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香劍雨續 正文 第三十四章 落魄江湖載酒行
    阮偉虎目圓睜,厲聲大吼道:

    「誰殺死他們!誰殺死他們……」

    顯然虎僧與劍先生正在對掌時被人暗算,而且那暗算之人一定是熟人,才未引起他倆的警戒,以致慘遭殺害!

    阮偉傷心的連連狂呼,以他的內勁,雖未運功,那聲音也傳開數里,要是君山上有人早就聽到了!

    然而他叫了半天,四下靜悄悄的,偶然驚起幾隻水鳥,不見有任何人跡,那殺害虎僧與劍先生的兇手,想是早已走了。

    阮偉呼到後來,已然聲嘶力竭,只見他頹然的坐在高台上,雙目發呆,不知他現在想些什麼?或者他現在根本什麼都沒想,只是呆呆的坐在那裡!

    好一會兒他沒有動彈,卻見遠處走來一位黑衣女子,那女子長得甚為嬌美,身上雖僅是一襲粗布長衫,卻掩不住天生的靈秀,綽約的風姿。

    女子漸漸走近阮偉,看起來年紀只在二八年華,她走到阮偉身前一丈處,停身問道:

    「這位大哥,什麼事令你如此悲苦啊!」

    那知阮偉好像沒聽到她說話,仍舊低頭坐著,呆呆地好像癡迷了一般,黑衣女子歎道:

    「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這位大哥不要再哀痛了,若是有何困苦,小女子甚願幫助你!」

    半晌,阮偉沒有作聲,黑衣女子自討沒趣,內心並不難堪,但見他不理會自己,只得同情地歎息一聲,緩緩走開。

    她尚未走有三步,阮偉突然抬起頭來道:

    「好心的姑娘,你能幫助什麼呢?」

    黑衣女子含笑轉身道:

    「小女子身上有點……」

    她看到阮偉的面容,霍然一愣,整個的神色好像凝固住了,好一會兒她才失聲呼道「你……你……你是……大哥……」

    阮偉驚道:「你……你是誰?」

    黑衣女子神情激動道:

    「我是芸兒,大哥忘了嗎?」

    阮偉一時因傷心過度,感官失靈,他呆望了一會,終於看出眼前黑衣女子就是一別數年,被神行無影妙手許白抱去的二妹。

    他既認出,歡喜的猛然站起,一把緊緊抓住阮芸的雙手,顫聲道:「二妹……二妹……原來你是二妹……」

    阮芸被阮偉抓住雙手,卻未想到會突然羞紅滿面,纖手好似微微一掙,本能地想要掙脫,但她卻未掙脫,只是垂下粉頸,反而默然無語了。

    阮偉絲毫不覺得阮芸的異態,一掃剛才的愁容,敞聲笑道:「大哥好高興能遇到你,你這幾年在那裡啊?過的可好?」

    阮芸慢慢抬起頭來,秋波微轉的道出這幾年的遭遇,她自被妙手許白帶去後,隱居山中,終日除了學藝外,便無他事,還是最近藝成下山,經過洞庭湖時,偶然觸發遊興,未想到卻能遇到親人,實是巧逢。

    阮偉聽她說完,才放下她的雙手,問道:

    「聞說神行無影許老前輩在正義幫中,為幫中前輩人物,他老人家怎會有暇帶二妹至山中隱居,傳授武學呢?」

    阮芸道:「許老前輩與正義幫只有十年之約,當年他把小妹從十三公子太保手上救下時,正好屆滿十年。暢遊天下名山大澤,他老人家無牽無掛,機緣湊巧從魔掌中救了小妹一命,更不厭其煩捨棄寧靜的生活,將一身武學傳授給小妹。」

    阮偉讚歎道:「千里追風神行無影許老前輩武功蓋世,二妹得他傳授,真是莫大的福緣,大哥真為你高興。」

    阮芸垂下頭,低聲道:

    「可惜小妹資質魯鈍,尚未學到許老前輩全身武學的十分之一!」

    阮偉異道:「你怎麼不稱許老前輩為師父呢?」

    阮芸抬頭笑道:

    「小妹要稱他為師,那知他老人家得知我的身份後,說使不得使不得,僅叫我稱他老前輩就可。」

    阮偉道:「既得知二妹的身份,他為何不願你稱他為師,難道他老人家與父親有什麼淵源嗎?」

    阮芸似是不願再談到這件事,吶吶道:

    「這……這……小妹也不知何故?」

    阮偉想到自己的身份到現在還不知生身之父為誰,顯是自己和二妹正不是一個父親了,自己的父親到底是誰呢?想著他不由歎息一聲!

    阮芸甚是關切道:

    「大哥你這幾年來怎麼過活呀!為……為什麼……你一個人在這裡傷心呢?」

    阮偉概略述出這幾年的遭遇,說到後來回身指著劍先生與虎前輩的體所在地,十分悲痛的道:

    「那……那……知……這兩位前輩高人,竟在同一日被人暗算在此,大哥真不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是事實,到底是誰殺他們的啊!到底是誰殺死他們的呀……」

    阮芸聽到阮偉這幾年多彩多姿的遭遇,心中暗暗高興大哥的奇遇,倒沒想到一個中原武學高手,一個天竺武學宗師會同時畢命於此,見大哥如此傷心,安慰道:

    「人死不能復生,大哥不要再悲苦了,我們細仔去看看有什麼蛛絲馬跡留下,好給虎老前輩復仇。」

    阮偉搖頭道:

    「我已仔細看過了,除了兩位老前輩背後各印著一隻致命的烏黑手掌印外,別無其他的痕跡留下!」

    阮芸道:「這烏黑的手掌印鄙是一門絕學!」

    阮偉歎道:「只是一種普通的烏砂掌,來人深謀遠慮想是早已有心要殺害虎老前輩與劍先生。可是,虎老前輩又聾又啞!心腸又好,他一生會害誰呢?誰會想要殺死他呢?」

    說到後來,阮偉用手捧住頭連連歎息,阮芸見他苦惱的樣子,勸道:

    「不要愁壞了身體,事情終有水落石出的一天,我們去把兩位老前輩的體安葬吧!」

    阮偉葬好虎僧與劍先生的體後,便與阮芸同時離開君山,他倆人別無他事,商量好回杭州老家去一趟。

    途上阮偉一直悶悶不樂垂頭喪氣,他的形態本已落魄潦倒,這時更形落魄了,若非阮芸和他說話,相信他連話也不願意說!

    這天馳到一處不知名的鄉村,村上炊煙是午飯時分,二人自清曉已趕了半天的路程,便向村上居家馳去,好憩息一番,用點飯物。

    只見數百丈前炊煙處有十數棟宅屋,兩人馳近後看那宅屋共有十三棟,每棟房屋銜接起來圍成一個圈子,建造的磚瓦都是新的,似乎才蓋成不久的時光。

    阮芸道:「大哥,這村莊怎麼是新蓋的呀!」

    阮偉勒馬停住,沉聲道:

    「二妹,這不是普遍的村莊,敢情是些武林入物歸隱於此,若是村莊不會有這麼好的房屋。」

    阮芸點頭道:

    「看這些房子建造得甚為奇待,一定住著非凡的人,大哥!我們再趕一段路,不要進去打擾。」

    阮偉搖頭道:

    「要憩一會再趕路,你的身體吃不消。」他輕輕一帶繩,緩緩向那十三棟怪屋馳去。

    阮芸聽他話中關懷自己,心中有說不出的高興,即刻隨著策馬,再也不理會這怪屋內會住些什麼人了。

    這十三棟房屋,每棟長約十丈寬約三丈,蓋的比普通房屋高出八尺,兩棟房屋銜接的地方是用鐵條編成,每根鐵條高與屋頂齊。

    阮偉圍著這十三棟房屋繞了一圈,見這十三棟房屋雖是互相銜接成一個圈子,但是很奇怪,銜接的地方全是用鐵條編成,竟然沒有一個人口。

    每棟房屋的門開在裡面,背向外以致外面的人除非翻過屋頂或者爬過鐵條,否則無法進入屋裡。

    住在屋裡的人要想出來,也唯有翻過屋頂或爬過鐵條才能出來,這十三棟房屋這樣的建造,任誰也要莫名其妙!

    再繞一圈,阮偉還是尋不著一個像入口的地方,阮芸跟在後面,忽道:「莫非這十三棟房屋是個監獄?」

    若說它真是個監獄,監獄蓋成這樣住家的樣子,太令人費解了,而且縱然是監獄也要有個人口呀!

    但若說它不是監獄,再難令人相信它是什麼了,除非是瘋子才會蓋這麼高的屋子而又沒有一個人口!

    那銜接的鐵條排的很密,根本無法攀登,要想出入這十三棟怪屋非要有高來高去的本領不可了!

    阮偉考慮了一會,才道:

    「這樣看來真好像是個關人的地方,但不知這裡被關著些什麼人?」

    阮芸指著僅有一棟在冒著炊煙的屋子道:

    「大哥,到那裡去問問看!」

    阮偉飛快馳到那棟房屋後,大聲問道:

    「在下阮某偕同小妹要想進來憩息一會不知可否?」

    屋裡一人蒼聲道:

    「閣下大概是武林人物吧?」

    阮偉道:「阮某略通武功之道。」

    屋裡那人歎道:

    「你的武功假使不高的話,還是不要進來的好!」

    阮偉道:「聽老先生的話,莫非有什麼困難嗎?」

    屋裡那人振聲問道:「我老了嗎?」

    阮偉照實答道:「聽老先生的聲音大概在八十上下!」

    屋裡人驚聲道:

    「什麼?八十上下,李某今年才四十七,想不到才幾月時間便蒼老如斯,唉,這才怪得誰!」

    阮偉道:「老先生有什麼冤屈?是誰把你關在這裡的!」

    屋裡人大歎道:

    「我兄弟十三人有滿腹的冤屈,這關我們的人便是我兄弟十三人唯一的徒弟!」

    阮偉大怒道:

    「有這種大逆不道的人,世上真有此事嗎?」

    屋裡人苦笑道:

    「我那徒兒捨不得一下把我們殺了,廢了全身武功,關在這裡慢慢死去,她還真有點良心哩!扒了十三棟好房屋給我們住,可惜她的用心卻是最好的弒師方法,哈!讓我們慢慢老死!」

    阮偉越聽越怒,喝聲道:

    「老先生不要愁,阮某救你們兄弟十三人出來,再幫你們殺那弒師之徒!」

    他正要作勢躍上屋頂,突聽身後遠遠傳來嬌喝道:

    「誰敢進去!」

    阮芸急道:「大哥,慢著!後面來個女人,問清楚後再進去救他們不遲,不要有了差錯!」

    屋裡人道:「來人的聲音正是我那徒兒。」

    阮偉道:「你們的徒兒是個女的?」

    屋裡人急急道:

    「不錯!她的武功甚為高強,閣下要救兄弟們,可要小心點……」

    就在這短短的說話時間,來人飛快奔至阮偉身前陡然停住,阮偉後退一步,凝神戒備。

    那人身著紅裝,背揮寶劍,嬌美的面容與窈窕的身材,無一不酷似阮芸三分,阮偉看她那樣子,記憶中十分熟悉!

    阮芸忽然嬌喚道:「大姐!大姐!你是大姐……」

    阮偉霍然憶起面前這紅衣女子就是關閉自己五日的蒙面女盜,想到她的殘酷,任性,不由大怒,一掌拍去。

    紅衣女子輕身閃開,大叫道:

    「妹妹,大哥打我,你還不快來幫我!」

    阮偉收掌,停身道:

    「誰是你的大哥?」

    阮芸急忙上前道:

    「大哥,她是萱姐,難道不認識嗎?」

    阮偉仔細一瞧,見紅衣女子雖如芸一般嬌美,卻無芸的靈秀資質,滿面透出佚蕩飛揚的神情,一看便知性格十分放任,正是阮萱小時候的神態!

    阮偉凝重道:

    「你可是我的萱妹!」

    紅衣女子笑道:

    「怎麼不是!大哥,在四川樂山城小妹多有得罪了。」

    突見阮偉又是一掌拍出,這一掌出手好快,幸好阮萱武藝不凡,翻身躍起,但她一落地,阮偉另幾掌緊跟而上。

    阮偉的掌法已至上上之乘,只見一掌快過一掌,攻的凌厲已極,掌風呼呼,勁力之強只要阮萱挨上定要畢命!

    阮萱毫無還手抵禦之力,竭盡所能讓開了阮偉五掌。

    阮偉五掌攻畢,停手站住。

    阮萱掏出絲絹抹去滿額滿面的香汗,要知她躲過這五掌,不但盡出所學而且嚇也嚇壞了!

    她抹著抹著忽然掩面坐在地上痛哭起來,哭的十分傷心,似是受了無限的委屈。

    阮芸望了阮偉一眼,走到阮萱身旁,低聲道:

    「姐姐!姐姐!你不要哭了……」

    阮萱嗚咽道:

    「大哥好壞,我為了他好,關他五天,想不到如今他還還我五掌,差點就把萱萱打殺了……」

    阮偉見她此時的嬌態,正是小時受了自己委屈的樣子,憶起那時的倩份,頓起情懷,歎了一口氣道:

    「我不是為了你關我五天才打你五掌,只是你的行為太乖戾了,我不好好管你,誰來管你!」

    阮萱抬起如花帶雨的面容道:

    「自從在樂山城與大哥會了面後,我就不敢再搶劫鏢局,最近我盡心學好,大哥您說,小妹有何乖戾之處?」

    阮偉怒道:「暫且不管在樂山城以前的事,最近你做了罪大惡極的事還敢不承認嗎?」

    阮萱茫然道:「我做了什麼罪大惡極的事?」

    阮偉氣的臉色蒼白道:

    「你再故作不知,莫怪大哥不客氣了!」

    阮萱道:「小妹確實不知,只要大哥指出我最近做的壞事,任憑大哥貴罰!」

    阮偉道:「真的嗎?」

    阮萱滿不在乎道:「自然真的!」

    阮偉忽然雙手擺出掌勢道:

    「這十三棟屋裡的人可是你的師父!」

    阮萱笑道:「大哥準備殺我嗎?」

    阮偉瞪眼道:

    「你答得一個不好,我有把握在一招內殺你!」

    阮萱仍不在乎的笑道:

    「大哥捨得殺萱萱?」

    阮偉正氣凜然道:

    「大義滅親,我怎麼不捨得,別再說廢話,快快回答!」

    阮萱道:「這屋裡的十三人正是萱萱的師父……」

    阮偉氣勢威嚴道:

    「他們十三人教養你有同父母,你為何師恩不報,反而殘害他們?」

    阮萱道:「師恩一定不可不報?」

    阮偉道:「當然!一日為師,終生為師,師恩那有不報之理,倘若師恩不但不報反而殺害,此人便要十殺無赦!」

    阮萱道:「大哥可知小妹為什麼將我十三位師父關在這屋裡嗎?而且……」

    阮偉憤怒得幾欲出手道:

    「而且你將他們一一廢了武功,教他們再也無法走出這十三棟怪屋,你這罪惡還有何可饒恕之處!」

    阮萱徐緩道:「我將他們十三人,關在這裡便是報恩……」

    阮偉怒極哈哈大笑道:

    「天下有這等報恩法嗎?你將他們永遠關在這裡老死便是報恩嗎?」

    阮萱冷冷道:「我就是將他們十三人放了,他們也不敢走出這裡,寧願住在這裡老死……」

    阮萱見阮偉怒容越來越甚,不敢再大意,趕忙接著道:「因為他們離開這裡走到江湖,一旦被人知道喪失了武功,馬上就要慘遭殺害!」

    阮偉道:「縱算他們是江湖惡人,但他們武功是被你廢的,這間接弒師之名仍不可饒!」

    阮萱悲淒道:「但是他們不但是江湖惡人,而且是我殺母仇人!」

    阮偉大驚道:「什麼?他們是十三公子太保嗎?」

    阮萱道:「大哥難道不知當年是他們將我擄掠去的嗎?」

    阮偉略有不信道:

    「當年果是十三公子太保將她擄去,難道他們不但沒有殺害你,而且皆將全身武學傳授給你!」

    阮萱笑道:「他們見我喪失母親絲毫不悲,便以為我不是娘親生的,說我是什麼教主的女兒,我也就不承認,他們那知在擄去我的那一天,我已便下定決心報此殺母大仇!」

    阮芸忽然悲泣道:

    「大哥!大哥!娘死的好慘呀……娘死的好慘呀……」

    這一悲泣勾起阮偉的恨仇,思起那日親眼見娘被「神龍手」李民政一掌擊斃,頓時熱血沸騰,只見他滿面殺氣向十三棟怪屋走去。

    阮萱閃身攔到阮偉的身前,哀求道:

    「讓他們自生自滅吧!」

    阮偉想到剛剛說的話,師恩不可不報,暗道十三公子太保於萱妹有大恩,這個仇不能再報了,不覺停步深深歎了口氣。

    阮萱體會到阮偉的心情,接道:

    「他們皆已被小妹傷了大脈,縱使是華陀再世也無法治癒,這生再也無法用得力氣,活著只如行走肉一般!」

    阮偉心想給他們十三人這樣的下場也就夠了,當下消了殺他們之心,倒慶幸阮萱的心腸並不太殘酷,可是卻想不透萱妹怎麼有能力將十三公子太保全部廢了!

    阮芸停住了悲泣道:

    「姐姐,你怎麼將娘的仇人都關到這裡呀?」

    阮萱笑道:「這還不容易,我若不是想學全他們十三人每個的獨門武功,早就將他們害了,自然在四川與大哥會面後,他們的武功全部被我學完了,於是有一天我整備一桌精美的酒宴,等他們吃完後,便一一昏倒……」

    阮偉輕歎道:

    「於是你就一一將他們廢了,然後關到這裡!」

    阮萱道:「暗箭難防,他們那知唯一的徒兒早已深種了報仇之心,還說我是天下惡人蕭無的女兒呢,好叫我以為不是娘生的,再不會反叛他們……」

    屋裡人突然大聲道:

    「你怎麼不是蕭無的女兒,只有蕭無那惡人才會生下你這弒師之徒!」

    阮萱道:「你……你……放屁,我娘是蕭南蘋,我爹是蜀中有名的伏虎金剛阮大成!」

    屋裡人大笑道:

    「伏虎金剛是條沒遮掩的漢子,會生你這狼心狗肺的臭貨!你照過鏡子再去找蕭無,看是不是一樣的壞蛋!」

    阮萱氣的急叫道:

    「你放屁!你放屁!」

    屋裡人又是笑道:

    「好臭呀!簪銣r,想不到我「神龍手」教了個會放屁的徒弟!」

    阮萱被激起野性,但見她縱身一躍掠進怪屋內,拔出寶劍,朝向一幢怪屋走去。

    阮芸見姐姐動了殺心,她的輕功得自妙手許白真傳,勝過阮萱甚多,只見她單足輕點,身如飛鴻跟著掠進怪屋。

    阮萱正走到怪屋前,阮芸急快趕上,轉聲道:

    「姐姐!姐姐!你不要殺他們……」

    這時每幢怪屋內走出一位老人,個個老態龍鍾,滿頭滿面散亂著枯燥無光的白髮白鬚。

    阮芸驚道:

    「他……他們就是十三公子太保嗎?」

    第一幢怪屋內走出的那矮胖老者道:

    「好!癒I咱們能死在自己的徒兒手下也好!」

    另十二位公子太保齊聲道:

    「大哥,我們跟這臭貨拚了!」

    話聲中氣息喘喘,想是功力不及,「神龍手」李民政連大聲說話都不行了。

    阮萱想不到數月時間,自己的十三位師父會變成這樣,心中雖然難過,但她生性悍潑,倔強的向阮芸道:

    「為什麼不殺他們?」

    十三公子太保似有默契般,緩緩向阮萱圍攏,他們明知不是徒兒的對手了,但也要拚著最後一口氣向阮萱索仇!

    阮芸看他們每個人殺氣滿面,怪裡怪氣的樣子,顫聲道:「姐姐……我……我們走吧!蕭……無真是你的父親……」

    阮萱臉色慘變道:

    「天下第一惡人蕭無真是我的父親!」

    阮芸微微點頭,阮萱緊跟道:

    「那你的父親也是蕭無!」

    阮芸輕歎道:「不錯,我倆的父親都是蕭無,但……但……但是姐姐的母親卻不是娘……」

    阮萱急迫道:「我娘是誰……」

    阮芸道:「姐姐的母親就是大哥的母親……」

    阮萱道:「那大哥的父親是誰?」

    阮芸幽幽道:「大哥的父親是天下第一好人正義幫主……」

    在這片刻之間阮萱得知身世之秘,心中有說不出的感慨,憶起兒時難怪爹娘都不喜歡自己,原來自己親生的爹娘都是別人啊!

    十三公子太保緩慢的腳步漸漸圍近,粗重的鼻息聲都可聞及,阮萱既知自己的真實身世,再也無心殺害他們,纖足一跺,飛掠而去。

    阮芸生性善良,見十三公子太保現在的慘狀,雖知他們與自己有殺母之仇,也不忍再報復,跟隨在阮萱身後掠出怪屋。

    阮偉還在屋外,只見阮芸勸了一陣阮萱,阮萱就不再殺十三公子太保,但不知阮芸跟她說些什麼,還以為阮萱性情變的和善了,不再草菅人命,胡亂殺生!

    阮萱走到阮偉身前道:

    「大哥,你現在要到那裡去?」

    阮偉道:「我與芸妹要回家看看。」

    阮萱道:「回家!v什麼家!」

    阮偉貢怪道:「自然是回杭州的家,難道萱妹離家數載,連家都忘了嗎?」

    阮萱氣道:「你我早就沒有家了,那杭州的家不是我們的家……」

    阮偉厲聲道:「胡說!欞﹛I你再胡言亂語,大哥要打嘴了。」

    阮萱倔強道:「大哥不信問芸妹!」

    阮偉自幼十分注重倫常,見阮萱連家都不承認,怒氣無法再抑制,動念之間,舉掌拍去。

    這一掌快的叫阮萱根本無能閃躲,只聽「啪」的一聲,清脆響亮,阮萱被打,激起野性,大叫道:

    「你……你……不是我大哥,憑什麼打我!」

    阮偉怒道:「誰說我不是你的大哥!」

    阮萱氣忿道:

    「你的父親是天下第一好人,我的父親是天下第一壞人,你打我,我再也不理你了……」

    只聽她說到這裡飛奔而去。

    阮偉大聲道:「誰是天下第一好人!」

    頃刻阮直奔的沒了影兒,阮偉得不到回答,喃喃自語道:「天下第一好人!他是誰!他是誰……」

    一側阮芸突道:

    「他便是正義幫主呂南人!」

    阮偉大驚道:「呂南人!」

    阮芸道:「不錯!大哥的父親是正義幫主,我和萱姐的父親是天爭教教主……」

    阮偉急道:「誰說的?」

    阮芸道:「是傳我武功的許老前輩說的。」

    阮偉失聲驚道:

    「妙手許白!」

    原來當年蕭南蘋懷著蕭無的身孕,搶走了呂南人的兒子及薛若璧與蕭無甫生的女兒,這件往事許白是當場目擊者,知道得清清楚楚。

    妙手許白打聽清楚阮芸的身世,便知她是蕭南蘋與蕭無的女兒,他不願和阮芸定師徒的名份,就因輩份的關係,他長呂南人一輩,算來阮芸,阮萱,阮偉三人要此他矮兩輩。

    這件事妙手許白一直沒和阮芸說,到阮芸下山時才全盤告訴她,阮芸和阮偉在君山見面後,本想告訴阮偉,但是阮芸怕說出自己父親是天爭教主後,阮偉會瞧不起自己,便不敢說,現在情勢逼得她不得不說,於是將妙手許白告訴她的,一一說出。

    阮偉得知整個事情的細節,苦笑道:

    「這樣說來,我和萱妹是同母異父的兄妹,我和你……」

    阮芸突然紅著臉,低頭道:「和大哥沒有一點血統關係。」

    阮偉握住阮芸的纖手道:

    「芸妹,你是一個心地善良的女孩,我雖不是你的真大哥,爾後也要把你當做親生妹妹相待……」

    阮芸忽然急道:

    「我不要你待我做親生妹妹,只要你待我好……」

    說到這裡,她的臉越發羞紅,但一會兒就恢復正常,抬起頭望著阮偉道:

    「大哥,我們去見你的父親呂伯父,好嗎?」

    阮偉放下她的手,走到「白蹄烏」身邊,苦笑道:

    「我不願意見他!」

    阮芸緊跟走上道:

    「為什麼?江湖盛傳呂伯父是天下第一好人……」

    阮偉激動道:

    「他的名聲雖然,行徑卻和我死去的母親一樣……」

    他話未說完,想到「子不論父過」這句話,舉手「啪」,「啪」打了自己兩記耳光,跨身上馬道:

    「芸妹,你父親不一定是壞人,去見見他告訴娘去世消息,大哥有事先走啦!」

    只見他馬輕輕一帶,如飛馳去。阮芸急叫道:

    「大哥!大哥!你不要走……我跟你去……」

    阮偉頭也沒有回,「白蹄烏」的腳程天下無敵,片刻後早已奔得無影無蹤,阮芸自知沒法追上,走到坐騎旁,伏在鞍上忽然哭泣起來。

    她正哭的很傷心,耳旁聽到一個女子聲道:

    「妹妹,不要哭了,我們去見爹爹吧!」

    阮芸回身抱住去而復回的阮萱,泣道:

    「姐姐!姐姐!大哥走了……」

    阮萱道:「不要傷心,我們總有再見他的時候……」

    天空驕陽高照,照在這對重逢和好的姐妹身上,是那麼的柔和,但照在另一個孤騎的身上,卻顯得十分的寂寞。

    阮偉無目地的緩馳著馬兒,伴隨著他的只有一個影子,直走到黃昏才走到一個小鎮,鎮上有家酒店,於是阮偉想到目前有酒才能解去自己的寂寞了!

    匆匆一月後,阮偉流落江湖到處飄走,鞍旁除了行囊外就是掛著一袋酒,他現在與酒已分不開了。

    這天漫遊到信陽州,阮偉進城後,只見街上到處都是挺胸拔背的武林豪士,紛紛向城西趕去。

    阮偉心下奇怪,攔著一位老年俠客道:

    「敢問前輩,信陽城中發生了什麼事嗎?」

    老年俠客急著趕路不擬回答,但聽阮偉尊稱自己為前輩,只得停身道:「這是一件轟動武林的大事,你難道不知道。」

    阮偉恭身道:「在下孤陋寡聞,尚請前輩告知!」

    老年俠客精神一振道:「歸隱江湖二十年餘的南谷北堡突然宣佈,今日在信陽州決一雌雄,這件事轟傳各地,凡是得知消息的武林人物,誰不想來見見這場偶@的爭鬥!」

    阮偉聽到南谷兩字便知指的是溫義父親,不知他要和什麼人決鬥,想他數月前被自己成重傷,怎會再是別人的敵手,當下急急問道:

    「北堡是誰呀!」

    老年俠客正要回答,前面一人道:

    「倪老!怉鉹p子談什麼,快點走吧,否則趕不上看熱鬧,遺憾終生。」

    性倪的老俠客不好意思道:

    「我那朋友性格魯直,說話欠考慮不要見怪,小兄弟若想知道北堡是何等人物,不妨趕去看看!」

    說罷,快步趕上前面一位滿面鬍髭的中年大漢,阮偉見他罵自己臭小子也毫不在意,看看自己身上襤褸不堪,已有月餘沒有洗換了,也難怪人家喊自己臭小子。

    阮偉心中急想見溫義,現在既知身世便知她和自己沒有任何血統關係,更不是長輩了,見了她得好好賠罪一番,於是牽著白蹄烏,跟著人群迅快向城西走去。

    來到城西一片廣場處,只見人頭鑽動,頂前方搭著一個高台,台上兩側各坐著一位老者,阮偉一眼看出坐在右側的是溫義的父親溫天智,左側卻是位從未識面的高大威猛老者。

    再見台中兩人正在打鬥,斗勢正急,只見人影往來交手,分不出兩人到底是何許人也!但是阮偉眼光銳利,瞧了一會瞧出一個是自己的意中人溫義,另外一個是在開封府酒樓上打敗自己數次的花花公子簡少舞。

    阮偉知道胖公子簡少舞的掌法十分厲害,溫義恐非其敵,心中焦急萬分,恨不得飛身上台幫她打,但上去又怕溫義見著自己,一個失神,就要傷在簡少舞那凌厲的掌下,只得在台下靜靜觀看。

    看了數刻後,才知溫義的掌法並不下於簡少舞,尚且在身法輕靈上,要略勝胖公子半籌。

    當下阮偉大大放心,暗知簡少舞要想打傷溫義決非可能,但是溫義要勝得簡少舞也非輕易之事。

    台上南谷溫天智也看出這點,一面看一面不停輕輕搖頭,他知道只要自己的女兒在功力上稍強一分,定可勝得簡少舞,可惜她離家一年餘,否則在南谷不離開,專心練功,便不會成今日勝負難料之局了!

    另一側那威猛老者正是二十餘年前江湖上成名赫赫的北堡簡則民,只見他眉頭緊蹙,顯是見自己的兒子如此不濟,勝少敗多,不禁深怪自己太溺愛兒子了,以致平日讓他縱情酒色,而令功力不能發揮出八成效果,看來三十年前睹的那口氣,要輸在對頭溫老兒的手上!

    台下各路武林人物卻看的目瞪口呆,他們那會看到過這等招式奇幻,身法快捷的比鬥!

    正在大家看的緊張的時候,突聽一聲暴喝,跟著一聲嬌叱,兩聲甫畢,台中兩人已然分開。

    阮偉大驚看去,幸好溫義沒有受傷,只是罩在頭上的英雄巾被簡少舞抓去,披下長髮露出女兒的容貌。

    群豪見南谷的兒子懷絕世武功,那知卻是個女子,而且是個容貌絕世的美姑娘,登時齊聲大嘩!

    胖公子按著肩頭被溫義抓裂的傷口,驚道:

    「你……你……是個女子……」

    按理說溫義擊傷簡少舞已然勝了一籌,溫義冷笑道:

    「是個女子又怎麼樣!難道你不承認敗了……」

    北堡簡則民突然站起,大笑道:

    「當然不能承認敗!」他穩重的走到台前,又道:

    「二十年前北堡南谷在江湖上一直勢鈞力敵,小老兒與南谷溫老私下比鬥共達九次之多,然則無一次定出勝負,最後一次比在二十年前,那次比鬥仍分不出勝負,咱倆便定了另一種斗賽的方法,這方法可請溫老說出來給大家聽聽?」

    溫天智鐵青著臉站起身來,走到台前,歎道:

    「那年溫某與簡老商定二十年後的今天,各養一子,在二十歲以下,當著天下英雄面前比鬥一番!」

    簡則民笑道:「勝了如何?敗了如何?」

    溫天智低聲道:

    「敗了的要在天下英雄面前,宣佈自己的父親不是對方父親的敵手!」

    簡則民哈哈笑道:「不錯!不錯!正是這樣說的!」

    他苒身走到溫義面前,冷冷道:

    「丫頭!你快宣佈令尊是咱家的手下敗將吧!」

    溫義嬌叱道:

    「胡說!我明明打敗那位胖小子,怎要我宣佈,當要那小子宣佈他父親是家父的手下敗將!」

    簡則民冷冷道:

    「你是男是女?」

    溫義紅著臉吶吶道:

    「我……我……當然是女的……」

    簡則民笑道:

    「那就好了!簡某夫人的肚子還爭氣養了一個兒子,剛好二十歲,但不知……」

    他走到溫天智旁近接道:

    「……溫老可有兒子……」

    溫天智斷然道:

    「沒有!只有一個女兒!」

    簡則民哈哈大笑道:

    「二十年前相約二十年中各養一子代父決鬥,想不到堂堂一代英雄溫兄卻無法辦到,不知當年之約溫兄可承認敗了!」

    溫天智自溫義生出便給她著男裝,及至長大,無論言行動作都教她學男人,為的是應付今天,更辛勤不倦的強令她學藝,那知今天武藝是學成了,卻萬萬料不到會被揭穿女兒身份,結果功虧一簧,豈非命哉!

    溫天智搖頭歎道:

    「怪我溫某本身無德養不出兒子,這口冤氣只有認了……」

    簡則民笑聲不斷道:

    「你既然認了,快在天下英雄面前宣佈不是咱家的對手,並且此後南谷之名永不能與北堡並稱!」

    溫天智聽停不禁微怒道:

    「大丈夫輸則輸,簡兄,不要太狂!溫某自信若有一子,必能在百招內擊敗你那兒子!」

    簡則民大聲譏笑道:

    「可惜呀!鄙惜呀!鄙惜卻沒有兒子,徒呼奈何……」

    就在此時陡見一條黑影疾飛上台,定身後大聲道:

    「誰說南谷無子?」

    簡則民怒聲道:「小子是誰?」

    簡少舞上前笑道:

    「爹爹!此人在開封酒樓曾被孩兒打下酒樓三次!」

    溫義突見阮偉來到,驚喜得竟呆住了,溫天智也深覺奇怪,不知他來此何干,只有靜觀其變。

    簡則民聽了簡少舞的話「哦哦」笑道:「閣下是誰!」

    阮偉神色凜然道:

    「在下便是南谷之子!」

    簡則民指手大笑道:

    「你是南谷之子……你是南谷之子……別丟人了,南谷就是有子也不會有你這樣窩囊的兒子,況且咱們溫兄剛剛承認此生無子……」

    阮偉冷冷道:「岳父雖無賢郎卻有一婿,婿為半子,怎說無子!」

    簡則民洪聲笑道:

    「不錯!不錯!有女必有婿,有婿可為子,這樣說來閣下可是溫兄的賢婿呢?」

    阮偉正色道:

    「在下正是南谷溫公之婿!」

    簡則民暗道這小子曾被自己的兒子打下酒樓三次,一定武功不行,可能看上溫天智的女兒,自告首勇上來想博得美人歡心,且看溫天智有何表示,他若承認,叫那小子當場出醜,好教溫天智大大丟人,從此南谷聲勢一蹶不振!

    當下簡則民打著如意算盤,向溫天智笑道:

    「溫兄,此人可是你賢婿嗎?」

    溫天智不知阮偉在弄什麼玄虛,心道他是女兒的晚輩,怎會甘冒**之罪上台承認是自己的女婿呢?莫非他的身世另有秘密?

    溫義芳心竊喜,她可不管是不是阮偉的長輩,只要能與阮偉終生守,就是天崩地裂她也不管了,若非女兒的矜持,她早已跑上前叫爹爹承認阮偉是女婿了!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