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絲密碼 第一卷 靈絲相界 第一百三十三章 奇怪的0與1(下)
    楊錯拍了拍自己腦袋,心想現在可不是想這個問題的時候,現在要趕快找到入口就在這時,遠處南宮芳用燈光給楊錯發信號示意有發現,楊錯風急火趕地游過去,看到了姬媛雪發現的線索。

    這處線索位於第十間牢房和第十一間牢房裡,這兩間牢房裡四處堆放著行酷刑的用具,想必是用來行刑逼供的場所。唯一奇怪的是,在兩間牢房相連的牆壁上各有一副人血圖畫。因為時間太過久遠,人血圖畫已經被稀釋得很淡,甚至有部分缺失的情況存在,不過在強光照射下,已經滲透到牆體裡的血液還是清晰地顯現出這是一副畫。十號房的畫是一個裸體的女人舉手朝天,彷彿在禱告什麼,十一號房的畫與十號房相差不大,唯一不同的就是禱告的人是一個裸體男人。

    血畫很特別,很引人遐想,可是這和隱藏的入口有什麼關係?楊錯想不出來,冰雪聰明的姬媛雪也想不出來。無定國負責鎮守混亂之主,每年倒是有不少類似這種告天的祭祀活動。南宮芳身為無定公主,對祭祀比楊錯二人都要瞭解得深。眼看氧氣就要用光,南宮芳終於決定試一試自己的辦法。

    她費力對二人比畫清楚後,向來大氣的姬媛雪忽然低頭不看二人,而楊錯卻是連連揮手拒絕,他在心裡大罵道:「叫我和媛雪把衣服脫光學畫上的人祈禱,南宮芳是不是腦袋袕r了?別說這裡是上百米深的水下,就算是在陸地上,這麼傻的事情我也不做。」

    南宮芳見楊錯反對,自然是對楊錯粉拳相向(水下說不了話,當然只有用拳頭表示自己的不滿)。楊錯一邊拍胸脯,一邊伸大拇指。暗示自己絕不做這麼損傷男人尊嚴的事。忽然,沉默的姬媛雪夾到兩人中間,她拉起兩人的手,先是深情地看著楊錯,朝楊錯點點頭,然後自己朝十號房游去。

    不會吧?媛雪答應這瘋婆子地瘋主意拉!哎呀,媛雪去對面房了,看來她是真答應了。一想到媛雪看自己的眼神,楊錯只好慢慢解開自己的潛水衣,不過他心裡還是不忘記嘮叨一番:「悲哀啊!沒想到我楊錯最後不但保護不好自己的女人。還被一個瘋婆子的瘋子計劃給整死。臨死都死得這麼沒有尊嚴,連件衣服都不能穿。就這麼被活活淹死。哎……」

    彭!彭!姬媛雪和南宮芳在對面牆上各敲了下。楊錯知道她們已經準備好了,他只好收拾好自己的心情,死馬當活馬醫,把氧氣瓶往旁邊一扔,雙手舉天,模仿畫中人的姿勢開始對天祈禱。

    一想到祈禱。楊錯這才覺得壞事。祈禱什麼啊?自己腦海裡一片空白啊!完全不知道該祈禱什麼?對面的姬媛雪與南宮芳也是!大家只好心裡胡亂祈禱,希望能夠蒙中祈禱的內容。

    上帝啊?不對!

    佛祖啊?不對!

    太上老君啊?還不對!

    關二爺?更不對……嗚嗚,這狗屁的祈禱內容究竟是什麼?眼見胸口越來越氣悶,可四周沒有任何變化,楊錯越來越絕望了:「真地要死在這又冷又濕、暗無天日的地方嗎?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缺氧漸漸讓楊錯產生了幻覺。勝蘭?你來救我了?月如,你怎麼也在這裡?燭蒙,你不要把勝蘭帶走,不要!面具佬,你居然殺了月如,我要殺了你……我不能死。我不能死,我一定要活著到水面,我要空氣,我要太陽,我要……

    監獄裡忽然一聲劇響!十號和十一號房的地面忽然如翻板一樣轉了一圈。三個赤裸裸的人影隨著水流衝了下去。

    黑暗中,赤條條的楊錯張牙舞爪想要抓住救命的「稻草」,可只聽到啪得一聲,楊錯已「全」體投地地摔到地上。緊接著兩團軟綿綿、滑濕濕的東西又壓到楊錯身上,楊錯頓時傷上加上,疼昏過去。等到他再睜開眼。便看到姬媛雪正擔心地看著他。楊錯咧嘴一笑,說:「這裡沒水。我們到第五層了。」

    姬媛雪摸了摸楊錯各處,問道:「還疼嗎?公子?」

    楊錯搖搖頭,說:「不疼了。媛雪,我們的東西丟了多少?」

    姬媛雪說:「沒丟什麼東西,公子的百寶囊在這,電筒也沒壞。只不過瑤池水都給公子喝光了。」

    楊錯點了點頭,坐起身,把百寶囊放入懷中,忽然,他想起一事,大驚道:「媛雪,誰幫我穿的衣服?」

    姬媛雪頓時嬌不勝羞。南宮芳則大大咧咧地說:「當然是她,難道會是本宮嗎?」

    楊錯心頭一陣感動,小聲地說:「謝謝你,媛雪。」

    「公子又救了媛雪,這是媛雪應該做的。」姬媛雪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到最後幾乎都聽不到她在說什麼。可惜此時此地都不適合調情,楊錯只是握了握姬媛雪的小手,簡單地嗯了聲,然後開始打量四周的情況。

    四周都是封死的,只有前方有一張門,楊錯試了試,門很容易推開,門後是三米寬的走廊,藉著電筒的光也看不出走廊有多長。既然沒有別的路,三人只有穿過走廊,大約走了五分鐘,走廊到了盡頭,盡頭有兩張門,兩張門都很容易推開,兩張門後又是一望無盡地走廊。

    這開始有點不對頭了。三人打起精神,仔細把兩張門檢查了遍,最後發現兩張門唯一的區別就是,一張門上有半個太陽的雕刻,而另一張門上沒有。

    姬媛雪與南宮芳都不知道其中的寓意?只有楊錯看到太陽的時候,忽然想起石板翻轉地剎那,自己心裡說了太陽二字。楊錯當即拍板說:「走,進這張有太陽的門。」

    過了會,三人再次走到走廊的盡頭,這時的盡頭出現了三張門,一張有半個太陽的雕塑,另外兩張都沒有。

    「再進!」楊錯推開雕刻有半個太陽的門,首先踏了進去。門後依然是走廊,三人走了一會,又到了走廊地盡頭,這時地盡頭出現了四張門,還是一張有半個太陽的雕塑畫,而另外三張門沒有。

    媽媽地!我就不信邪了!楊錯帶著二女回回走有太陽的門,可是每當走到走廊的盡頭的時候,面對的只是更深的失望。

    五張門,六張門,七張門……十一張門,姬媛雪看著前方出現的十一張門,終於忍不住疑問,說:「公子,十一張門了。我們是不是走錯了?」

    南宮芳接著說道:「是啊!天相神師,你每回都走有太陽的門,究竟是什麼原因?讓我們也來幫你想想。」

    楊錯的臉色此時無比難看,他的心漸漸陷入一種賭徒心態,只聽他說道:「再試一次,最後一次。」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