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香曲 正文 第四卷 九陰絕脈 二十七 彈指蒼發
    三天,三天的時間裡,,楚留月都在焦急的等待中度過,。有人說等待是幸福的,但於現在的楚留月來說,等待是痛苦。三天的不眠不休,除了喝點水之外,楚留月未進一粒米,此時的楚留月雙眼通紅,形如枯槁,不知道的人見了,還以為楚留月就要死了呢!也虧得楚留月有神功護體,不然就算是鐵人也禁不住如此折磨的。沒有人明白楚留月對吳心萍的感情,自楚為昊死後,吳心萍就一直陪伴在他的身旁,不是親人勝是親人。吳心萍的表現只能算是一個平庸的女孩,但她總是陪伴在楚留月的身旁,他開心她也開心,他痛苦她也痛苦。這樣就已經足夠楚留月如此的等待了。

    沈悅晴和師顏淵只能無奈的在旁邊看著,現在說什麼對於楚留月而言都是多餘的。師顏淵間中有幾次都是匆匆而走,因為十年一次的修真界的競技大會開始了,做為龍虎山年輕一代的第一人。師顏淵沒有理由缺席。三天下來,沈悅晴也消瘦了不少,卻顯得越發的美麗了。

    「咿呀」一聲,木門打開,風雲青滿臉憔悴的走了出來,只不過是三天的時間,他彷彿蒼老了幾十歲,現在的他的樣子才符合他的年紀。楚留月滿臉激動的望著風雲青,想從他臉上看出點什麼來,然而他失望了。風雲青除了滿臉的疲憊外,什麼也看不出。

    「我已經盡力了。癌細胞已經擴散到了她全身的五臟六腑,已經是回天無力了。你,保重。」風雲青倆眼無神的望著楚留月道,聲音裡說不出的失落,第一次,他沒有治好自己的病人,這打擊對他是巨大的。

    楚留月的雙眼失去了焦點,傻傻的站在那裡,三天時間的等待,換來的卻是如此的噩耗,無論他有多麼的堅強,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當面臨如此打擊時,都無法在支窒氯Х耍~崴s期b汛蚴`慫釭玩嶆瞴H

    有那麼的一瞬間,沈悅晴和師顏淵看到楚留月的滿頭黑髮瞬間蒼白,他們以為是看花了眼,努力的眨了幾下眼睛,再定睛望去時,如眼處依舊是一片蒼白。瞬間白首,那是何等的傷心,用情是多麼的深。突然之間,沈悅晴和師顏淵有種大哭一場的衝動。唯有如此,才能發洩出此時他們心中的悲傷。他們早已是淚流滿面,三天的等待,三天的希望,卻全在這一刻破滅了,上天是何其的殘忍。

    「手術前,她讓我轉告你一句話,如果,如果失敗的話,請你忘了我,重新找一個比我還好的女孩。我死了,不要傷心,不要難過,人生總難免要一死的,你要堅強的活下去。」風雲青強自振作著精神道,對於吳心萍,他有一種發自內心的敬意。這需要多麼高深的道德,才能說出這樣的話來。蒼天無眼,讓一個如此之好的女孩永別這可愛的塵世。

    楚留月似乎沒有聽到風雲青的話,只是機械般的移動著身體,一步一步的往屋裡走去,那個他所深愛著女人,正安靜的躺在屋子裡唯一的一張床上。風雲青的醫術沒得說。吳心萍全身上下看不出一點動過手術的樣子,甚至在她的嘴角邊,還掛著一縷微笑,彷彿她只是在沉睡,不久之後還會再醒過來。看得出來,吳心萍死前並沒有感覺到任何的痛苦。

    楚留月一把跌坐在床前,手捧著吳心萍的臉,癡癡的看則後。沈悅晴和師顏淵對視一眼,抬步就要進去安慰一下楚留月,卻被風雲青給攔了下來。

    「離別最是傷心,讓他一個人靜一靜吧,想通了就沒事了1不然對他以後會有大害處的。」風雲青滿臉疲憊的道,眼神中卻閃爍著悲天憫人的神光,還有,看開一切的無奈。當年,就因為他的晚到一步,他便永遠的失去了最為心愛的女人,就算他有通天的醫術,卻回天無力,那種心情,正如現在的楚留月這般,他完全可以理解的。

    師顏淵無奈,唯有扶著風雲青先去休息,三天的時間下來,風雲青已經耗盡了精神,現在最需要的是休息。沈悅晴還是站在那裡,癡癡的望著裡面同樣癡癡的楚留月。

    師顏淵歎了口氣,都是癡情人啊!扶著風雲青遠去,留下沈悅晴在這也好,唯一楚留月有個什麼意外,也好有個人照顧。

    (最是傷情)

    傷心苦

    傷心淚

    傷心人癡情淚

    天涯芳草淒淒苦

    一縷幽魂飛九天

    徒留傷心走天涯

    黃昏時分,楚留月從屋子裡走了出來,一句話也不說,直接去找張真人,他的要求是一副棺材,一副可保屍體百年不壞的棺材。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張真人想也不想的就答應了下來。楚留月走後,張真人在那愣了好長一段時間,然後才苦笑著搖了搖頭走了,彈指蒼發,那需要何等的傷心?

    第二天,一副由整塊千年寒玉製成的綠色棺材送到了楚留月的身前,棺材的做工之精美,絕對是一件不可多得的藝術品。千年寒玉本身雖難得,但於龍虎山這樣傳承了數千年之久的修真大派而言,並不是多麼稀罕的東西。不過,天下鍵大概也就只有張真人能有如此的大手筆了,如此一大塊完整的千年寒玉,幾乎可以稱得上是舉世無雙了。換了別人,還真是捨不得拿出來浪費做成棺材。

    楚留月連眼睛也不眨一下,只是溫柔的抱起吳心萍,把她放在了千年寒玉棺材裡,然後雙手托起千年寒玉棺材,來到了一塊千斤巨石前,直接走進了巨石裡。這巨石竟是中空的,除了表面的十米是實心的外,裡面已被完全的挖空,裡面鑲鑲嵌著七顆龍眼大的夜明珠,以北斗七星的陣勢排列,散發著濛濛的光芒。也只有龍虎山這等修真大派才有如此的大手筆,把萬斤巨、石給從中挖空,沒有絕大的神同是不可能做到的,而把這麼一件如此貴重的禮物送人,也只有張真人才會把它送人。

    也許有人要問,張真人幹嗎對楚留月這麼好?送這麼多的好東西給楚留也。沒聽說過吃人的嘴軟,拿人的手軟嗎?風雲青一下子收了楚留月的萬年雪參、黑水玄陰蛇之骨、七彩仙蘭這三樣絕世的寶物,能不有點表示怎麼行。跟那三樣絕世的寶物相比起來,千年寒玉又算得了什麼。

    三天,又是三天的時間過去了。在這三天的時間裡,楚留月一直呆在中空的巨石裡。當然,楚留月是有吃飯的,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何況楚留月已經有三天沒吃飯了。雖只是吃得很少的一點,但可保證不會被餓死。

    三天,三天的時間足夠發生很多事情。修真界十年一次的競技大會出現了一點小小的意外,一個本不該出現在競技大會上的人出現了,一個外國人,由雲中子領著來到了龍虎山上。奧力士。,這名自稱是當年俄國大力士奧比音的曾孫。上龍虎山上挑戰來了,說是要一雪當年他曾祖在大上海打擂輸給霍元甲的恥辱。他要證明他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大力士。

    奧力士也的確是有幾分真本事,三天下來,敗在他手上的修真界年輕俊彥有十幾個,也只剩下如師顏淵這般幾個最傑出的人才沒有下場。至於那些老頭子,他們大都自重身份,不肯下場,贏咯沒什麼光彩,輸了丟面子。如此有害無益的事情,這些老成了精的人才不會去幹。只是這三天下來,沒有一個人能夠贏奧力士的,一面的面子上也有點掛不住了。

    「我想請你幫忙。那個外國人,我承認不是他的對手,而且除非是那些老傢伙們肯出手,否則沒有人會是那外國人的對手的。,但要那些老傢伙出手,大概是不可能的,他們都成了;精了。如此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他們是絕對不會幹的。所以我想請你幫忙對付那個外國人。」師顏淵開門見山的道,他也是無奈之下才來找楚留月的,若再輸下去的話,修真界將面目無存。

    「是你的意思還是張真人他老人家的意思?」楚留月淡然道,眼睛沒有絲毫的波動。

    「我師父論說我不是那奧力士的對手,大概也就只有你能夠贏他。」師顏淵坦白道,如果不是張真人開口,他也不會來這裡找楚留月的.

    「好,我答應你,但我有什麼好處?沒好處的事情我是不幹的。」

    「如果你贏了的話,等於是挽救了修真界的面子。所以,如果你以後有什麼事情的話,找修真界的人他們絕對是會幫你的。這樣的好處夠大了吧!」師顏淵心下一喜,知道楚留月終於恢復了。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