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炎戰記 第六部 夢想之彼方 第六話(尾聲)
    當金黃的稻穗纍纍掛下的時候,珈藍城也完全恢復了生氣。

    天空很高,有著秋天特有的爽朗,滿城金紅的楓樹將珈藍染上濃濃秋意,腳畔到處是盛開的野菊花,秋草自由自在的在牆角蔓生。大街上人聲喧嘩,剛收割下的谷子,新鮮的水果,香甜的美酒,豐收的喜悅伴著清爽的秋風吹拂,連空氣裡都滿溢著生氣。

    秋日的艷陽帶著點懶洋洋的氣息斜掛在皇宮的尖頂上,金黃的餘輝給皇宮的建築抹上了夢幻般的色彩。

    這樣舒適的天氣不禁讓火汐懶懶的伸了個懶腰,一雙眼睛滴溜溜的亂轉,當她的眼光停在坐在花園涼亭裡的一群人身上時,只覺得心臟猛的停止了跳動,然後一把拉住正喋喋不休的給這一群新進宮的侍女們講解的老宮女,眼睛成心狀口齒不清的問:「那邊那個!那邊那個!那邊那個!」

    「什麼那邊那個!」老宮女手上的紙棒毫不留情的敲在了火汐頭上,訓斥道:「什麼那個!那是聖皇陛下!安霏莉絲公主殿下,愛莉西亞大祭司莉迪雅殿下,還有……喂!你在聽沒有?!」

    「好美麗的人!」沒有理頭上冒出的大包,火汐雙手捂在胸前,後面的人名一個沒聽見,只是癡癡的望著那帶著淡淡微笑坐在一旁卻是那群人中最明亮的所在,口裡面嘀咕著:「啊!真是太漂亮了!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漂亮的人!而且,雖然瘦了點,但那雪膚櫻唇,那比陽光更閃亮的頭髮,啊!真是絕色美青年!啊!他看我了!看到沒有!他對我笑了!啊!我就算是現在死了也甘心!」

    「那你就去死吧!花癡!」

    「怎麼了?陛下?有什麼好笑的事情嗎?」莉迪雅問一直好似心不在焉卻突然笑了一笑的帝瑟。

    「那邊,」帝瑟指了指遠處廂房旁一個被眾多侍女圍攻的侍女,微微的笑了起來。

    哪個?有什麼奇怪嗎?莉迪雅看著那被圍攻的侍女悻悻的爬起來,做了個不服氣的鬼臉,突然明白,帝瑟看著的不是那個侍女,而是那個侍女此時神態依稀神似的一個人,那個這幾個月來,沒有人在他面前提起過的,蕾蒂……

    「陛下,到時候回去吃藥了。」莉迪雅瞟了一眼開始平靜下來的廂房,站起身對帝瑟說。

    「好的,古蘭達斯,律法的第一百六十三條有點問題,」帝瑟把手上的文件遞給古蘭達斯,說:「不論貴賤,犯一樣的罪就應該受到一樣的處罰。」

    「是,我這就修改。」古蘭達斯接過文件,說。

    「不用。」對準備扶他的莉迪雅笑笑,帝瑟自己站了起來,雖然腳步有些不穩,依然神態自若的獨自向自己寢宮走去。

    「陛下他……」古蘭達斯看著手中已經全部批閱完的文件,長歎了一聲。

    「怎麼了?怎麼你們一臉沉重的樣子?我看哥哥的身體好像好了很多了!」安霏莉絲不解的望著古蘭達斯和羅西尼他們,問,因為擔心著帝瑟的傷勢,剛回到蒙羅拉夏兩個月,她就丟下老公帶著兒子們回到珈藍,而剛進珈藍城那種恍如隔世般的心情在看到已經可以自己走動的帝瑟時一下子好轉,所以才嚷著要帝瑟曬曬太陽而把在開會的一群人弄到花園,可是,雖然帝瑟的身體看上去好了很多,也和她有說有笑的,但是,她卻總覺得有點不對,哥哥好像是沒有生命的木偶般,連笑容都蒼白得虛幻。

    「我……」安霏莉絲突然覺得坐立不安起來,站起來追著帝瑟的身影跑向寢宮。

    「莉迪雅?怎樣?」安霏莉絲等著莉迪雅悄悄掩上門,方走上前,擔心的問。

    莉迪雅搖搖頭,拉著安霏莉絲離開房門前。

    「莉迪雅!」聽到房間裡傳出的激烈咳嗽聲,安霏莉絲掙開莉迪雅,衝到房門前,可想推開門的手還是停了一下,只是慢慢推開一條縫,望裡看去,然後猛的摀住了嘴,眼淚刷的一下子流了下來。

    「為什麼!」退回到莉迪雅身旁,安霏莉絲抓住了她的肩,哭著問:「為什麼會是這樣?!哥哥不是好多了嗎!為什麼他還會那樣子吐血,而且,你為什麼不幫他?!」

    「我……沒有辦法幫!安!我沒有辦法幫!」莉迪雅搖著頭說,眼圈不禁也紅了起來。

    從伊甸回來後,帝瑟整整昏迷了一個月,雖然蕾蒂在離開之前注入的神力保住了他的性命,但是傷卻一直沒有辦法完全治好,而且,莉迪雅在替他治療傷口的時候發現了他隱瞞了2年的病情。如果治療得法的話,陛下應該還可以有幾年壽命,但是……當時大先哲長歎著搖頭,一個沒有一點求生願望的人,還能指望他撐多久!

    帝瑟是在燃燒著最後的生命來盡他的職責,拖著那樣的身體依然做著三倍於常人的工作,雖然他並沒有做出自殺的行動,可是,這樣子不就等於慢性自殺嗎?!

    「是因為蕾蒂吧……比這個世界,比整個人類都重要,他拼了性命保護的人……」身後傳來芙蕾雅帶著哽咽的聲音,「因為蕾蒂不在了,帝瑟他才連生的願望都沒有了,是吧!」

    比什麼都重要的人!他卻親自斬斷了束縛她的枷鎖……!莉迪雅扭過頭,不忍和安霏莉絲芙蕾雅傷心的臉相對,對她沒有一點奢求,只是希望著她能幸福的生活,所以寧願讓自己墮進痛苦的深淵!

    「都是蕾蒂那混蛋害的!」安霏莉絲怒氣猛的高漲,一把拉住芙蕾雅說:「你的飛船還在吧?走!」

    「幹什麼?」莉迪雅驚訝的望著安霏莉絲,問。

    「你也來!」安霏莉絲另一隻手拖住了莉迪雅,咬牙切齒般的說:「我不罵那混蛋一頓,出不了這口氣!」

    「去那裡啊?」「罵誰?!」

    「去愛莉西亞神殿!罵那個忘恩負義鮮廉寡恥卑鄙下流背信棄義無血無淚無情無意……」安霏莉絲長換一口氣,說:「的混蛋王八蕾蒂!」

    「愛莉西亞?」璜扶住突然蹌踉了一下的蕾蒂,擔心的望著她。

    「沒事!」蕾蒂對他笑了一下,心理暗自嘀咕著,誰啊!好像有人在大罵我一樣!

    「您看!」

    順著璜手指的方向看去,蕾蒂頓時屏住了呼吸,世間的所有一切彷彿都不存在,剛才直衝她腦際的怒罵聲也消失無影,眼中所見,心中所念的,只有那一瞬間湧上來的喜悅和感動。

    碧落,天界和冥界交界處,人類靈魂的棲息地,沉浸在母親懷抱一樣溫柔的黑暗裡,無數的靈魂在這裡消散,又從這裡生長出來投胎而去。而此時,在碧落的蓮湖,卻有兩朵散發著淡淡光芒的蓮花在黑暗裡靜靜含苞,一朵是透著純淨黑色但卻發出銀色的光芒,一朵,是鮮紅的,像火一樣熱烈卻又異常溫柔的紅色,他的光芒淡淡的,像是滲透般將周圍籠進溫暖中,一些將要消散的靈魂像是感覺到那光芒聚集在蓮湖周圍,消散前的光亮象螢火蟲一樣將蓮湖點綴得美麗多姿。

    「這兩個靈魂本來應該是在死亡的那一刻就被黑暗吞噬消散了的,因為他們太過於強烈的感情,天帝在最後那一瞬間將他們的碎片收到蓮湖,」璜看著淚水從蕾蒂臉上泊泊而流,解釋一般的說:「也幸好那時候您的神力爆發,天帝才能借助您的力量醒來。現在,他們正在那花苞裡慢慢恢復,就像您當年一樣,雖然不知道要多久……」

    「沒關係,多久也沒關係!」蕾蒂泣不成聲的說:「我會一直等的!多少年都沒關係,只要他能回到我身邊!只要他能回來!」

    「修……」

    「還有蘭修斯大人!」笑著,璜提醒她。

    「對哦!」蕾蒂轉過頭,眼裡閃動著光芒,說:「蘭修斯是黑暗神族,如果有冥界的願望泉水,是不是會快點?」

    「您不能去冥界!」璜叫道。

    「我知道!可是,璜……」蕾蒂臉上露出了討好的笑容,說:「聽說你和霏凌婭的關係不錯?」

    「我是碧落的守護人哎!怎麼能!」璜的抗議聲還沒落已被蕾蒂一腳揣下了冥界,遠遠的聽到她的聲音:「快去快回!我會在這裡幫你守護著的!」

    什麼女神嗎!蘭修斯喜歡的還真是怪人!璜歎息著,向願望之泉而去。

    「修,蘭修斯,」蕾蒂蹲下身子,手撫摩般的伸向了花苞。

    輕輕的,雖然無風,花苞卻發出了笑聲般的輕顫。

    天界風之湖。

    「你還是打算瞞著她嗎?」格蘭狄亞走到迪修司身邊,輕聲說,湖面蕩起了一陣漣漪,帝瑟的身影變得模糊起來。

    「就算她知道了又怎麼樣?她根本沒辦法幫到他!」迪修司把水面一攪,讓人界的景象徹底消失,說:「而且,已經完全恢復的蕾蒂神力甚至已經超過了我,這麼大力量的光之神族留在人界是會影響到人界的平衡的。」

    「可是……」格蘭狄亞一臉的不忍。

    「我知道你喜歡那個人類,我也覺得有點對他不住,」迪修司謙然的說:「如果不是有我的血,他身上的靡氤以蕾蒂最後輸給他的神力應該可以完全治好,但是,因為他體內光之神族的血和那神力產生對沖,反而讓靡氤更深入,而且,光的血和靡氤交戰所產生的疼痛也不是……」

    「如果不是他做的犧牲,蕾蒂根本回不來,天界也總有一天會因為你的力量用盡而崩潰!」格蘭狄亞看著湖面,湖面上重新開始顯現人界的景象,「我們欠他的太多!」

    「我想……」迪修司話到嘴邊猛的止住,看著不知什麼時候站在旁邊的蕾蒂,臉色一下子僵硬起來。

    「你說他的病治好了的!」蕾蒂喃喃的說著,眼睛眨也不眨的看著水面上正一邊劇烈咳嗽一邊吐出暗黑色血塊的帝瑟。

    「咳咳……」好像連血都快吐乾了一樣的猛烈咳嗽後,帝瑟喘息著擦乾淨嘴角的血漬,靠著床頭的靠墊躺回了床上,眼睛溫柔的看著身邊的位置,輕聲的呼喚從他嘴裡溢了出來,「蕾蒂……」

    蕾蒂看著帝瑟把自己睡過的枕頭寶貝一樣的抱在懷裡,像是她仍然在他身邊一樣把胳膊伸在她枕著的地方,雖然睡著了卻還是因為疼痛的侵襲而皺著的眉頭,夢囈著的……自己的名字……

    心裡彷彿有把鈍刀一樣在慢慢鋸著,淚珠濺開了水面上帝瑟的睡臉,連同她的低吟一起盪開。

    「帝瑟,傻瓜!你叫我忘了你,你自己為什麼做不到!傻瓜帝瑟!」

    「王八蛋!蕾蒂你是個混蛋!」

    熟悉的怒罵聲將水面砰的一下子撞開,帝瑟美麗的面龐變成了三個怒氣沖沖的臉。

    「啊!」蕾蒂叫了一聲,我在碧落聽到的果然不是幻聽!安霏莉絲莉迪雅芙蕾雅!蕾蒂剋星三人組!

    「你這個!」三人長吸了一口氣般,一連串的髒話罵了出來。

    「¥·#¥……—(%¥#*(%……(請大家自己想像)……%¥#·*……」

    「我……我……我……」紅著臉,蕾蒂站了起來,指著那繼續怒罵中的三人對迪修司說:「士可忍孰不可忍!我非得下去不行!這太丟我們光之神族的臉了!為了天帝您的名聲!我一定得下去扭轉她們的說法才行!」

    「蕾蒂!你知道這樣下去有什麼後果!」迪修司的聲音不大,卻叫一隻腳邁向水面的蕾蒂停住了腳。

    「而且就算你下去也幫不到他!只是延長他的痛苦而已!」迪修司低聲說。

    「我,只是想和他在一起,」背對著迪修司,蕾蒂的聲音裡卻透著少有的堅定,「就算只多一天也好,我也想陪著他,看著他的笑容!……我忘不了他就像他忘不了我一樣,是友情還是同情,我一直分不清對帝瑟是什麼樣的感情,可是,一想到要失去他,我的心就像失去修的時候一樣,有著絕望般的痛苦!所以……就算只得一天也好!我想誠實的面對他,面對自己的感情,我要和帝瑟在一起!」

    「就算只能以人類的姿態呆在人界?」看著蕾蒂堅決的點頭,迪修司再問:「真的只多一天也可以?!真的一點神力都沒有也可以?!」

    「是的!」

    「好吧!」看著蕾蒂的臉,迪修司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說:「你就下去吧。」

    「多謝!我就知道迪修司最好了!」蕾蒂高興之下抱住迪修司的脖子在他額頭上親了一口,然後露著討好的笑容說:「給我留一些神力吧?至少能點石成金?」

    「你這個傢伙!」

    伴隨著怒罵聲,蕾蒂被迪修司優雅的踹下了風之湖。

    「迪修司?」格蘭狄亞微笑著看著迪修司,雖然她心裡隱約猜到了迪修司的打算,卻仍以疑問的眼神望著他,迪修司害羞的表情,很可愛啊!格蘭狄亞這樣想著,拂了拂長髮,笑著問:「你打算怎麼辦?」

    「光之神族的數目太少了!」迪修司一本正經的,避開格蘭狄亞帶笑的眼神,說:「所以蕾蒂要多生些孩子才行!」

    「但是,跟人類是生不出光之神族的吧?」格蘭狄亞故做不解的問。

    「呵呵……呵呵……既然能產生蕾蒂,當然……嗯……」突然發覺到格蘭狄亞的用意,迪修司掩飾著自己的尷尬,說:「天氣不錯,對吧……」

    是啊!天氣很好!格蘭狄亞仍然微笑著看著迪修司,光之神族有兩次機會用自己的心臟再造出光之神族的身體,那是為了彌補光之神族極其低的繁殖力而產生的一種能力,而光之神族向來就是男多女少,而有繁殖力的女性體就更加稀少!

    當光的孩子們遍佈天界時,那將會是多麼美麗的景致啊……

    格蘭狄亞由衷的想著。

    「好累!」安霏莉絲喝了口水,看了看旁邊也喊得嗓子冒火的莉迪雅和芙蕾雅,說:「今天就到這?」

    「我不行了!已經連罵了三天了!」芙蕾雅坐在了椅子上休息,說。

    「而且,我們這樣大聲,要是給陛下聽見……」莉迪雅拿手扇著風,說。因為嫌愛莉西亞神殿太遠而選擇在皇宮裡的小型神殿開罵是她的主意,怎麼說她都是大祭司,這樣罵自己供奉的女神,給別人聽見總不太好。

    「回去喝蓮子羹去!」安霏莉絲第一個站起來,往外面走去,然後第一個愣在了神殿旁的樹下。

    「帝瑟!」芙蕾雅是第二個愣在了樹下的人。

    「陛下!」莉迪雅驚訝的看著帝瑟從房間裡衝出來,他的頭髮飛揚在風中,臉色象少年一樣紅潤,眼睛裡閃爍著異樣的光芒,好像著了魔一樣快步衝向了庭院裡的小湖。

    「哥哥!」看著帝瑟徑直衝進已經開始冰冷的湖水裡,安霏莉絲驚叫起來。

    「帝瑟!」「陛下!」芙蕾雅和莉迪雅以及正好趕過來的羅西尼等人衝向了小湖,終於……陛下你終於忍不住,想到她的身邊去了嗎?!

    「迪修司你個混蛋!」在眾人慌做一團的時候,天上響起了熟悉的咒罵聲,一個慌亂的拍動著翅膀卻仍然直跌下來的人影落入眾人眼裡。

    「蕾蒂!」帝瑟叫著,伸開雙臂,迎向髮色開始變黑翅膀也開始消失的人影。

    「帝瑟!」蕾蒂叫道,翅膀在消失前最後努力的拍動了一下,然後輕飄飄般落進帝瑟懷裡,在她提醒的話還沒來得及叫出來,完全恢復人類姿態的身體突然變重,壓著帝瑟雙雙跌倒在水中。

    「帝瑟!你沒事吧!」蕾蒂一邊叫著一邊想起身,卻被帝瑟一把摟過,正視著她的眼睛,用急促的語氣認真的說:「你想清楚了!現在就算是我死了,也絕對不會放手的!」

    「好的!」蕾蒂微笑著,毫不遲疑的回答道。

    水花靜靜的濺開,連太陽都紅著臉躲到了雲的後面。

    所有的人悄悄的退開,只有那似乎想融合為一體般激烈熱吻著的兩人,在水面上留下了炙熱的倒影。

    聖皇和女神的婚禮在碩果纍纍的金色秋季舉行,次年,聖皇子修帝誕生,5年後,聖皇駕崩,聖皇子修帝於服孝期滿後即位,是為聖雅格菲尼一世。

    聖皇羅薩帝瑟,聖騎士修,愛莉西亞女神……

    這是自古流傳下來的傳說裡的英雄……

    被吟遊詩人傳唱,被孩子們當成偶像……

    被歷史和時間逐漸埋沒住真實的……人……

    ※癒癒癒癒

    終於……終於……全部貼完了……

    從2000年三月開始寫,到200年8月完工,花費了將近一年半的時間,在那段時間裡,我所有的思緒感情都隨著那些笨蛋們在轉,甚至被他們弄到夜不能眠日不能出,過著像鬼一樣的生活,哎……真是痛苦的經歷啊!

    而由於出版原因一直沒有貼後面的,在此對一直著我的朋友表達我最大程度的感謝!沒有你們,我是不會堅持下來的!畢竟做鬼不舒服啊!

    精炎到這裡是徹底的完了……雖然結局肯定有很多人不滿……不過那是他們自己的選擇……我也沒辦法……真的……真的……沒辦法(不要打我……)

    好了,所有的東西我都拿出來了。

    有感想或者意見請來信

    再次鞠躬!謝謝大家用那麼多的時間來看我寫的東東……

    也謝謝大家能關愛那些可愛的人物(我可憐的孩子們……)

    我會繼續努力,希望能寫出更好的東東……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請大家不要忘了我!

    天狗月炎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