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香劍雨續 正文 第十一章 撲朔迷離一少年
    且說阮偉傷心的離開金陵,一路追思,為何天下第一劍法,竟然被劍先生三招擊敗,思之再三,以為三年來的獨自揣摩,並未得到天龍十三劍的精要。想到虎僧要自己四年後至藏邊找他,一定有原因,屈指算來,離虎前輩四年之約還有半年餘,此時趕去,還有充裕的時間。

    再說劍先生應約君山之鬥,一定也要告訴虎前輩,阮偉一念至此,不覺直向西藏出發。

    數日後的行程,阮偉就聽到一件關於自己的消息,原來江湖上很快就盛傳,有一位二十五,六歲的青年劍客,在金陵一劍削斷天爭教兩位金衣香主的手腕,並且傷了正義幫三花武士陶楚。

    消息傳出,到處行動,各方打聽,到底是那路英雄,竟敢與天爭教及正義幫同時為敵。

    要知天爭教與正義幫在武林中,形成兩大勢力集團,凡是有幾手武功的,莫不想投入這一幫或一教內,以為是極大的榮耀。但這位青年劍客竟同時打傷了兩派中的重要人物,消息的刺激,令得各路豪傑,紛紛揣測這位青年劍客可能是位極有來頭的人物。

    那知一經打聽,那位青年劍客是個既無顯要來歷,而又藉藉無名的阮姓青年。

    頓時,阮姓青年劍客在江湖上到處轟傳,成為一個極其神奇人物。

    阮偉聽到這件消息,不但不以自己的聲望在江湖上轟起為喜,反而一聽到別人談論,就觸發起三招敗北的恥辱,更怕別人認出自己就是那位阮姓青年劍客。

    於是他把容貌恢復,換上儒衫,「飛龍劍」也裡在黑布裡,挾在脅下,另外買了幾套書,打成包袱,掛在肩上,成了一個十七八歲的遊學士子。

    夏去秋來,丹楓吐紅,阮偉風塵僕僕來到黃河南岸。

    阮偉進了開封,見到街上人物風華以及市面果然極其繁盛,覺到腹中餓,便走進一家很大的酒樓。

    登上酒樓,樓上酒客不多,寬敞得很,揀了一個近樓面外的裡座坐下。

    酒保送上菜單,點了幾樣名菜,感到路途疲倦,所以便又吩咐打上二兩地方名酒竹葉青。

    阮偉一面淺沾低飲,一面便悠閒的觀賞上下樓的酒客,他本不善酒,頃刻便滿面酡顏。

    忽聽鈴聲叮噹,異常悅耳,振眼看去,樓口走上五位翠裝高艷的女子,個個盛服艷抹,笑語如珠。

    那鈴聲卻是從她們手足上的串鈴發出,這樣看出,五位女子非奴即妾,但不知何人有此艷福,擁有如此嬌艷的女子。

    五女上樓後,便揀了一個最大的座位,恰礎b阮偉對面,她們站在桌旁,肆無忌憚的談笑,卻無一人坐下。

    阮偉見這五位女子長的雖好,卻不端莊,心下不由起了輕視之意,轉頭他望。

    樓口叮噹又響,走上一位圓臉胖胖的公子,全身蘭綠,年約弱冠,膚肌趧瞴A顯然是一個從小嬌養的紈挎子弟。

    身後跟著另五位翠裝女子,嘻笑無忌,全無一點女子矜持之態。

    樓上五位女子看見胖公子上來,即刻擁上前,好像捧鳳凰似的,把他迎到桌子的上頭坐下。

    酒保見來了這麼多的佳賓,可忙壞了,頃刻送上整桌豐盛的酒席。

    翠裝女子三三兩兩的站在胖公子的四周,她們雖然談笑風生,卻無一人敢坐下。

    直到酒席上全,胖公子才張口笑道:「你們坐!」說罷,回顧四周,一臉自命風流的姿態。

    翠裝女子如逢大赦,咭笑入座,有的把壺,有的遞杯,有的挾菜,把那胖公子服侍得好像三歲孩子,全要人照顧。

    阮偉卻覺得這胖公子眼內眼光閃爍,顯是內家功夫已到絕頂,既是練武的人,怎會這般不知檢點。

    當下,他心內不屑,低頭自飲,不再瞧望。

    忽聽一女子咭咭笑道:「不來了!少爺,今晚奴婢不能陪你,春姐今早還說,少爺好久沒找她了,去纏她吧!」

    胖公子哈哈笑道:「胡說!少爺今天看中你,不管怎樣,也要你陪。」

    別的女子,你一言,我一語,道:「菊妹,少爺愛上你了。」有的道:「春姐求都求不到,別不識相了……」只聽菊妹微弱辯道:「我不行呀!我今天……」

    淫笑嬌語聲,蓋滿全樓,阮偉聽的毛髮俱張,想不到光天化日之下,公然說出這些淫穢的話,頓時將那胖公子的人格,看得十分低賤。

    有的年紀較大的酒客,看不慣這種傷風敗俗的事,急忙結帳,搖頭下樓。

    阮偉心道:「縱是妻妾也不能如此明目張膽,何況是奴婢,更不應亂七八糟!」便叫酒保送上飯來,意欲匆匆吃了趕緊離開。這時樓口走上一位藍衫少年,那邊桌上的笑語聲突然停下,齊都望向樓口那位少年。

    阮偉也覺奇怪,不由也向他望去,只見那少年長得眉如彎柳,瑤鼻挺秀,眸含秋水,膚凝如脂,欺雪賽霜,體態輕盈,看來有千種風情,萬般風流。

    模樣長得比那十位翠裝女子,還要勝上萬倍,給人看來,好像是個絕美的女子。

    他站在樓口東張西望似在找尋位子,最後走到阮偉前面的位子坐下,酒保上前侍候,他開口道:「隨便來點下酒的菜。」

    樓上的酒客因他的容貌,本以為是女子裝扮,此時見他一走路,又聽說話聲,才知自己想錯了,心中卻齊都暗歎:「世上有如此美貌的男子!」

    酒保端上酒菜,一位翠裝女子走來道:「把這位公子的酒菜,搬到我家少爺桌上去。」

    酒保勢利小人,見那邊胖公子舉止闊綽,他不徵求藍衫少年的同意,便把酒菜搬起。

    藍衫少年怒道:「慢著!」轉向翠裝女子道:「小生與你家少爺並不相識,為何擅自如此!」

    翠裝女子掩口笑道:「我家少爺最喜交友,見公子長得標緻,甚願結納。」

    藍衫少年繃著臉蛋道:「你家少爺當真喜歡與小生結交?」

    翠裝女子嬌聲道:「當然哪!我家少爺說,四海之內皆兄弟也,何處不可結緣呢?」

    藍衫少年向酒保斥道:「把酒菜好好放下。」

    酒保見客官生氣,便趕忙放好陪笑。

    翠裝女子奇道:「公子怎麼不……」

    藍衫少年展顏笑道:「既是你少爺願與小生結交,應當過來才對。」

    翠裝女子面有難色道:「這個……」

    胖公子那邊招呼道:「春奴回來。」翠裝女子柳腰款擺,姍姍走回。

    胖公子張嘴笑道:「那位小兄弟不肯過來,為兄的過來就是。」他不等藍衫少年同意,先就稱兄道弟起來。

    藍衫少年輕哼一聲,擺頭望向樓外。

    胖公子圓臉似餅的面容上,笑意更甚,輕手一拍,走向藍衫少年的桌旁。

    後面十位翠裝女子持壺,拿杯,端菜,整桌酒菜被她們搬了起來。

    胖公子站到藍衫少年前,一揖道:「小兄姓簡,草字少舞,小兄弟貴姓大名?」

    藍衫少年不便失禮,回道:「小生姓溫,單名義。」

    胖公子嘻嘻笑道:「原來是義弟……」回手輕招,十位翠裝女子即將手中酒菜安置在藍衫少年的桌上。

    胖公子簡少舞毫不客氣,就拉開一張椅子坐下笑道:「小兄性喜交友,見兄弟長得一表人才,心中一癢,便顧不得厚顏求交了。」

    藍衫少年溫義勉強笑道:「小生才薄識淺,不善辭令,公子結交,要大大地失望。」

    簡少舞哈哈笑道:「那會失望!那會失望!小兄弟人才出示,若化裝成個女子,不知要迷倒多少男士。」回頭向翠裝女子道:「你們說,少爺說的可對?」

    春奴道:「這位溫公子若要裝個女子,比奴婢們還要勝上三分。」

    簡少舞道:「去!去!你們怎能跟他比,莫要折辱了我的小兄弟。」意態淫佚,好像把藍衫少年當成自己的孌童看待。

    溫義聞言色變,就連阮偉也為那藍衫少年受辱,感到不平。

    簡少舞又道:「菊奴倒酒!」

    身材纖弱的翠裝女子倒滿兩大杯酒,簡少舞伸出肥手端起一杯遞給溫義,道:「小兄弟,乾一杯!」

    溫義對胖公子已甚惱怒,怎會再受此酒,連忙推辭道:「小生不會飲酒,閣下請自便!」說罷,拿出錢囊,欲付帳離去。

    簡少舞涎著臉道:「小兄弟,既叫了酒菜,怎不飲酒?明明撤謊,一定要乾了此杯。」

    溫義蹙眉道:「小生實在不會飲酒,請不要強人所難。」

    簡少舞少爺脾性,根本不理人情法理,左手虛晃,遮住溫義的眼光,右手便直叩而入,送到溫義的唇邊,就要強他飲下。

    溫義料想不到胖公子用強,眼看酒杯觸到唇邊,頸子直向後閃,連連驚道:「不!不!不!……」

    阮偉酒已微醉,酒意一發,那能再忍,斷喝道:「住手!」

    簡少舞聞聲住手,冷笑道:「是誰在本少爺面前如此無理?」

    阮偉邁步向前,豪然道:「這位溫兄既不會飲酒,你不應強人所難,要知青天白日之下,豈容這等強梁行為放肆無忌。」

    簡少舞臉上胖肉橫動,右手一揮,那酒杯脫手飛出,道:「小子,你就代他喝下罷。」

    只見那酒杯點滴不灑,平穩飛來,阮偉暗道:「看此情勢,若要硬接,必是會受傷。」眼看酒杯飛離一丈,陡然躬身一躍,如飛追去,隨勢含著杯緣,用勁一吸,飲完林內的酒。

    腳微微站地,輕輕一點,躍回原地,只聽那杯「砰」的一聲,砸在牆壁上裂成碎片。

    阮偉神定氣問道:「在下已代溫兄喝完,閣下稱心了吧!」

    簡少舞斜眼看去,果然地下只有碎片,卻無一點酒滴,狂笑道:「班門弄斧,再接一杯看看!」

    只見另一杯酒,從他手中飛出,來勢緩慢,但行家一看,便和此杯比上一次要難接得多。

    阮偉從桌上撈起一箸,舉箸當劍,一箸刺去;他這一招的手法,正是天龍十劍首式「笑佛指天」。

    只聽「波」的一聲,那箸從杯中穿過,定在空中。

    阮偉把住捌杯,一轉倒出酒,道:「在下只代溫兄喝一杯,閣下的酒,在下卻不願領受。」

    簡少舞哈哈笑道:「本少爺今天非要這位漂亮的小兄弟,喝下一杯不可,看你怎生奈何!」

    他果然又倒一杯,特強舉向溫義的唇邊,溫義不等酒杯接近,就大聲驚呼,彷彿嬌弱不勝。

    阮偉勃然大怒,一拳擊向簡少舞的門面,喊道:「畜生,放下!」

    簡少舞縮手一轉,持杯擊向阮偉的「腕脈穴」,杯未接近,阮偉就感覺到杯風如刺,不由連忙收手,簡少舞得理不讓人,持杯緊追,左手疾如閃電,後發先至,抓向阮偉的前胸。

    阮偉只會一套劍法,拳法掌法卻半點不憧,根本不知如何拆招解救,只有展出蕭三爺傳授的輕功,急忙閃避。

    蕭三爺的輕功果然不凡,簡少舞出招,盡被阮偉躲過。

    那知簡少舞的掌法精妙異常,持杯右手砸向阮偉左脅,阮偉一閃,簡少舞算知他要右閃,左手五指箕張,等在那裡。

    阮偉見狀大驚,才一退讓,簡少舞掌法如箭,突然伸張,一把抓住阮偉衣袖,用力一揮,登時阮偉如只繡球,被拋下酒樓。

    簡少舞狂笑放下酒杯,只見杯中酒,點滴未灑,他得意的望著溫義,驕傲道:「為兄的掌法不錯吧!那小子在少爺面前,不過螢火之光。」

    溫義撇開臉,冷哼一聲,不屑已極。

    突見樓緣,人影一閃,阮偉竟從樓下縱上,又揮拳撲向簡少舞。

    但阮偉與胖公子差得太遠,不數招又被他抓著衣襟,拋下酒樓。

    這時樓上酒客,已全都被嚇得奔下樓去,只剩溫義及那簡少舞及十位翠裝女子。

    不一會阮偉又縱上酒樓,要知阮偉的性情,寧折不撓,縱然打不過胖公子,也要攪得他不敢再向溫義嚕囌。

    結果不到五招,依樣葫蘆又被摔下酒樓。

    溫義心知阮偉不是胖公子的對手,不忍再見他為自己受苦,大聲道:「簡兄,「北堡」二十年之約,距今尚有二年,「北堡」難道不受約嗎?」

    胖公子大驚道:「什麼?你竟是「南谷」溫……」

    溫義道:「不必多說,簡兄若是受約,二年後再見。」

    胖公子哈哈笑道:「好!癒I二年後再見。」言畢,率著翠裝女子下樓而去。

    阮偉縱上樓後,全樓只剩下溫義一人,含笑站在那裡,不禁上前問道:「那惡少呢?」

    溫義微笑道:「兄台英武拒敵,那惡棍自知不敵,已下樓走了。」

    阮偉搖頭道:「不!在下根本不是他的對手,卻不知他為何突然離去!」

    溫義暗中讚歎此人坦率可愛,不禁正色道:「小生溫義,承蒙兄台義手援助,敢問貴姓大名!」

    阮偉道:「在下姓阮,單名偉,些許小事,何足掛齒,只要那個惡少不再欺負溫兄,在下也就心安。」當下微一抱拳,道聲:「告辭了。」

    溫義見他著儒衫,一派書生本色,卻有豪俠之風,心中不禁大為讚佩。

    阮偉告辭後,泛著酒意,下樓結帳,闌珊離去。

    此時夕陽漸落,已是黃昏,阮偉走了一段路後,發覺身後老是有一人跟著自己,暗道是何人與自己過意不去,莫非是天爭教徒發現自己?

    轉到一個弄堂,停身站住,果然一人匆匆地跟來,他霍然地站出來,道:「是找我嗎?」

    來人驚聲道:「阮兄,是小弟溫義。」

    阮偉奇道:「溫兄為何跟著在下?」

    溫義忽然淚盈於眶,淒苦道:「小弟孤單一人,只覺前途茫茫,不覺就跟著阮兄走來。」

    阮偉道:「溫兄難道父母不在嗎?」

    溫義落下晶瑩的珠淚,道:「家父待小弟十分嚴厲,家母與家父不和,也不愛小弟,小弟有父母在,亦等於無。」

    阮偉歎道:「天下無不愛子女的父母,溫兄,我勸你還是回家吧!」溫義泣道:「請別勸我,只因跟父親鬧氣,才一氣離家,你若再勸我,我要生氣了。」

    阮偉搖頭道:「要知江湖險惡,你一人在江湖上浪蕩,最易走入歧途。」

    溫義道:「如阮兄常指導小弟,小弟不是不會走入歧途了嗎?」

    阮偉道:「在下身負血海深仇,很多俗事要待一一處理,那有時間來照顧你。」

    溫義笑道:「那沒關係,只要阮兄到那裡,小弟便跟到那裡。」

    阮偉急道:「那怎麼行!那怎麼行!」

    溫義氣苦道:「阮兄瞧不起小弟,就讓小弟一人在江湖上胡混吧。」

    說罷,轉身掩面離去。

    阮偉酒意正濃,不禁慨然大聲道:「溫兄回來!」

    溫義轉回身,喜道:「阮兄答應了!」

    阮偉這時不得不答應道:「答應!答應!」

    溫義大喜道:「阮兄今年幾歲!」

    阮偉道:「十七。」

    溫笑道:「小弟十六,拜你為兄,不如就在此以月為盟,結拜兄弟如何?」阮偉只得笑道:「一切依你。」

    此時月已上弦,他倆在月下拜了八拜。

    阮偉站起道:「義弟。」

    溫義顏開容笑,喊道:「大哥。」

    想起片刻前還是路人,此時竟稱兄道弟,不禁相視大笑。

    兩人攜手走入區,開封夜景,十分繁華,玩到上更時候,才投入旅店。

    旅店夥計上前招攬道:「客官可要上好房間!」

    阮偉道:「就找一間敞大的房間好了。」

    夥計笑道:「大房間多的是,請進。」

    溫義急道:「不!不!找小的。」

    夥計道:「大房間貴不了多少。」

    溫義道:「說要小的就要小的,嚕囌什麼?」

    阮偉道:「義弟,大哥銀子還多,就住大的吧!」

    溫義驚道:「什麼?」但一想即道:「小弟不是嫌大小,實是小弟從小不慣與人同睡。」

    阮偉奇道:「要一間小的,還不是住在一起?」

    溫義急搖手道:「不!不!小弟意思是要兩間小的房間,分開住。」

    夥計道:「噢,這好辦,多的是,請進!」

    阮偉道:「義弟,你跟大哥抵足而眠,尚可長夜漫談,不是很好嗎?」

    溫義道:「小弟有個毛病,別人和小弟同在一個房間,再也睡不著。」

    阮偉道:「真是怪毛病。」

    溫義陪笑道:「大哥不生氣吧?」

    阮偉道:「大哥怎會為這點小事生氣,倒是你這習慣要改,否則以後怎麼辦!」

    溫義赧顏道:「以……以後再說……」

    夥計不耐道:「客官請進!」

    溫義笑道:「大哥,我們盡講話,擔誤了別人時間。」

    兩人不禁相視一笑,攜手入內。

    阮偉進入自己的房內,正在收拾欲睡時,忽聽隔壁「砰」聲一響,隔壁是溫義在睡,阮偉一驚,飛快衝去。

    阮偉敲開溫義的房門,急問道:

    「義弟,什麼事!」

    溫義一手掩住衣領,顯是正要脫衣就寢,他侷促道:

    「沒什麼,只是一個人在外窺看,被小弟打跑了。」

    阮偉不放心,走進室內,果見一隻茶壺砸碎在窗沿下,紙糊的窗子,已被打破,茶水濺得滿窗皆是。

    阮偉上前推開紙窗,窗外月色皎潔,不見有人。

    他飛身掠出,躍至牆頭,四下了望也看不見有夜行人的蹤跡,這時旅店內旅客早已入睡,倒沒有被驚醒。

    他疑惑的走回溫義房內,見溫義正手持一隻麻袋放在桌上,呆呆發癡,他輕聲問道:

    「這是那裡來的?」

    溫義出神道:

    「是在窗口撿到的……」

    溫義道:「這是乞丐要飯的麻袋,難道是那夜行人倉皇落下的東西?一個乞丐為何要窺看賢弟?」

    溫義不解的搖頭道:

    「小弟也不知,自小弟從廣西遠來此地,一路上總覺到有幾個乞丐鬼鬼祟祟的跟隨著小弟,不知何故?」

    阮偉道:「義弟可曾得罪過丐幫?」

    溫義道:「小弟還不知江湖上有丐幫這件事?」

    阮偉道:「那就奇怪啦?」

    溫義笑道:「管他奇怪不奇怪,只要沒做虧心事,又怕誰來著,也許丐幫錯認小弟,以為是他們的敵人。」

    阮偉點點頭!

    溫義又道:「大哥,你我倆人睡意被驅,不如到這旅店花園中散散步,清爽一下再睡,如何?」

    阮偉正覺毫無睡意,當下含笑應允,跟隨溫義,走出房外,向旅店中花園走去,不一會便走到。

    這旅店相當寬大,花園中遍植奇草異花,芬香馥郁,陣陣襲人,夜涼如水中,更覺沁人肺腑。

    溫義與阮偉走到花園深處,尋著一處供旅客憩息的石凳上坐下,月色照著花影,花影擺弄著月色,好一付美妙幽靜的景色!

    他倆欣賞著夜景,久久不作一聲。

    忽見溫義緩緩從袖中,取出一簫,那簫古色斑斑,共有七節,阮偉見簫心喜,笑道:「賢弟要弄簫嗎?」

    溫義道:「大哥可是此中能手?」

    阮偉道:「我自幼酷愛音律,可惜總不能把簫吹得好。」

    溫義笑道:「小弟吹一首給大哥聽,尚請大哥多多指教。」說罷,以簫就口,一會簫聲幽幽吹出。

    簫聲低沉,極能感人,在靜夜中更能動人心神。

    吹了一刻,阮偉聽出溫義是在吹文學大家蔡文姬的「悲憤詩」。蔡文姬是蔡伯喈的女兒,蔡伯喈本人就是漢代有名的文人,詩文冠絕當時,他作的墓碑文,據說是有史以來最好的!

    有其父必有其女,文姬自幼受父親的教導,青出於藍更勝於藍,蔡文姬無論詩詞音樂都超過乃父甚多。

    這「悲憤詩」是蔡文姬在父親被王允殺後,於兵亂中被胡人俘禁十餘載,爾後被蔡伯喈好友曹操贖回,在中原出嫁時,成就的作品。

    這作品成為當代的千古絕唱,後世杜甫雖為詩聖,同類的作品「奉先詠懷」「北征」等詩,比起蔡文姬的「悲憤詩」還差得太遠!

    因為蔡文姬自幼有音樂的天才,這「悲憤詩」被她譜成曲調,流傳後世,盛久不衰,常為後人樂吹樂唱。

    溫義吹到後段,阮偉不由跟著低吟道:

    「有客從外來,聞之常歡喜,迎問其消息,輒復非鄉里。邂逅徼時願,骨肉來迎己;己得自解免,當復棄兒子。」

    「天屬綴人心,念別無會期;存亡永乖隔,不忍與之辭。兒前抱我頸,問母欲何之?人言母當去,豈復有還時?」

    「阿母常仁惻,今何更不慈!我尚未**,奈何不顧思!見此崩五內,恍惚生狂癡;呼號手撫摩,當發復回疑。」

    「兼有同時輩,相送告別離;慕我獨得歸,哀叫聲摧裂。馬為立踟躕,車為不轉轍;觀者皆欷,行路亦嗚咽。」

    「去去割情戀,遄征日遐邁;悠悠三千里,何時復交會!念我出腹子,胸臆為摧敗;既至家人盡,又復無中外。」

    「城郭為山林,庭宇生荊艾;白骨不知誰,縱橫莫覆蓋。出門無人聲,豺狼嗥且吠;煢煢對孤景……」

    吟到此處,阮偉聲音沙啞得念不下去了,眼前浮現出蔡文姬所敘的戰後慘景,心中感動萬分。

    溫義再獨吹一會,慢慢低弱,終於寂靜。

    聽者入了迷境,吹者也入了那詩中的意境,兩人都入迷了,忘了說話,也忘了慨歎……

    好半晌,阮偉才歎道:

    「蔡文姬雖是文學史上第一個偉大的女性,但她的一生實在太不幸了,這皆是戰爭帶來的災害,唉……」

    溫義見阮偉被自己引起愁思,連忙又吹出一首曲子來,這曲子輕靈活潑,春意盎然,

    阮偉心中一被感染,立時吟道:

    「鳳兮鳳兮歸故鄉,遨遊四海求其凰,

    有一女在此堂,室邇人遐毒我腸;

    何由交結為鴛鴦……

    鳳兮鳳兮從凰棲,得托子尾永為妃,

    交情通體必和諧,中夜相從別有誰?……」

    這一曲名「鳳求凰」,歌詞完全是挑逗性的,阮偉自幼熟讀詩章通曉音律,見音懷感,自然吟出,毫無他意。

    卻見溫義滿臉朝霞,吹畢後低首沉思,似有羞意。

    阮偉沒看見溫義的異狀,握住他的手,道:

    「賢弟吹得真好,大哥若有福氣常聽你吹奏,賽似神仙矣!迸語日: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聞;今天大哥才相信這句話不是欺人之談。」

    溫義低低道:「大哥若喜歡聽,爾後小弟願意永生伴在大哥身旁,吹給大哥聽,好嗎?」

    阮偉笑道:「那怎麼行,大哥也不是女的,怎能與你永生相伴。」

    溫義道:「我若是女的,就願長伴在大哥身旁……」

    阮偉哈哈一笑,道:

    「我們別盡在這裡說笑了,該回去睡罷!」

    倆人緩緩走回,阮偉邊走邊道:

    「明日大哥就要向西藏進發,聞說道路甚難行走,義弟真要跟隨大哥受旅途的折磨?」

    溫義道:「君子一言,駟馬難追,無論再大的折磨,小弟是跟定大哥了,再說小弟不願回家,跟大哥到江湖上歷練,總是好的!」

    阮偉笑道:「我倒願意有賢弟相伴,明日一早,我們就動身。」

    溫義道:「大哥到西藏可有急事?」

    阮偉道:「只要在半年內趕到,沒有什麼關係。」

    溫義笑道:「那好!聽說開封有不少好玩地方,既來此地,我們何不一去暢遊,以長見聞?」

    阮偉少年心性,聽說有好玩的地方,不由心動,應道:「好罷!明天我們先去玩玩,再動身西藏。」

    溫義大喜道:「明天一起來,便使到鐵塔去玩!」

    阮偉笑道:「難道不洗臉,吃飯就趕去嗎?」

    倆人低聲說笑,走到溫義門前。

    阮偉道:「大哥乾脆到你房內去睡,暢談一夜,如何?」

    溫義驚道:「什麼……」

    回首見阮偉一臉正經,並無他意,笑道:

    「不行!不行!今天太疲倦了,要趕緊睡了,否則明日遊玩時,便沒精神。」

    阮偉道:「那明天見。」

    溫義目送阮偉進入隔壁房內,才含笑閉門。

    一夕無話。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