(H的朋友們我愛你們,本帖只說JP,與地域絕對無關!)JP不知道怎麼回事,他

    無論人前還是人後總是喜歡把嘴湊到我耳邊說話,做出一副很見不得人的樣子,我很討厭這樣,你有什麼話你就大

    大方方說出來唄?你不懂的我可以教你,雖然你比我還大三歲!你要是覺得你自己要說的話見不得人你就不說!總

    之我真的是很反感他先是賊一樣看看兩邊,然後一隻手捂著嘴湊到我耳邊,把我的耳朵和他的嘴都用那隻手蓋住,

    然後屏住聲音悄悄說話,煩死了!

    我說:你要是覺得你是客人你就不用幹活,我還怕你打了我們家的碗呢。然後我轉身就進廚房了,他也跟進來

    了,他跟進來之後就站在廚房的正中央一動不動,癡呆而哀怨地看著我……我媽看不下去了,把我倆推進了房間。

    進了房間之後他便哀怨地說:親愛的你是不是又生氣了?

    唉,雖然事情已經過去好幾年了,但我現在寫出來的時候,彷彿JP那哀怨的聲音還迴響在我耳邊,說真的,我

    拿他這種語氣一點辦法也沒有,一個大男人,可憐巴巴地在那求我原諒,我能怎麼辦?從JP開始,我知道可憐之人

    必有可恨之處,也是從他開始,我變得越來越強悍,也是從他開始,我知道了,對於不喜歡的人就必須要乾脆利落

    地拒絕,不管他為你做了什麼付出了什麼,他怎麼做怎麼付出那是他的事,我們做人必須要有自己的原則,否則到

    頭來吃虧的一定是自己!絕對!無論到什麼時候!都絕對不能因為害怕傷害某人而糾纏不清!到最後你會發現自己

    不知是什麼時候已經蹭得滿身都是污泥了,而且沒有人說你好沒有人同情你,如果到最後由情成仇,你跟誰說誰都

    不願意聽,並且一定會攤你一身不是!這是我的經驗之談!

    不說那些從後事中得出的結論了,接著說JP問我是不是又生氣了。

    我沒好氣地說:沒有。

    他說:你一定是又生氣了,我又做錯了,對不起……

    接著,他就抽噎了一聲!嚇了我一大跳!我趕緊說:我真沒生氣,咱們找點事做吧。

    當年我家還是VC的時代,我家附近有一家VC店,有各種片子出租,我和JP就到那家店去租片子——我拿的錢

    ,因為租片子是需要付押金的,他怕他走的時候片子看不完押金拿不回來,而事實上是隔了一天片子便看完送回去

    了。

    身為女人的我喜歡看科幻片和恐怖片,而身為男人的JP喜歡看文藝片言情片,因他遠來是客,所以我就挑了幾

    張言情片帶回家看,挺墨跡的,很沒意思,我都快睡著了,而他看哭了!他哭得稀哩嘩啦的!聽那聲音,哭得簡直

    要抽過去了!我也沒理他,也不是我惹哭的我幹嘛要理他?他見我不理他,便抽抽噎噎地說:親愛……的,有沒…

    …有沒有……紙巾……?我不耐煩地拿了紙巾給他,他一邊擦眼淚一邊說:難道你就一點也不感動嗎?

    我實在不記得當時看的是什麼片子了,不是名導演,沒有名演員,情節十分拖沓,他哭個什麼勁啊到底?

    JP在我家睡的是書房,我媽專門買了新的床單被罩和枕頭,因為在此之前都沒有什麼客人會在我家留宿,所以

    也沒有專門為客人預備的用品。

    第二天一早,JP六點多就起床了,起床之後就進了我房間,不知道他有沒有敲門,因為我還沒睡醒。我並不是

    想說我有多麼的傳統,只是他一大早我還沒睡醒呢就進我房間這讓我比較難以接受,也不知他是出於什麼心理。他

    進去之後就蹲在我床邊了!注意,是蹲的!他蹲下的時候蹭到床,我就醒了——嚇一大跳!

    JP說:親愛的,你醒了?

    我迷迷糊糊地嗯了一聲,緊接著JP就把手伸進了我的被窩!

    公道地說,JP當時還是處男,也是第一次談戀愛,可能想的事情比較少,在我們見面的有限的時間裡,他倒真

    沒對我有什麼不良企圖,從某些方面來說,他的思想本質上就是一個孩子。他把手伸進我的被窩也不是想亂摸什麼

    的,他只是想握住我被窩裡面的手,是我不CJ,是我想多了,反正我當時嚇得一個激靈就完全清醒了。還沒等我做

    出什麼反應,我的房門又開了,我媽探進頭來——初次見面的友一大早就進我房間,我媽肯定不放心啊,我媽一

    探進頭來,就看到他的手在我被窩裡,我媽就狠狠盯了我一下,出去了。JP呢?還是安然地一動不動地盯著我看…

    …

    我說你把手拿出去。他說:哦。然後一動不動。我說:我讓你把手拿出去!!他:為什麼呀?我二話不說,照

    著他的鼻樑就打了一拳!我把他打哭了……他邊哭邊說:你為什麼打我?你有話就好好說嘛!你幹嘛打我呀?我說

    ,你當著我媽的面把手擱我被窩裡你是怎麼想的?我讓你拿出去你還不拿!我不打你我TM留著你?你是聾還是怎麼

    著?我都說兩遍了把手拿走你還不拿??JP想了一會兒,大約是想明白了——我一定不能說他是一點人情世故都不

    懂,很多事他就只是想不明白,必須得把話說得很明白很通透,也不知他是腦子慢一拍還是短根筋。我這麼一說,

    JP明白了,又開始哭著道歉……是我不好,一大早上就把人家打哭了……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