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香曲 正文 第三卷 風起雲湧 二 重寶
    「百草堂」。

    「爺爺!還沒有消息嗎?」劉川楓急切的問道。

    「沒有。武林中沒有任何的傳聞,紅樓也不知道雪楓在哪裡。」劉百川緩緩的凹了搖頭,這幾天,他彷彿又老了好幾歲了,額頭上的皺紋更深了,背也有點駝了,連說話的聲音都有點沙啞。一切的一切都表明,他已經老了,。「紅樓」是武林中的一個神秘組織,消息非常的靈通,幾乎是無所不曉無所不知的,主要是買賣消息。如果你想報仇而找不到自己的仇人在哪裡的話,你可以紅樓「,只要你出得起這個價錢。

    「爺爺,我,我想出去。」劉川楓鼓起勇氣道,對於「萬年雪參」的丟失,他一直都很內疚,認為那都是自己所造成的錯。如果不是因為他,「萬年雪參」也許就不會丟失哦儀,劉川楓決定要自己親自去把「萬年雪參」給找回來,但又放心不下「百草堂」,也擔心說出來後劉百川不會答應。

    「嗯!出去歷練一下也好,這邊的事情你不用操心,自有爺爺和你叔叔撐著。」劉百川活了這麼的久了,當然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孫子的心裡邊在想什麼了,但他能夠阻止他嗎?

    「爺爺!」劉川楓嗚咽著叫了一聲,眼裡有淚光閃動,是激動?還是感動?或許二者都有吧!

    門消無聲息的開了,探進了一個腦袋,是徐進飄,他還沒有走。

    「小楓,成功了嗎?」徐進飄打著手勢問道。劉川楓則偷偷的打可一個OK的手勢,算是回答。

    「進來吧!這麼站著也不累嗎?」劉百川頭也不回的道。

    「嘿嘿!」徐進飄嘿嘿一笑,推開門走了進來,心裡嘀咕著:早知道會被發現,就該馬上進來了,而不是偷偷摸摸的。徐進飄的臉上找不到絲毫的尷尬的神色。

    「有你陪著他也好。這樣我也就比較的放心。」劉百川點頭示意徐進飄坐下後道。雖然他不太清楚徐進飄的武功怎麼樣,但是,從徐家出來的人,應該不會差到哪裡去才對,太差的也出不了徐家的大門。

    徐進飄和劉川楓對視一笑,沒有在說話。

    劉百川深深的望了他們一眼,將來的武林中,將會是他們年輕人的天下,老一輩的,早該淘汰了。

    奇變突生,楚留月的手中黃光一閃,已經多出了一把刀了,正是那一直被他夾在胳膊窩中的「月魂」。楚留月手中的「月魂」直指老人的胸膛。如果老人其勢不變的話,楚留月固然要受傷,老人自己也絕對的不好受,至少手中多了把刀的楚留月要把老人的手先一步到達對方的身上,先受傷的肯定會是老人自己,而印向楚留月的那倆掌的力道,肯定也會大減的,造不成太大的傷害。

    老人悶哼一聲,顧不是傷人,急退,但終究還是慢了一步了,被楚留月催發出來的刀氣在胸口上給劃了一個不大不小的傷口,鮮血,涔涔的而下。老人似乎感覺不到絲毫的疼痛,眉頭也不皺一下,但他的那雙眼睛。楚留月一觸之下,馬上大吃了一驚,那雙眼睛裡,充滿了貪婪,就好像是葛朗台見到金銀珠寶暗壩內的那種眼神,活像要把眼中所看到的東西全都給吞下肚子裡去似的。

    「歸魄回魂刀。哈哈哈哈哈哈,沒想到百年未曾先身的歸魄回魂刀竟會重現江湖,而且還是在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手中,真是天助我也。哈哈哈哈哈哈!」老人瘋狂的大笑了起來,卻因為牽動了胸膛上的傷口,而劇烈的咳嗽了起來,他畢竟是個老人,受了這樣的傷,不可能完全的一點事情也沒有。

    「原來,它叫做歸魄回魂刀。不過,現在,它叫所月魂,而不是以前的歸魄回魂刀。」楚留月先是自語,而後微笑著道,他還是認為「月魂」這個名字比較的好聽,聽著比較的順耳,也比較的有詩意。老人的話也激起了楚留月的好奇心。雪楓當日見到它時,雖然沒有老人這麼大的反應,但也是吃了一驚,還讓自己好好的珍惜,說「月魂」寶物,眼前的老人見了它之後更是的失態,完完全全的把自己貪婪的本性給展露了出來。這把被自己命名為「月魂」,老人口中的「歸魄回魂刀」,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來歷?竟能引來像老人這樣的高手如此的失態,而且看樣子,老人還有動手強搶的打算。難道,這把刀除了鋒利之外,還有別的什麼自己不知道的秘密嗎?

    「無知小兒,此等寶物落在你的手中實在是浪費了,快納命來吧!」老人好不容易止組咳嗽,也顧不得自己的前輩風範了,如惡狗撲食般的像楚留月撲了過去,倆掌變幻不定的,招招狠辣,式式奪命。老人這回是來真的了,不但想搶了楚留月手中的「月魂」,還想殺了他滅口,寶物,是人人都想要的。

    楚留月的心神一凜,眼前的老人眼中閃爍著的,只有瘋狂的光芒,已經差不多完全的失去了理智了。和一個失去了理智的人交手,絕對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情,聰明的人都會避開的。可楚留月有得選擇嗎?

    楚留月苦笑了一下,早知道就不把「月魂」拿出來了,現在想後悔也不行了。楚留月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比跟帝釋天交手時受到的壓力還要的大。至少帝釋天還有理智在,而老人,已經完全的失去了理智了,腦中、眼中,只有「月魂」,剩下的,就只有瘋狂了,瘋狂的進攻,殺死楚留月,把「月魂」奪過來。

    掌風,,從四面八風的向楚留月壓了過來,讓楚留月呼吸困難。感到窒息。楚留月唯有後退,不得不退。碰上這樣的攻擊,再加上失去了先機,換了任何一個人,都會選擇後退,暫避其風。

    楚留月的眼神一冷,滿面的笑容也不見了,右手持著「月魂」,左手拳頭緊握,身形微躬,「逍遙步法」展開,穿梭在老人的掌影空隙之中,如一隻正在獵食的猛獸,正在尋找著獵物的破綻,一期一擊斃命。雖然失去理智的老人武功大增,威力加倍。但同時的,他所露出來的破綻也就會越多。楚留月的機會也就會月多。

    楚留月冷靜的躲閃著,並沒有輕率的出手,雖然,楚留月已經聽到了腳步聲向這邊過來,而且是不止一個。這麼大的聲響,不可能不會引起旁人的注意的。機會只有一次,錯過了就不再了。楚留月狠清楚這個。

    老人已經完全的瘋狂了,出手之間全無顧忌的,每一掌,每一招,全都是傾全力而出的,所造成破壞,也是極其驚人的。鋼筋水泥所建造而成的牆壁,已經是傷痕纍纍了,裂縫隨處可見,整間房子,已經是搖搖欲墜了。

    楚留月的嘴角閃過一抹冷然的笑容,他所等待的機會,終於來了。長時間的毫無顧忌的全力出手,內力再深厚,真氣在強,也有衰竭的時候,何況老人已經是太老了,體力根本無法下去。老人的動作已經慢慢的慢了下來了,出掌的威力也大不如前了。他畢竟是個老得不能再老的來人,受了這麼重的傷,再幾上體力的不足,就算他的真氣再強。武林中無人能及,內力再深厚,當世第一,體力也會不住的,沒有體力的,真氣再強,內力再深厚,也是枉然。而這,正是楚留月一直沒有粗手的原因。楚留月還很年輕,體力絕對的比老人還要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