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行霸刀 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孫家族
    毫無疑問,尤達絕對沒有意識到自己被蔡道誘拐了,起碼他是非常得意而且熱情的要跟著蔡道,這倒不能算是誘拐。

    在尤達的大致介紹中,蔡道總算對密金有了更深的瞭解,尤其是密金的獲得難度。密金各國都有出產,沒有被各國列為重要的戰略物資,但那不表示這玩意就自由流通得幾乎沒有限制。實際上,密金因為始終在漲價,所以被國家以及施羅德這樣的家族囤積,流落在市面上的只有很少量。

    按照尤達的瞭解,施羅德家這些年來到處收購,在消耗與囤積中還剩下二十斤,沃達國家囤積了百斤以上。蔡道聽到這裡眼睛就亮了,盤算著是不是要去施羅德家硬搶,又是忍不住問了約克國的囤積數字。對於約克國的囤積數字,尤達倒不太瞭解,只隱約推測大約有四五十斤。

    蔡道盤算了一下,很顯然,要想以常規手段獲得密金是不太現實的,畢竟密金都被囤積了。最佳考慮就是在各國或各大囤積家族搶來,那是最好不過的。

    想了想,他突然發現自己陷入一個死循環裡,他需要密金完成第三次進化,然後才可以放青牛出來,放青牛出來,才可以令得萊文等人的武力大幅度提高,然後才可以實現建國的想法。而他現在卻要搶劫國庫,或者搶劫大貴族才可以得到密金,這難道不是一個巨大的死循環嗎?

    想了想,他將這件煩惱的事拋開了,若是實在行不通,那就只有行險在未完成第三次進化前把青牛放出來。到時憑他和青牛聯手,哪個國家的國庫搶不了?

    終於來到了傻虎的家,蔡道在菲利的陪伴下來到貧民窟。望著這些污水橫流的情形,他的眉頭越皺越深,住在這樣的地方要想不生病還真不容易。這一路過來,這裡的人都熱情的與傻虎打著招呼,看著傻虎身旁的穿著華貴的蔡道,禁不住浮想聯翩。

    來到一個破棚子門外——如果兩塊木板也算門的話,傻虎嗡聲嗡氣的大叫:「媽媽,羅傑,我回來了!」

    裡面很陰暗,傻虎進去之後直撲到一張床前,激動的望著躺在床上的瘦如排骨的中年婦女大叫不已。這中年婦女艱難的睜開眼睛看著傻虎,綻放出一個令蔡道心弦波動的微笑,這是一種很有力量的微笑。

    見到媽媽的傻虎很快就把老師給忘了,嗡聲嗡氣的講述起自己最近的經歷,媽媽無力的手拍了拍他:「虎,你為什麼不向我介紹一下客人!」

    「哦,媽媽,他是我的老師,他是我的師兄!老師答應我,要教我飛。」傻虎憨厚一笑:「老師是好人,他不但要教我飛,我吃什麼他都答應呢!」

    媽媽望著年輕的蔡道,不知究竟是懷疑還是相信,但她還是請了蔡道坐下——這裡哪裡有坐的地方。蔡道向她自我介紹了一下,媽媽頓時激動得面上浮現一縷紅潮,幾乎靠著自己的努力都坐起來了:「您就是道#格蘭,太好了,虎可以成為您的學生,是他的幸運。」

    談了一下,媽媽面上紅潤顏色越來越濃,蔡道不禁頗感憂慮,這莫非就是迴光返照?青牛很肯定的告訴他:「絕對是!」

    其實傻虎的媽媽本來就距離死不太遠了,之所以要傻虎先走遠再回來,就是不想讓兒子見到自己死去。現在見到蔡道,她在另一個孩子嘴裡得知蔡道是什麼人,頓時激動無比,生命力就如流水般迅速消逝。

    與蔡道談著談著,媽媽始終注意著他,終於決定將自己的秘密說出來。若是她死了,那秘密就會隨著她湮滅,還不如賭上一賭,況且蔡道是很了不起的大人物呢:「格蘭先生,你信仰聖教嗎?」

    「我和老師都沒有信仰呢!」菲利望著這淒涼的一幕,忍不住心頭黯然,他以為自己以前混得很慘,現在才發現其實他還算很幸運了。

    見蔡道點了點頭,媽媽明顯鬆了一口氣:「那我將要向兩位講述一個故事,希望兩位可以答應我,不要把我向你們所講述的透露出去,也許將來有一天,你們可以告訴虎!」

    「你們也許不知道,八百年前的八大單姓氏家族……」此言一出,蔡道和菲利頓時愣住了,難道傻虎跟八大家族有什麼關係。媽媽沒有注意到他們的表情,繼續道:「虎就是八大家族中孫的後裔……」

    聖國時代的八大家族是幸福的,但她描述的不是一個幸福的故事,因為那是聖國分裂之後的故事。聖國一夜被分裂,八大家族一夜崩潰,但是憑著深厚的底蘊,八家當中依然有七家都留下了後裔。傻虎,就是八大中孫家族的後裔。

    那一夜,天使突然降臨,孫家族慘遭滅門之禍。但是,孫家族終究是李明儒的弟子的嫡傳,家族中強者無數,拼盡全力抵擋住天使,剩下幾人活著離開,從此隱居山間,直到信仰之戰。

    在信仰之戰前,曾經幾乎滅門的孫家族再一次繁衍起來,憑著當初帶走的嫡傳武術,再次成為一股強大的力量。信仰之戰爆發後,孫家族與其他同樣隱居的家族傾力出戰,為自己報仇,為聖國報仇。但是,孫家族不愧繼承了最初孫元帥的火暴生猛性格,信仰之戰打下來,家族剩下來的人越來越少。

    而且,教廷在那之後不斷追查著他們的下落,孫家族在幾百年裡瀕臨滅亡,武術更是漸漸失傳。到十多年前,身為孫家族唯一血脈的傻虎的父親被教廷查到,發生了一場激戰,而傻虎因為被打傷成為了現在的樣子。傻虎的父親沒有活著逃走,孫家武術從此徹底失傳,傻虎甚至連家傳鬥氣都沒能學到。

    八百年前威勢赫然的孫家族到了現在,只剩下傻虎那麼唯一的血脈,而且還是傻子,想想真是值得唏噓感慨。說著說著,媽媽的眼淚簌簌而下:「格蘭先生,你千萬不能讓他被教廷查到,為孫家留一條血脈……」

    沉吟片刻,蔡道忽然輕輕一笑:「你不需要憂慮,因為我與教廷一樣有過節,我的傭兵團裡都是對教廷心懷不滿的人。」雖然有些酸酸的感覺,但他始終還是沒有正面答應。

    就在這時,被叫到門外的傻虎……不,應該是孫虎興奮大叫起來:「羅傑,你終於回來了,我好想你呀!」

    只見孫虎與一個模樣清秀的十一二歲孩子進來,那孩子面容間隱有堅忍之色。見到蔡道這兩個陌生人,他吃了一驚,在傻虎的介紹下,他才知道這就是哥哥的老師,眼裡閃過一縷興奮與嚮往。他再把目光投向床上的母親,母親不知不覺中渾身放鬆偏著腦袋陷入了最深的沉睡中……

    埋葬了母親,羅傑與孫虎在悲痛中與蔡道同行,繼續向布拉達省趕去。第二天,兩人向蔡道磕頭後,正式成為了他的第五和第六個徒弟。

    其實羅傑不是孫虎的親哥哥,而是被揀來的。這兩年以來,家裡很困難,孫虎不但什麼都幹不了,還吃得很多,羅傑年紀輕輕就跑去餐館裡做打雜的,偷學了一些作菜的本事,以此來填補家用。

    蔡道很欣賞羅傑,羅傑沒有傻虎那樣的練武天賦,可是卻極為堅韌。當蔡道傳他內功之後,他幾乎是在沒日沒夜的練,若不是蔡道及時發現這一點,告訴他這樣練對「鬥氣」沒有用,只怕這小子還不肯放鬆。能夠忍人所不能忍,性格堅韌的羅傑遲早成大器,這是他對羅傑的評價。

    在蔡道的六個徒弟中,除去未見過的齊格及萊因哈特,青牛最欣賞的依然是孫虎與萊文。以青牛的修道眼力來看,羅傑的性格太過堅忍執著,不利修道,菲利顯得太過浮躁,遠不如萊文沉著穩重和有天賦,再來就是孫虎的單純性格,實在很適合修道。

    很顯然,見蔡道呼啦拉的收了一大幫徒弟,青牛亦不免有些心動了。可惜,他現在沒辦法跳出來跟蔡道搶徒弟——就算搶徒弟恐怕也搶不贏蔡道,蔡道身上擁有的是仙法,比青牛的道法要強了太多。

    蔡道有些鬱悶,為什麼自己的徒弟當中就沒有一個練武奇才呢?不過,徒弟們練武很認真,就算浮躁的菲利在練武上亦表現出了不一樣的韌性,這算勉強彌補了他的不爽。當他開始教徒弟,羅傑的認真與勤奮令他驚訝之餘,孫虎的蠢笨就令他頭疼極了。

    孫虎修煉鬥氣倒是沒有問題,關鍵在於,這小子愣是記不住招式。不過,現在距離教招式還早,再者,孫虎選用什麼兵器都還沒確定下來呢。

    就這樣,在一路的修煉當中,再砍翻幾波山賊土匪,橫行佣兵團終於來到了布拉達城——傭兵司規定,上了一定規模的傭兵團的總部一定要設在城市中,這樣便於管理。蔡道與皇帝的協議當中就有提到這一條,皇帝為蔡道他們提供了總部還有訓練場。

    來到布拉達城之後,向本地傭兵司報備之後,蔡道誘拐尤達加入橫行。然後派徒弟們去把一些事都給辦理好,把坐落在城外的作為訓練場的城堡整理了一下,橫行佣兵團發佈了最令人激動的消息——橫行開始招人員,人數為一百。

    橫行需要新的人員加入,橫行是什麼?就是道#格蘭的橫行佣兵團,一個聖武士率領的傭兵團,還有尤達大師——卡列和菲琳的實力顯然不為外人所知。

    消息一旦傳出去,迅速在傭兵界引起了轟動,若干沒有組織的傭兵們紛紛向布拉達趕去。於是,橫行一下子成為了大熱門。

    一百人是蔡道計劃中的第一批人,當完成了整合,再來招收新的人員加入。在他的預計當中,橫行佣兵團的人數不需要太多,只要夠強大就可以了,人數太多了反而不方便培養。

    這些日子以來,蔡道以及卡列和菲琳他們都忙碌得要命,就連海德他們亦在蔡道的強迫下加入了甄選的隊伍中。

    甄選工作是艱苦的,條件也是令人驚訝的。蔡道與青牛合計後把甄選條件確定下來,甚至提前瓜分了這幫人——青牛說什麼都想要收徒弟了,按照他的說法就是:「現在收了也沒什麼,大不了將來再殺了他們以絕後患。」

    甄選條件蔡道和青牛考慮了很久,都一致的同意,要麼是可以直接拿來就用的強者,要麼就要那些水準很爛的傢伙。等級低了才更有塑造性,而且,估計各大勢力也不會把那些低級的傢伙派來玩無間,所以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杜絕類似的事。

    不過,為了掩人耳目,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