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絲密碼 第一卷 靈絲相界 第六十章 惡紙人(下)
    越接近事情的真相,楊錯就越覺得迷糊。醉-露-網

    上古術族有自己的王城之說,媛雪可沒有和自己提起過。木鑼族王城「無字城」,城內縱橫交錯,宛若迷宮。建築佈局如老樹之年輪,環環相扣,卻又章法中見混沌之象。

    如此易守難攻之城,再加上多如牛毛的「惡紙人」,要想靠近正心的「神木塔」,難度可見之高。若知難而退,卻不知城市已經被「斬塵緣」所籠罩,恐怕剛一踏出又要落個線斷人亡的下場。本書轉載ㄧVk文學網

    楊錯雖身懷天線銀絲,可五人此時想撤退也來不及了。楊錯現在唯一希望的就是,果真會如摩月詔所說,「神木塔」內是一個安全的藏身之所。

    泛著淡淡的青黑之光的「神木塔」孤獨而又高傲地矗立在白色風暴的正中,千步之外的楊錯精準地用一枚「古錢罡光」一箭三雕,抬頭一看「神木塔」,胸中隱生一股豪卓之意。

    寸步唯艱。

    不論是摩月詔的勇猛,還是憶蕭蕭的鬼魅凌厲,或是李勝蘭的絕不服輸,這一刻都淹沒在鋪天蓋地的「惡紙人」中。

    重複的舉槍、瞄準、扣扳機,只到最後一顆子彈也被打完。李勝蘭以槍柄敲倒一隻「惡紙人」,旋身抽匕,一刀劃過,一隻紙頭顱骨碌碌地滾到楊錯腳邊。

    楊錯偏頭一看,李勝蘭身法靈動,沖滿爆發力的長腿連續踢倒圍攻她的「惡紙人」,新扎的長辮在粉脖上圍了一圈,然後緊緊咬在嘴裡。

    楊錯一想起李勝蘭二話不說地隨他親赴絕地,頓時心口一痛。喚道:「勝蘭。我來幫你。」

    只見李勝蘭四周金光突現,「惡紙人」一下少了一大片。

    李勝蘭嬌軀一顫。

    回首,大眼灼灼地看楊錯。楊錯看著香汗淋漓的李勝蘭,呵呵一笑,道:「別生氣。你還是先鋒。我只是在一邊協助。」

    不過令楊錯沒料到地是。李勝蘭吐出辮子,粉臉紅撲撲地說:「我有那麼霸道嘛?現在你為主。張強快過來。我們一起協助楊錯。」

    楊錯呆了一呆,隨即灑脫地一笑,叫道:「跟我來!殺!」

    瞬間追上摩月詔和憶蕭蕭。摩月詔渾身上下毛皮被「惡紙人」咬得前瘡百孔,憶蕭蕭雖然毫髮無傷,可那嬌喘連連的樣子也顯示她也快油盡燈枯。

    還有六百步。

    楊錯道:「輪到我當先鋒了。」說完,一手挽雙頭玉繩,一手執古錢領先衝前。

    摩月詔和憶蕭蕭看了一眼。暫時安下心來。楊錯本事雖不高,可只要相術道具沒用完之前,還不會有什麼大危險。

    四人緊跟楊錯身後殺入通往「神木塔」的主道。摩月詔和憶蕭蕭則加緊時間恢復體力。

    不是你死。便是我亡。五人此刻都已經殺紅了眼睛,可「惡紙人」何嘗不是。最靠近「神木塔」的「白色風暴」裡,忽然傳來一聲暴怒之聲。「惡紙人」兵團聽到此聲後,忽如發了瘋地朝五人撞去,連撕咬都放棄了。

    楊錯頓時覺得壓力倍增。一摸水火織囊,還剩下古錢七枚,雙頭玉、繩二根。楊錯眥牙裂目地怒嘯一聲,銀絲手套已套在右手之上。

    劈啪一陣骨響後。楊錯扭曲著面孔,揚起一蓬銀光,拳拳生風。一拳一命。

    還有四百步。

    摩月詔再次變身,毒爪獠牙全成「惡紙人」兵團地噩夢。

    憶蕭蕭乾脆放棄藏線術,全力施展極為霸道的「翠隱術」。「翠隱術」令憶蕭蕭渾身都包在一團翠焰中,沾之則斃命。

    李勝蘭和張強雖無力氣,卻也不願意成為大家的累贅,奮力拚殺,招招皆取對方的腦袋。

    還有三百步。

    一陣分筋錯骨之痛突然鑽如心扉。楊錯強嚥一口鮮血,一拳再擊飛一隻「惡紙人」後,抱臂跪倒在地。

    李勝蘭首先看到楊錯的狀況。李勝蘭猛吸一口氣,連環踢到楊錯身邊,焦急地喚道:「楊錯。你怎麼拉?」

    楊錯忍著疼痛,強笑道:「李督察。你猜如果我們兩個死在這裡,以後會不會變成棒子?」

    李勝蘭楞了楞。鱉地古墓裡楊錯也問過自己相同的問題。這個死,楊錯!都什麼時候了,還和自己開玩笑。

    李勝蘭咬了咬小虎牙,答道:「答案還是一樣。你要是變壞了,做鬼也先把你咬死。」

    楊錯頓時哈哈大笑起來,接著一陣咳嗽,咳出一口血痰。

    「Madam。楊錯兄弟。快看。這下死定了。」罪張強驚慌地叫道。

    楊錯順著張強指的方向望去,「惡紙人」不知為什麼停止了進攻,正在有節奏地退後,然後從中分開,排成兩排。

    遠處,一個黑色的身影漸漸由暗轉明。等到楊錯看清楚看黑影地模樣,楊錯心灰意冷地說道:「是「雙頭惡人王」。剛才「惡紙人」發了瘋般地進攻我們,一定就是它下的命令。李督察、笨牛。這次我楊錯可把你們害慘了。」

    說話間,「雙頭惡人王」已立於二十步開外。「雙頭惡人王」身材魁梧壯實,紙身上篆寫著古老的花紋,左右各有一頭,一頭尖如陀螺,另一頭圓如石鼓。

    此刻,圓如石鼓地那只頭正緊閉著雙眼,沒有醒來。只有尖如陀螺地那只頭在怒視著闖入自己領地的冒犯者。

    只聽陀螺頭又是怒嘯一聲,頓時所有的惡紙人開始跟著「吱吱」得叫了起來。一時間,無字城吱聲震天,楊錯等人聽在耳裡,別提有多難受。

    楊錯道:「我們殺了他這麼多子孫。看這情形「雙頭惡人王」要親自收拾我們。」

    楊錯想得沒錯。在「惡紙人」的群嚎之下,「雙頭惡人王」殺氣騰騰地靠近過來。

    摩月詔和憶蕭蕭都是桀驁之徒。就算是死,又怎麼會對一個高等相術傀儡低頭?同只見摩月詔和憶蕭蕭對視了眼,然後雙雙對「雙頭惡人王」發起了攻擊。

    楊錯雖實力不怎麼樣,可眼力還是很高明的。他看了眼戰鬥,歎氣道:「若是媛雪在這裡的話,或許還有幾分勝算。」

    李勝蘭嘴巴一翹,絕絕地問道:「楊錯。姬媛雪留你的信中到底說了些什麼?」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