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絲密碼 第一卷 靈絲相界 第一百三十五章 明宮
    限時拼圖是一種考驗智力與心志的高難度遊戲不過在楊錯三人看來,把它說成是生死抉擇更為恰當。沒有人敢再動一下石棺上的圖案,因為限時的時間很可能會因為遊戲次數的增加而變得更短。這樣的顧慮是正常的,畢竟把這東西擺在進入小孤山的最後入口,那肯定不是過家家那麼簡單。

    調整好心態,記死牆壁上的圖案,三人再次熱火朝天地工作起來。忙碌與緊張的氣氛充斥整個秘室,三人都不說話,一個眼神過去便明白對方的意圖,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拼圖也漸漸到了收尾的地段。因為精神過度集中,楊錯早已經滿頭大汗,可是他的手卻精準而快速,就如同一個機器人一般。

    圖案拼好的剎那,三人都忍不住望向牆壁。姬媛雪如釋重負地說:「還沒變!公子,最後一塊銅板。」

    楊錯狠狠地點點頭,一巴掌將銅板壓進石板,這時密室裡一震巨響,牆壁分開,一座通天梯赫然出現在眾人面前。

    楊錯無力地跌倒在地上,神情喜悅地看著二女,說:「我們成功了。」

    稍做休息後,三人坐上通天梯。通天梯通向哪?楊錯抱有極強烈的好奇心要揭開謎底。可惜結果卻出人意料,楊錯看著出口,驚奇又高興地叫道:「月如?」

    楊錯只看見戈月如極震撼似地顫了顫身軀,然後一團香風便衝進自己懷裡。

    「情郎。」戈月如激動地喚道。楊錯偷看了眼姬媛雪,見姬媛雪沒有吃醋的表情,才安心安慰說:「你沒事就好,沒事就好。月如告訴我,這兒是哪裡?」

    戈月如抬頭說:「我們在小孤山的山腹裡。」

    楊錯頓時驚訝地問道:「可是我們在外面只看到大孤山,並沒有看到小孤山啊!」

    戈月如狐媚地一笑,道:「這裡的的確確是小孤山的山腹。月如也差點被他們騙了過去。」

    楊錯問:「他們是誰?」

    戈月如說:「天外天十二老人。」

    姬媛雪立即插話問道:「大小孤山都是十二老人的地盤,可為什麼大孤山上沒發現他們一點蹤跡?」

    戈月如神色一黯,說道:「此事說來話長。亢金龍,你來解釋給大家聽。」

    亢金龍那高昂地身軀頓時挺身而出,他回答說:「田鸞仙子。大孤山已經失去了擾亂相術的能力,十二老賊頭都是仇家無數之人,他們豈敢冒此風險繼續居住在大孤山上。本書轉載ㄧVk文學網

    姬媛雪聞言點了點頭,可是亢金龍下面的話卻著實嚇了她一跳。亢金龍繼續說道:「不過人算不如天算,惡人也需惡人磨,十二老人最後都死在莊無邪手上。現在的十二老人都是由莊無邪一人假冒的。」

    姬媛雪輕聲驚呼,楊錯問亢金龍:「莊無邪是誰?」

    戈月如苦笑著說:「他是月如的大師兄。」

    「那很好啊。大師兄肯定知道燭蒙將水族聖寶藏在哪裡?求他快快帶我們去找吧!」楊錯哈哈大笑說。說完才發現眾人一臉無奈地看著他,他想了想,驚駭地問道:「月如,你大師兄和燭蒙不是一夥的吧?」

    戈月如說:「他奉盤古面具的主人的命令看守天外天,而盤古面具的主人是自稱命尊的傢伙。我問大師兄命尊到底是誰?可是他支支吾吾就是不肯說,還把我困在這裡。不讓我去找水族聖寶。」

    以戈月如和亢金龍的實力居然也被困住?楊錯好奇地四處查看,發現這裡怎麼看也像個墓地。於是,楊錯問:「這裡是誰的墓地?

    戈月如說:「這裡是天外天所有惡人的安息之墓。這些惡人生前做惡無數,怕自己死後還會被仇家開棺焚屍,所以惡人們聯合修建了一座屬於自己的墓地。在這個墳墓裡聚集了所有大凶大惡之人的最厲害的相術機關,如果沒有指引,就算燭蒙來闖也是有去無回。所以,這墓地又叫止墓,意思是一切恩怨到這裡也就停止終結了。

    「可惡!難道眼睜睜看著天下大亂也和燭蒙終結恩怨嘛?」楊錯氣惱道。

    戈月如溫柔地撫摩楊錯的胸膛,說:「燭蒙把聖寶就藏在最底層的羅剎殿裡。大師兄明知我闖不過。還把我關在這裡就是想叫我死了這條心。」

    楊錯冷笑一聲,說:「呵呵。這下我恐怕要讓他失望了。走,媛雪,公主,我就不信這個邪。」

    止墓分三層,從上到下依次為明宮、森羅場、羅剎殿。楊錯他們現在就位於最上層的明宮裡。根據戈月如和亢金龍的探索。這個明宮的危險係數不大,可是就是找不到通往下層的入口,看來修築明宮的主旨就是希望仇人能知難而退。

    明宮不大,可是洞口卻很多,分不清楚哪一個才是通往森羅場的地道,楊錯甚至懷疑這些洞口根本就是拿來迷惑人的。楊錯想運用占測之術來獲得一些啟示。可是小孤山裡有著奇怪的禁制。占測得來的結果全是退一步,海闊天空。這多少令楊錯哭笑不得。

    戈月如安慰道:「情郎,我們的相術在這裡是沒用的,只能靠智慧。」

    無定公主南宮芳偏不信這個邪,她對楊錯說:「你們的相術無用,不代表本宮的也不行。」

    姬媛雪低頭思索了會,說:「媛雪覺得南宮姑娘大可一試。南宮姑娘出身無定河,相術獨樹一幟,說不定真能擺脫小孤山的影響。」

    楊錯是親眼見過無定國地厲害的,他神色頓時一恭,說:「一切就拜託公主了。」

    南宮芳表情古怪地回答說:「得了,得了,沒見過你這麼正經。若不是你欠本國巨額的債務,怕你還不了債,本宮才不會幫你。」

    說完,南宮芳首次亮出自己的命晶,她的命晶是乳白色的,隨著南宮芳地咒語,命晶裡逐漸形成一團白色風暴。白色風暴越來越明顯,有幾次甚至都衝出了命晶表面,南宮芳此時地臉色白得有些嚇人,看來這次她是全力施為了,楊錯專心致志地看著那團白色風暴,腦海裡似乎有所感悟。

    突然,一串晦澀的音節從南宮芳嘴裡吐出,聲音不大,可聽在耳裡如雷鳴一般,眾人頓時變色,大家都是高手,南宮芳這一招三魂震懾絕對是傳說中地相術。周圍的空間隨著南宮芳的聲音不斷發出波波的炸裂聲,可是依舊看不出入口在哪裡。

    南宮芳也不認為一招三魂震懾就能把入口點給逼現身。她一聲冷嘯,命晶裡的白色風暴陡然竄出,風暴在明宮的每一個角落捲過,時不時遠處就傳來一聲機括轉動聲,眾人心頭暗喜,這無定公主果然厲害,居然硬逼入口現身。

    只不過白色風暴在明宮裡已經掃了兩圈,雖然時不時總能聽到機括之聲,可是就是不見入口現身,眾人這才覺得有些不對頭。而這時,南宮芳嬌軀一晃,顯然是體力不支了,但是她仍然咬牙堅持。

    又過了會,楊錯突然叫道:「公主快收回相術,我找到了。」說完,左手中指一抖,天線銀絲在白色風暴剛捲過的地方狠狠地紮了一下。

    南宮芳早就就是強弩之末,此時聽到楊錯發話,她也顧不上詢問楊錯是如何找到突破口,她立即收回白色風暴,坐下閉目調息。

    一圈光紋迅速地流過明宮,所有洞口頓時封閉。明宮中心喀嚓幾聲,地板岩石散開,地板以下又喀嚓幾聲,玄鐵門又散開,玄鐵門下再喀嚓數聲,金剛石門散開。

    楊錯嘖嘖歎道:「若非公主,就算我找到機關也轟不開這三張門。」

    其他幾人都是目瞪口呆,除了楊錯和南宮芳外,他們都不知道這其中發生了什麼。楊錯解釋道:「我們都知道世間萬事萬物都是有聯繫的,所以占測之術就是看出其中的聯繫來推測因果,可公主的相術不一樣,她的相術是直接接觸這些聯繫,並且讓這些聯繫浮出表面,這實在是太神奇了。」

    姬媛雪好奇地問:「那為什麼還要公子出手才找到入口?」

    楊錯呵呵笑道:「直覺。我直覺設計明宮的人曾經考慮過有此等相術的存在,所以故意下了個套,我只不過是破了這個套而已。」說完,楊錯忽然對森羅場產生了興趣。森羅場裡又會有什麼高明的存在呢?

    止墓外,莊無邪頭蓄長髮,穿白衣,系黑腰帶,看上去約三十,五官如刀削,眼神凌厲。此時,他對著深綠的天空歎了口氣,自言自語說:「時也,命也。無邪只好得罪了。」說完,身影消失在小孤山頂,而頭頂那深綠的天空裡有幾條魚兒一竄而過。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